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I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06

Chapter 6

 

**

屋子里传来什么东西敲击桌面的声音。

“我要赶着回去了,艾瑞克。”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

那熄灭的灯光像是被它惊扰,又立刻亮了起来。这灯并没有多亮,查尔斯却觉得他身处白昼之下,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那个男人就从他眨眼睛的间隙跑了出来,像是凭空出现的。

 

 

**

艾瑞克没想到自己会想起那么久远的事情。

在更早的那个夏天,艾瑞克在姨妈家做客的夏天。温彻斯特小镇的下午飘散着冰镇柠檬水和户外烤肉的味道,骑着滑板的男孩叫嚷着让同伴快点赶去篮球场,一只姜黄色的大猫从隔壁院子里跳进艾瑞克怀里。

“蕾切尔夫人!”小男孩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艾瑞克抱着软绵绵的大猫向上望,男孩毛绒绒的脑袋在黄昏下泛着橙色,那双大眼睛和嘴一起皱起来,“你的烟灰掉在蕾切尔夫人身上啦!”

黄色大猫喵的一声从他怀里跳了出去,几步跨过草坪,逃进了社区街道。

“猫!”小男孩的尖叫伴着滑板刹住的声音。

“蕾切尔夫人!”墙头上被黄昏勾线的小脑袋不见了,很快一个肉肉的小男孩从姨妈家门口经过。艾瑞克目测他可能只比自己的小腿高一点,没准还不够年纪上学。

男孩经过门口时哀怨地看了艾瑞克一眼,仿佛他和他嘴里的细长香烟是某种他讨厌却又无法征服的事。

同样的眼神再次出现在查尔斯脸上。他看着从昏暗的客厅走过来的陌生男人,又快速地瞥了艾瑞克一眼。那一闪而过的表情与那个发现“蕾切尔夫人”跑掉了的小男孩如出一辙。

那一瞬间,查尔斯好像又变成了肉呼呼的学龄前儿童。多么神奇。二十年的时间让你的骨骼生长,棱角分明,却无法抹去最初的痕迹和记忆。

让一个孩子难过是种罪恶。

“我该走了。”男人一边说一边从衣架上拿起大衣和围巾挂在手臂上。

“你是?”瑞雯最先问出了口。

“他是我的朋友。”艾瑞克率先说,朝对方看了一眼,“艾肯先生。弗雷德·艾肯。”

没有人一直用姓称呼自己的朋友。

弗雷德是那种把络腮胡子的魅力掌握的恰到好处的中年男人,他同意着艾瑞克的话,礼貌的和瑞雯、查尔斯握了握手。艾瑞克这时才想起来介绍,弗雷德·艾肯是怀特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正式因为艾肯,他才有机会以最划算的价格租到这套公寓。

艾瑞克没办法强迫自己看查尔斯的眼睛,于是他看着瑞雯说:“你很难再找到比这更便宜的价格了。”

“作为你的房东,你知道我连那象征性的租金都不愿意收。”弗雷德瞧着艾瑞克说,他的眼神自带一种睿智和宁静,让瑞雯说不出口“这他妈怎么了”,而查尔斯始终沉默。

“别误会。”弗雷德对着这两个年轻人微笑,“艾瑞克和我并没有其他关系,这套公寓的电路有点问题。我想明天叫人来修一下。”

“把电话留给我就可以。”艾瑞克说。

“好的,我发给你。”弗雷德对他晃了晃手机,然后告别离开。

空荡的走廊只有艾肯律师走路的声音,皮鞋的牛筋底踩在瓷砖地板上发出坚硬爽快的声音,填补着空白。

“要进来吗?你们。”艾瑞克让出门,站在黑暗的屋子对他们微笑。

瑞雯嘟囔着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当然要。好不容易才来的。”

查尔斯跟在她身后进来,也学着瑞雯的样子打开手机闪光灯,照亮客厅。

“你这里明明有蜡烛。”

“是,我本来打算点上的。”

“哇哦。”瑞雯的口气听起来不太赞同。

查尔斯站在空旷的客厅里,在这能够看到窗外街道的夜色,对面楼房里亮着的灯。他看到艾瑞克揣着手低着头,指挥着坐在沙发上的瑞雯点蜡烛(“你连蜡烛都不会点吗,小姐?”),手电筒莹白色的光晕打在艾瑞克身上脸上,他深色的头发在白光下反射出光亮,有几根卷曲着翘在耳廓外,他在微笑。

“这里的电闸在哪里?大楼的总开关?”他听见自己说。

深色的头颅转过来,那双睁大的眼睛在白光下眯起来。

“抱歉。”他说着把手机换了个方向。

“在楼下,应该。你要帮我看看吗?”艾瑞克对他说话了。

“恩,不会太难。如果不是电闸掉了这种简单的情况,就是需要更换保险丝,或者看下电线接头就可以了,因为高电阻的接线头会发热氧化,严重的话会增大阻力,导致——”

