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ECE】You Make My Heart Smile 第二章上

说过有大纲不会坑就不会坑!用理直气壮给自己壮胆!

还有人看吗?


前文请点击文末YMMHS的标签!爱你们!




第二章

艾瑞克•假装自己不追星•兰瑟有一个黑色记事本,上面承载着他对完美人性的追求和向往。准确的说,是对泽维尔的赞美和向往。

这可能不是和泽维尔本人面对面时应该想起的事情,但剧烈收缩的心脏把血液和肾上腺素泵向全身时,他大脑里唯一想起来的就是那个笔记本,精美的黑色牛皮面,在夜晚的台灯下泛着低调的光泽……

对,艾瑞克有一本有关泽维尔的记事本,上面记录了他对泽维尔所有作品的感受和评论,杂乱的写满了他的作品的认同与不认同,用线条勾画出他喜欢的影片场景,而更多的是泽维尔的照片或速写,一些很“艺术”的速写——艾瑞克不保证他画的时候心无杂念,但他努力试着让这一切柏拉图一点。

此时此刻,他脑内小剧场的主人公和他一样戴着面具,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露出典型的迷人微笑,复杂的蓝色意大利面具盖住了他的上半张脸,简直像是给罗马雕像覆上薄纱。面具舞会——除了让一切因为神秘而变得更加性感之外,还给了艾瑞克拔腿就跑不必担心臭名远扬的机会。可惜他没想到他的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就像每一个想表达“我他妈的非常镇定”的人一样,他凭借失足跌撞在自助餐台上的本色演出,成功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向大家证明了他确实非常需要帮助。不过鉴于这是一场由史塔克组织的聚会——即塞满了易醉极客和疯癫艺术家的聚会,艾瑞克的失足并没有造成什么轰动,甚至还有个穿中式旗袍的法国女人给他鼓掌。

“你喝醉了,朋友。”

令人震惊的,泽维尔上前一步扶住了他。对方身上的古龙水味从挨近的地方飘来,艾瑞克立刻陷入了“给我仔细闻是什么牌子”和“别像狗一样张大鼻孔”的思维角斗中,直到一股恼羞至极的情绪席卷了所有脑内空间,让他终于有力气做点什么了。

“艾瑞克•兰瑟。”啊……太棒了,在一场假面舞会上做自我介绍,充满了对舞会主题的轻蔑,把匿名出丑这条路堵得死死的。

泽维尔显然被他逗笑了,“我猜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他们简洁地握了握手,艾瑞克为自己没有因为对方手掌的温暖触感尖叫而骄傲。

“每年托尼都会邀请新朋友来聚会,不如让我猜猜你是来做什么的。”泽维尔后退几步,做出仔细打量他的样子,他手中酒杯里的金色液体随着他的动作缓慢晃动着,在玻璃杯上滑出粘稠的痕迹。

那句“我不是托尼的朋友,我是你经纪人找来给你擦公关危机屁股的壮丁。”是绝对没办法说出口的。艾瑞克感觉自己的手指好像不怎么麻了,简单的寒暄让他重新找回了正常社交的感觉,这并不难……把他当做正常人,就像你一直宣称的那样——让你觉得目眩神迷的是他的演技带给你的精神体验,而非其他。

他还在猜艾瑞克是做什么的,专业从电子科技到核能研究,并且逐渐向生物能源发展,每提到一个新的名词,他就会兴奋的讲一些和此相关的前沿知识或者相关杂志报道。艾瑞克的沉默被当做是吊人胃口的甜点,他的酒杯盖住了红唇,酒杯离去,染上酒液的唇泛着浅色光泽,“我说的太多了,或许我都没猜对,或许你已经被我的语无伦次吓到了,哈,或许你已经在想怎么样离我远一点了,顺便说一下,那不算是个坏主意。”

那双蓝眼睛在面具下有点朦胧,闪着光,那让艾瑞克想起那年家乡的蓝天,那阵子的他在酒吧里朝外望,肖想明星泽维尔的眼睛究竟会有多蓝。

“画家。我会画一些风景画。”这话不假,他可不止会画建筑物剖面图,漂亮的都市夜景和甜蜜的乡村朝霞都躺在他的画夹里。

“我爱画家。”泽维尔说,不算特别激动,他将自己过长的头发掖在耳后,艾瑞克猜测这是为了那部叫做《沉默谎言》的动作片准备的造型,他今天早上看到有电影记者爆料沉片导演G.J盛情邀请泽维尔加盟。

或许他们可以聊聊电影?艾瑞克忐忑的想,如果我问他新电影的消息会像是刺探情报吗?他会不会很讨厌在私人时间和别人聊他的工作?电影是奇妙无穷的存在,但毕竟是他的工作……哦,那个穿白色连衣裙走过来的女人是谁?

泽维尔也看到了她,他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几乎是挫败的呻吟。

艾玛•弗洛斯特并没有过来,只是在远处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像是在对眼下的情况做一个评判,她朝这边举杯,隐约能感觉到她在微笑。

“我得走了。”艾瑞克站直身体,他几乎忘记了他刚才一直靠在会场的柱子上,为了让自己能更靠近泽维尔。

“别这么扫兴。”对方才刚拿起一杯新酒。

“不,我还有事情要做。见到你真的很高兴,我从没想过能和你聊天。我非常非常欣赏你演的吸血鬼盖瑞,月光下涂防晒油时的悲伤感觉太棒了。”艾瑞克激动了把手放在对方胳膊上又赶紧拿开,“总之,我得走了,拜。”

有些醉酒的明星演员看着对面的男人头也不回的走掉,那人太匆忙了,差点撞到舞池边穿哥特裙的女人。他——艾瑞克——侧过身朝女人道歉,在查尔斯的角度看来,对方的坚毅的下巴有些眼熟,然后男人转回身,背对着他朝外走,似乎拉扯开了衣领,他的衬衫袖子被挽起一小节,露出结实的小臂。按照常理,隔着现在的距离,查尔斯铁定看不清对方背后衬衫上汗湿的印记,可偏偏那样清晰,就像是印在脑海里……伴随着希腊潮湿的空气,复杂的气息,路过女孩手里的百合花香……

“这绝对是个玩笑。”查尔斯喃喃自语,听口气像是满不在乎个一点点被冒犯到的气愤,看表情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笑,先是小范围的挤在喉咙,然后扩大到眼睛和嘴巴。

艾玛说对了,他今天还真的遇到了惊喜。


 
评论(23)
热度(45)
  1. 水仙已乘鲤鱼去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