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I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05

Chapter 5

 注:本章有小老板打酱油,欢迎享用。

前文请点击文末tag #IWABYS


**

现在。

查尔斯把咖啡外带杯的盖子打开喝了一口,又把盖子盖上。味道不错,新咖啡店探索之旅可以告一段落了。

“你这样子像极了我一个朋友。”柜台里戴眼镜的男人说。

“恩……是吗?”

“别信他的,”另一个扎丸子头的女孩对他摇头,“他正处于性向困惑期,说的话都不可信。”

“看在上帝的份上。”眼镜男翻了个白眼,“艾瑞克就是这样做的,艾瑞克!他每次从这走都这样做,你……算了,康纳?康纳!你说!”他把墙边正低头记账的人拉起来。

“什么?”康纳抬头,“不要打扰我们的客人,斯图。”

“没什么。”查尔斯举起外带杯,“我正准备走。”

“欢迎下次再来,兄弟。”

“我会的。”查尔斯对柜台里的男女微笑,推门离开了。

这家饭店并没有太高的人气,除了像查尔斯这样路过走进来的人,就只剩下社区附近的居民。查尔斯离开后的十分钟内,玻璃店门始终没有打开过,直到他推门进来。

“嘿!艾瑞克!”斯图尔特在柜台里面双手指着来人,笑的灿烂,“我们刚刚说起你。”

“我记得我把所有的账都结清了。”艾瑞克在吧台前坐下,“还是老样子。”

“没问题,兄弟。”斯图尔特还在原地站着对他微笑,丸子头女孩艾丽克西斯贼笑着不说话,直到康纳叹气说“你在等我去厨房做饭吗,斯图?”。

斯图尔特逃去厨房的声音极为吵闹,艾瑞克正在读手机上的邮件,皱着眉滑动屏幕。

“嘿。”艾丽克西斯趴在他对面对他笑,艾瑞克的很多女性朋友都喜欢露出这种微笑。

“说。”他只能收起手机。

“昨天的双人账单……恩?”

“我记得我结清了,不是吗?”

“我只是不知道你还交女朋友!”

“停。那是我的表妹,艾丽克西斯,我希望你不要太激动。”

“哦,那我或许还有机会?”

艾瑞克无视对方闪亮的眼神,拿起手机继续看邮件。

“好吧好吧。那至少让我看看你最近的设计,我真的开始考虑去学室内设计了。”女孩继续说,她说个不停的样子倒有点像瑞雯。

“等下,等下。嘿……”康纳皱眉,“刚才那个男孩付钱了吗?”

“哪个?哦!”女孩拿起刚才的订餐条,“查尔斯·X?”

“就是他。”

女孩对着收款机做鬼脸,“斯图尔特把人吓跑了,我忘记问他要了。这账要算到他头上。”她指着从厨房出来的男人。

“嘿,我说的确实是实话!那小子喝咖啡的动作确实和艾瑞克一样。”

“而且还很帅。”艾丽克西斯对着调出的监控录像嗤笑。

艾瑞克从餐盘里抬起头瞥了一眼。从高处俯拍的镜头只拍到男孩半张脸,男孩的手伸向仔裤后兜,准备付钱,却被斯图尔特的话打断了,接着像是被迫的和店里的每个人说话,然后离开了。确实有种被责难后逃跑的样子。

“他点了什么?”艾瑞克还看着监控显示器,那上面的画面停止在男孩最清楚的一个特写上,黑白的画面看不清男孩的蓝眼睛。

“就是普通的早餐和一杯外带咖啡。”

“算在我账上好了。”艾瑞克说完接着吃他的早餐,对女孩的口哨声冲耳不闻。

纽约就像是一块磁铁,将过去的一切都吸引回来,仿佛他根本不曾漂洋过海跑去另一个国家生活。如今,过去重新鲜活变成了现在,而他曾经以为的,属于英国的新生活已然变成一道影子。

“你能回来太好了!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昨晚瑞雯拉着他的手在广场散步,“下次可以找查尔斯来三人聚会,你一定想不到他现在变得有多宅了!”

“好啊,下次。”艾瑞克把原地蹦跳的女孩扶稳,“现在我送你回家。”

“噗——我才不需要谁送我回家。”瑞雯打开艾瑞克的手,“记得下次再约,在我离开纽约之前,你有两周的时间为查尔斯和我挤出一顿饭的空闲。拜!”