“好了,听起来你很懂。我带你去。”艾瑞克打断了他。

“搞什么?”瑞雯捧着蜡烛哀怨的说。

“想来就直说,别找什么怕黑的借口。”艾瑞克嘲笑她。

瑞雯瞥了查尔斯一眼,“算了。懒得坐电梯。”

 

 

**

“烟是坏人!”男孩抱着猫又出现在门口。黄昏已经变成血红色,把男孩汗津津的脸照的红彤彤,衣裤上的污渍也变的软绵绵。

艾瑞克叼着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大概不理他就会消失吧,像他的小表妹瑞雯那样。

大黄猫在男孩怀里拧了个个儿,像是逃脱索套那样灵活地从他手臂之间跳了出来。

“蕾切尔夫人!”男孩的呼喊已经带上了哭腔,大概一个小时的捉逃游戏快要让他的小世界崩溃了。

大黄猫钻进了艾瑞克姨妈的屋子。

“该死!”艾瑞克叼着烟追了进去。

男孩在门口站住,犹豫着向里望。

猫科动物爬上钻下的功夫在楼梯、客厅和走廊得到充分展现。艾瑞克的肩膀撞到了楼梯扶手、走廊的储物柜,胳膊在伸进沙发下面抓猫的时候被挠伤,T恤已经蹭脏了,烟也不知道飞去何处。他揪着猫的尾巴把尖叫扭动着的大黄猫拉过来,揪着它的脖子往外走,脑子里想着他一会儿还要找丢失的烟,不然又会被姨妈念,还会被瑞雯念说抓猫怎么不喊她一起。

肉呼呼的男孩看着艾瑞克怀里的猫抽鼻子,很努力才没哭出来。

“谢谢。”他说,艾瑞克听着也没觉得有成就感,男孩接着又说:“抽烟长大后会变坏蛋。”

然后,他为了增加真实性,又强调说:“是土豆博士说的。”

艾瑞克知道土豆博士,瑞雯每天晚上都强迫他一起看那部白痴动画。作为回应,他当着男孩的面关上了门。

 

 

**

查尔斯把绝缘胶带裹在接线头上,抿着嘴一脸认真的样子。艾瑞克和大厦管理员插着手站在一旁。

“有考虑过兼职夜班修理师吗,小子。”矮胖的管理员问。

“恩?”查尔斯用鼻子哼了一声,“这儿离我有点远。”

管理员嘟囔了一句,就没说什么了。

查尔斯把线重新接好,开闸。瑞雯惊喜的欢呼从艾瑞克的电话里传来(“光明!啊,光明!”)。

查尔斯翻了个白眼。艾瑞克决定他们在这里站五分钟,等她冷静了再上去。

“打火机在你身上吗?”查尔斯关好电闸门,把钥匙和其他用具还给管理员。

“在楼上。”

“我这有。不过,室内禁烟,去外面抽,小子。”

查尔斯唔了一声,摇摇头说:“不,不用了。”

艾瑞克按亮电梯上行按钮,光滑的塑料按钮在手指上留下冰凉的触感。

“你们……”

“我——”

他们同时停下,又接着:

“不如……”

“下次——”

然后他们又同时问:

“你先说吧。”

“你说什么?”

查尔斯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声感染了艾瑞克。一种类似粘膜般隔在两人之间的东西被笑声打破了。

“留下来吧。”艾瑞克说,“这房子什么都缺,除了客房。”

查尔斯还在笑,从最初笑出声音到此刻留存在嘴角的一抹微笑。

那笑容看起来很不一样。属于22岁的查尔斯,艾瑞克从没见过。

“再好不过。”他听见22岁的陌生人说。

 

 

**

“耍脾气的孩子会吓跑天使。”小查尔斯敲了敲关上的门。

门里传来抽烟的大男孩不耐烦的嘟囔。

“缇娜老师不喜欢会耍脾气的孩子,会少吃一块太肥糖。”他更努力地劝说,但他的耐心快用光了。

“走开!”

“我会走!”他才不要和这个陌生人再说话了!他要回家把自己洗干净,把这身脏兮兮的衣服扔掉。他走到院门口,想起了为什么他会这么狼狈,又气鼓鼓的折回去:

“要走也要带着我的猫一起走!”

门打开一条缝,蕾切尔夫人喵喵叫着钻了出来。

男孩脏兮兮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艾瑞克从门缝里看着男孩走回隔壁房子,确定他没有被猫吃掉或者被坏人抓走之后,又关上了门。

他还有遗失的香烟要找,事关耳根清净,他很忙。

 



TBC



 

 

 


 
评论(6)
热度(46)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