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I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04

前文请点击文末标签: #IWABYS
 
04
 
 
 
** 
 
2011年7月26日 (查尔斯18岁,艾瑞克28岁) 
 
狭小的联排公寓算不上什么优质住房,照艾瑞克在纽约的高层公寓差很远。麦克斯当年第一次为他打开房门时,脸上也没什么得意或者炫耀。那时的艾瑞克跟着他走进不大的客厅,久未通风导致灰尘在沙发和茶几的上空飞舞着,落入沙发上的空啤酒罐,走廊尽头的厨房看起来像是笼罩在灰暗中。这就是麦克斯的家,他会帮艾瑞克把多的离谱的行李搬上楼,腾出衣柜的大半部分来放艾瑞克的风衣,尽可能让家里保持清洁,也就是这么多。 
 
生活多是这般平淡,直到命运打破一切。 
 
一楼走廊里的客用洗手间并不大,角落里一个小淋浴间,另一侧是马桶和洗手台,以前麦克斯会在镜子后面放些应急药品,艾瑞克总是顺手把药品的发票也扔在里面。现在,艾瑞克躲在客用洗手间里,镜子里那个眼袋明显、满脸胡茬的男人凶狠的回望着他。他熟悉这个表情,在麦克斯被捕前的一个月,这表情一直在麦克斯的脸上,那代表对眼下之事的不确定,对将行之事的不自信,又在同时深知此事不得不做,必须完成。 
 
他没有那么多肾上腺素。他不是该死的警察,更不是高明的律师,在麦克斯被他的警署同事逮捕之前,他就只是个室内设计师而已。现在他不得不和野狗和秃鹰周旋,而凶猛的捕食者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让他感到无能为力的是那条躺在沙发上的幼犬。 
 
查尔斯从聚会上回来时就站不稳了,然而他还是不满足,即使躺在沙发上也还在喊着艾瑞克让他过去。有了刚才的经验,艾瑞克自然知道如果过去了会发生什么。 
 
男孩的声音带着酒醉后的拖沓含混,还有求不得的无辜和委屈:“你不理我了吗?艾瑞克?唔……” 
 
客厅的茶几刮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艾瑞克警醒地走回去,看到趴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男孩,他身上还盖着艾瑞克给他批的外套,缠在腰上,上衣被他磨蹭的卷到胸口。 
 
“嘿,你。”查尔斯趴在自己的胳膊上,抬头看着艾瑞克傻笑,“怎么去了这么久。”他扶着茶几准备站起来,身体撑起了一半又回到了原地,他困惑又严肃的说:“我有点晕,艾瑞克。” 
 
“你不止是有点晕。”艾瑞克拉着他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扯起来。查尔斯摇晃着搂住艾瑞克的腰站稳身体。他搂过来的动作太顺手了,头自然的靠在艾瑞克的颈窝,发出沉闷的呼吸,“你真好闻……”他嘟囔着,抱着艾瑞克的手变得更紧了,这会儿年长的人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男孩顶着他的大腿的炙热。 
 
艾瑞克扶住查尔斯的腋下,想把人拖拽上楼,他们的动作拧扯着,像是搏斗般走到了楼梯口。男孩的脸被酒精蒸的通红,蹭在艾瑞克的胡茬上炙热滚烫,他把男人推到墙上磨蹭着,嘴里的酒气顺着对方的耳鼻口钻进去,暗示着在这栋房子里游走了数日的幽暗鬼火避无可避。 
 
他们都需要面对,离开梦想或者留守孤地。 
 
“可以吻你吗?”查尔斯的眼睛离他的就只有两个鼻子的距离,那双蓝眼睛颜色变深,目光飘忽,红晕已经从男孩的脸颊爬上了眼睑和额头。 
 
接吻那一刻,艾瑞克想起他上一次在足球赛场见到的查尔斯,穿着绿白的球服,额前的短发卷起,和他对自己看来的眼神一样调皮。接着他想起初次见面的查尔斯:个头只到他的腰,细软的褐色短发,有神的双眼和鼻子上零星的雀斑,瑞雯抱着和她一样高的熊娃娃来找他。 
 
