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ECE无差】Every Dog Has His Cat 05 查尔斯的男朋友

05  查尔斯的男朋友

“我怀疑查尔斯是GAY!”

瑞雯从她的早午餐里抬起头,“我也这么觉得!直男不可能穿那么紧的皮裤!”

艾玛在邻桌人瞪过来时皱眉,“我说的不是科技部的那个查尔斯,也不是711那个查尔斯。”她在瑞雯开口前抢着说,“也不是X的设计师查尔斯。”

“但这几个家伙看起来都超级GAY!设计师就不用说了,他都已经和他的神秘伴侣结婚,或许已经领养了一堆穿着漂亮内衣的泽维尔宝宝了。所以,你到底在说谁?”

“我家里的查尔斯。狗狗查尔斯。”

瑞雯努力不被果汁呛到,“难道全天下的查尔斯都是GAY?即使小猫小狗都逃不了查尔斯定律?”

“查尔斯最近都和一个技术宅家的公比格犬玩,两个小家伙一碰头就兴奋地冲进花园,刨土吃花无恶不作。幸亏他喜欢洗澡,不然我会被他沾满土的爪子逼疯。他现在吃的越来越多,长得越来越快,艾瑞克独霸天下的局面要结束了。”艾玛喝光杯里的橙汁,

“谢天谢地!他终于不敢朝查尔斯饭碗吐毛球了?”

艾玛呻吟一声,“看情况。如果查尔斯没有偷吃他的猫粮的话。”

瑞雯瞪着艾玛,“那到底是谁让他觉得猫粮可以吃的?”

“唔,赛巴斯来的时候会喂他一两颗,他觉得这样很有趣。你知道他的恶趣味,想想艾瑞克那个紫红色猫咪头盔。”

“哈哈,我记得。艾瑞克为了把它弄下去差点甩断自己的头。” 瑞雯脑中再次浮现出一年前的画面,几个月大的艾瑞克蹲在餐桌上用力甩着头,艾玛大笑着用手机录下了猫和所有人,包括发现猫咪不喜欢头盔时有些伤心的塞巴斯蒂安。那天晚上无论他用逗猫棒怎么诱惑艾瑞克,聪明的猫就是不向前一步,趴在沙发一角一脸坚定的“死也不要理你,你这个带来可怕玩具的变态”。

“哦,他现在喜欢它喜欢得要死。”艾玛想到了什么,“我还以为他哪里出问题,担心了他好几天。结果发现每次查尔斯开始舔他,他就钻进头盔好把查尔斯吓远。”

“你该带查尔斯去做手术了,那个你在艾瑞克很小的时候就做的手术。对待宠物要公平。”瑞雯神秘地说。

艾玛叹气,“可怜的艾瑞克,他可能都不记得自己做过这种手术了。不过,为了他能少翻点垃圾桶,少在我床上拉撒睡,这点痛我承担得了。”

“做手术痛的是艾瑞克,不是你好吗?”

“他有麻醉哪里痛!我花钱才痛!”

艾玛苦着脸,抬起手示意服务员结账。

 

 

艾玛打开门的时候,看到艾瑞克形迹可疑地从查尔斯身边跑开。查尔斯贴在她的腿边围着她兴奋地叫来叫去。

“艾瑞克亲了我!不,是舔了我!”

“乖狗狗。”艾玛把扭来扭去的可卡犬抱进客厅,在后者试图舔她时将头后仰,又在迟疑后凑到查尔斯嘴边闻了闻。

“害羞。你也要亲我吗?”查尔斯伸出了舌头。

毛发过于服帖的艾瑞克蹲在空荡荡地骨头形猫粮碗旁,对着她哀怨地喵着。

“你又被查尔斯抢猫粮吃了?”艾玛同情地抚摸美短猫,发现他的毛湿漉漉的,“别告诉我你也迷上了马桶,艾瑞克。”

兴奋的可卡犬跑过来邀功,“不是马桶,是我!我舔的!”

“我要猫罐头!”艾瑞克把可卡犬打跑,眼睛直勾勾盯着艾玛,“他把我的猫粮都吃了,连猫草都没剩一根!把他赶出去!“

“你舔了我的嘴。你爱我,干嘛又要赶我走!“

艾瑞克微湿的毛炸起来,“那只是因为我饿死了,而你的嘴闻着和猫粮一个味道!”

可卡犬蹲下来,尾巴一动不动,“所以你不喜欢我?”

“你连一块猫粮都没有留给我!你会变成格林家那种肥狗的!”