的士车门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关上,热情又干脆,不给艾瑞克任何反驳的机会。

艾瑞克从邮件中退出,点开了日程安排。空闲的晚餐时间有很多,他完全可以和他们吃上整整一周的晚餐。只不过,他更倾向于独自等待。

他把外卖咖啡的盖子打开喝了一口,又将它牢牢盖上。

 

 

**

查尔斯将咖啡杯卡在车载饮料杯座里,不自觉扭动着身体,仿佛屁股下面的副驾驶座埋了炸弹,“我觉得咱们这样不好——”

“闭嘴!”瑞雯扭头过来瞪他,“你知道盯梢的技巧吗?要安静!沉稳!要有耐心!”

“可你看起来不怎么有耐心。”查尔斯指了指瑞雯还咬在嘴里的手指。

瑞雯的眼睛居然还能瞪大一点。查尔斯觉得它们在这个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闪着疯狂的光芒,很可能就这么把他吞下去,或者把他也传染成这个样子。

“好吧好吧。现在才十一点,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这个时间并不一定要在家。他的窗户还是黑的。”瑞雯指着车前方住宅楼上的某个没开灯的窗户,“艾瑞克可能还在外面,我们要耐心。呼……耐心!”

“可以把暖风打开吗?我有点冷。”

查尔斯伸向车钥匙的手被瑞雯打掉了,女孩对对方毫无斗志的精神状态激怒了,她指着他的鼻子开始从他幼稚园时期的糗事说起,当她说到对方在中学被橄榄球队队员戏弄时,查尔斯的手指向了外面,“你看——”

“不许打断我——”

“不!你看——窗户亮了!”

瑞雯扭头的速度太快了,查尔斯怀疑她会扭伤脖子。女孩对着突然亮起的灯光毫无头绪,“不可能……我们明明看着楼下呢,一个人都没有。连只流浪猫都没有。”

“实际上,有两只姜黄色的猫和一只燕尾服猫路过……”他在瑞雯的眼神下改口,“一只流浪猫都没有。你说的完全正确,头儿。”

瑞雯沮丧地靠在了方向盘上,“我真的想不明白。”她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贴在方向盘上,抬头看着窗外艾瑞克的房间。

查尔斯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嘿,我们可以直接约他出来的。你知道。”

“那不一样。”瑞雯说,“我只是担心他。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她努力想找到一个词形容那种感觉,“像是他一直在缅怀什么东西。”

“……很可能他还没从麦克斯的事件里走出来。”

“别提那个可怕的名字。”

“是你先说的。”

“我没说麦克斯。那段时间他遇到的事情太多,你又知道多少。”

“抱歉,我记得当时在伦敦的人是我吧。”

“对,然后你突然提前回了家,病怏怏的过了好几天,然后就开始泡在——”

查尔斯打开瑞雯拿能量饮料的手,趁机打断她的话,“你应该少喝点这个。”

“不然呢?你希望我喝威士忌喝到烂醉,然后躺在不知道是哪个奇葩的床上,就像你曾经那样吗!”

查尔斯投降,把饮料递到她手上,“你永远都对,头儿。”

瑞雯拿着饮料罐,“我要上去找他。”她看着楼上亮着的灯,他们说话的功夫,屋子的窗帘已经拉上了。

“嘿,我以为我们只是盯梢,不需要和嫌疑人接触。你知道,打草惊蛇什么的。”查尔斯皱眉,怀疑地看她。

瑞雯瞪了他一眼,用力把门摔上,“你爱来不来!”

查尔斯在车里看艾瑞克家的窗户,他不自觉的做着深呼吸,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的会面,放平心态,你只是陪瑞雯来骚扰一下老朋友。老朋友……

“我要锁车了,你给我滚出来!”

查尔斯狼狈的跳出车子,越野车立刻发出上锁的声音,黄色的车灯在昏暗的街道上闪了一下,像是野兽的眼睛。

 

 

**

门打开的那一刻,查尔斯的脑子是空的,手里沉甸甸的点心盒仿佛失去重量。

“惊——喜——!哈哈!看看谁来了!”瑞雯在门口对艾瑞克说。

艾瑞克惊讶的看着她,嘴角带着笑,“瑞雯!”

然后他看到了身后的男人,“查尔斯。”他忍不住说出了他的名字。

和监视器里的黑白画面不一样,和电话里的声音也不一样,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查尔斯,看着和当年在伦敦的男孩很像,却又比那男孩要沉稳一些。

查尔斯大概也和他问好了,他没太听清。门口很安静,他应该直接让他们进来。只是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走廊的感应灯在他们胶着的视线里熄灭。



TBC


太久没写文了,复建中。需要爱!

评论(11)
热度(60)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