罪恶感无法救赎,亦不能消散。 
 
 
 
 
 
** 
 
现在。(查尔斯22岁,艾瑞克32岁。) 
 
一年里有那么几天,查尔斯会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怂包软蛋。在这样的日子里,他经常希望自己还能靠在艾瑞克身边跟他抱怨生活的种种磨难,即使他知道这些“磨难”在对方看来不过小打小闹,艾瑞克的嘲讽能让他感觉到爱。所以,一年里总有那么几天,查尔斯希望下一扇门后有艾瑞克站在那儿对着他挑眉,眼神里全是调侃。 
 
他第一次将这些话说给布兰登听的时候,对方犀利的指出这根本就不是爱: 
 
“你只是在依靠他,像羊犊依恋母羊那样。他没什么义务要给你做心灵辅导。”说这话时,布兰登的上衣还没穿好,“当然,你也别指望从我这儿得到什么补偿。” 
 
对方的话只让他感到羞愧,他红着脸躺在被单里支吾着,“艾瑞克和你完全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布兰登将衬衣袖口系好,“我不搞伪善那一套。” 
 
他们关于艾瑞克的话题就此走到尽头,查尔斯大概明白了和别人提起艾瑞克并不是一种美好的体验。时间久了,他的朋友知道他有一个暗恋对象,只是没人知道他的样子或者是否真的存在,学校里的青年们并不在意这个,甚至可以说,他们在知道的那一刻就已经忘记了。 
 
显然他的室友西恩并不是其中一员。 
 
查尔斯推开门的时候,西恩的手机差点撞在他的脸上。 
 
“是他!是他对吧!”他的室友激动起来声音刺耳。 
 
查尔斯抱怨着把他的手机推远,亮着的屏幕上是一张偷拍照片,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站在落地窗边,手里拿着墨镜朝外看。 
 
“你……”他夺过西恩的手机,听见自己的心跳像鼓声慢慢加重,鼓膜颤动。他放大那张照片,看到阳光下的男人眯着眼睛,皱纹从他的眼角眼展开,他的嘴角上扬,像是他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有趣的事。 
 
“我在布鲁克林的预售房看到的,觉得他有点眼熟,很像你电脑里存着的那个人,我就和他聊了两句。说真的,眼光不错哦伙计。” 
 
“你就和他什么?”查尔斯终于被西恩吸引了注意力。 
 
“聊了几句?寒暄?随你怎么说。”西恩笑着说,“他听说我是你的朋友之后对我特别好,还让侍应生带我们去看了配套的服务中心,免费体验按摩。他好像是那家房产公司老板的朋友,或者是熟人什么的,看起来很厉害哦。” 
 
“你都和他说了什么?” 
 
“他打听你现在怎么样,看起来挺关心你的,不过他对你的研究和你最近的生活都不太知道耶,他还以为你在学文学。” 
 
“你怎么说的?” 
 
“说什么?”西恩想把自己手机拿回来,奈何对方攥的很紧,“我说你在我的保护下过的挺滋润的。” 
 
“什么!”查尔斯喊了出来。 
 
“嘿,放轻松,查尔斯!放轻松,我是在和他开玩笑,他听懂了,还说我很有趣。现在,你手松开点,我手机刚买的……” 
 
查尔斯坐在宿舍的沙发上,一点都不想知道西恩和谁去看了房子,他现在脑子里都是那张照片。布鲁克林的阳光和近在咫尺的艾瑞克。 
 
他突然想起瑞雯的抱怨。30岁真的适合他。 
 
晚上,他梦到自己和艾瑞克靠在落地窗前拥抱,他倾身向前想给对方一个吻,却从空气和虚无的玻璃中跌落,溶解在布鲁克林午后的阳光里。

评论(18)
热度(71)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