艾瑞克一边吼一边扒住自己的饭碗。艾玛把他打开,他又抓住女人的腿,叫唤着讨要食物。

查尔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所以我会变成又肥又蠢的格林狗,而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艾瑞克心里说是有一点喜欢你啦,不对,比一点多好多点。但是,正在气头上的饿肚子猫尖叫道:“就是这样!”

香软可口的猫罐头吸引了美短猫全部注意力,躲在角落的可卡犬没有等到预期的道歉和安慰。他的耳朵拖在地上,整只狗像条忧郁的长绒毛巾。

艾玛发现查尔斯不对劲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乖查理,你为什么不睡在自己窝里?”她抱着可卡犬走进厨房。查尔斯把头藏在对方颈窝,小声呜咽,“艾瑞克不喜欢我,我失恋了。”

艾玛看到鱼形狗粮碗里满满的食物和水,用安慰的力道揉着查尔斯的后背:“你什么都没吃么?来点狗饼干?或者特制火腿?”

狗生里第一次,查尔斯在诱人火腿前偏过头(他以前总是一口吞下小半根,害艾玛担心他会被香肠噎死),“我会变得又肥又蠢。”

艾瑞克在窝里抻懒腰,像往常一样跳进身旁的狗窝。热乎乎的狗形睡垫不见了,冰凉的狗窝让他清醒过来。

美短猫嘟囔着查尔斯的名字。蹲在餐桌旁的查尔斯摆了下尾巴,依旧趴在地上当忧郁长绒毛巾。

艾玛开始打电话咨询宠物狗没有胃口要怎么办,在她“他才不暴饮暴食,他每顿吃的都和别的狗暴饮暴食一样多”的解释声中,艾瑞克迈着腿,挪到水碗前舔舔舔。

忧郁长绒毛巾瞥他一眼,又把头转走。

艾瑞克和往常一样吃剩半碗猫粮,翘着尾巴走到长绒毛巾旁,“你居然不吃饭?”

长绒毛巾很有骨气地不回答。美短猫伸手揉了揉毛巾的背毛,“你生病了吗?你不会真把卫生纸吞了吧?”

可卡犬在对方试图扒开自己嘴巴时愤怒地龇牙,美短猫被突然攻击性十足的室友吓了一跳。

“你干嘛!”艾瑞克给了对方一下,“你昨天吃光我的猫粮,让我浑身都是你的口水,还被艾玛强迫洗澡。你今天还要和我打架是么?”

“走开,艾瑞克!”查尔斯瘪着肚子挪到门口,留下美短猫在餐厅一脸错愕。

艾玛在电话里问:“所以增加运动可以保持食欲正常?”

艾瑞克扒着椅子站起来,一副贵族被贫农冒犯了的口气,“他让我‘走开’,艾玛!他居然让我‘走开’!”

“什么?女朋友?我才不会给他找女朋友,让他结婚生孩子一辈子套牢在琐碎关系里!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查理不是我,但我、查尔斯和艾瑞克,谁都不要结婚生孩子!”

女朋友的话题让艾瑞克突然安静下来。他跑到客厅转了圈,在被查尔斯发现他的偷窥行径后慌张地跳进角落的猫厕所。

半小时后,艾瑞克放弃整理洒在地板上的猫砂,在空荡的客厅里继续转着圈。他不应该去在意一条狗想要女朋友的,他又不是那种会发情的麻烦生物。他从来不会有安琪儿那种躁动的感觉,他一直觉得这挺好的,可查尔斯显然也是那种麻烦生物的一种,而且他被他的某个女朋友迷住了。一定是!所以才茶饭不思,以下犯上,对他龇牙咧嘴。

艾瑞克愤怒地低吼,到底是哪个混球唆使查尔斯挑战他的权威的!

他跳上窗台,从十八楼俯视下去,艾玛变成了一个白色的小圆点。他在小白点周围扫来扫去,终于看到站在草坪上的查尔斯。他激动地趴在玻璃上,发现对方又和那条叫汉克的比格猎犬凑到了一起。他回想了下查尔斯每天跟他讲的户外活动,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内心升起,照亮了愚昧的异性恋世界。

吉诺莎小区E栋18层A户的窗台上,一只棕褐色的美短猫在嘶吼。     

“他才不会结婚生孩子,他在到处找男朋友!男朋友!艾玛你这个大笨蛋!”

汉克在搞什么小动作,弄得查尔斯向后退了好几步。艾瑞克在玻璃上挠出五道划痕。

“艾玛你这个大笨蛋!大笨蛋!”

E栋楼下的白裙子女人用面巾纸捂住鼻子,“该死的花粉,我恨春天!”

 
评论(21)
热度(59)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就是愛貓系男子啊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