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I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第三章

别的就不说啦~祝 @车里客   生日快乐=3=!

前文请点文末tag#IWABYS

        03

        六年后。(查尔斯22岁。艾瑞克32岁。)

        网络视频接通后,查尔斯再一次因为瑞雯诡异的发色张大了嘴。

        “粉红色?你认真的?”他用毛巾擦掉头发上的水,脸皱起来像是偏头痛患者。

        “闭嘴,查尔斯!不要大惊小怪的,‘粉红小姐’就是需要这样的颜色。”瑞雯甩了甩她的粉红色短发,烟熏妆下是不认真的愤怒,她把智能手机放在了某个平台上。

        查尔斯吞下那句“我忘记了你头发本来的颜色”,开始打量瑞雯身处的地方。果然全世界的后台都是一样的乱,他被她身后那张化妆镜的灯泡晃得发晕。

        “祝你演出顺利!”他笑嘻嘻地说。

        瑞雯翻了个白眼,“这已经是粉红小姐第二十二场演出了,你终于想起要祝我顺利了吗?”

        查尔斯努力用最真诚的笑容打动她,但微笑攻势的效果未知,毕竟你很难从画着烟熏妆的脸上识别表情。

        “我见到艾瑞克了。三十岁太适合他了,该死的老男人。”瑞雯抱怨,“我不知道该感谢他是Gay还是该憎恨他是Gay,总之我再也不要和他一起泡吧了。”

        查尔斯摇晃着头,“是吗?伦敦的天气应该还不错?”

        瑞雯严肃地瞪着他,“你太假了。他还向我询问你的近况。”

        “是吗?你怎么说?”查尔斯突然对电脑旁的袖珍植物产生兴趣,他摆弄着它状似随意地说,“‘著名大学在读书和创意公司合伙人’‘青年才俊’之类的?” 

        “我说你和一群比你还白痴的傻子挤在哥大玩老鼠。”

        “嘿!”他对着电脑抗议,“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们尊重那些老鼠,而且它们活得比外面的老鼠有尊严的多。”

        “死的也蹊跷的多。”瑞雯干脆地说,还制止了查尔斯接下来的抗议,“他说他可能会回美国。考虑到……你知道的,麦克斯很长时间才会出狱,而且拒绝让他等下去。”这个话题无论提起多少次,都难免尴尬。

        查尔斯点头,“他现在怎样了?”

        “看起来很好,毕竟事情已经过了两年多,他也已经穷尽所有途径,早就接受现实了。”

        瑞雯的话让他想起两年前的这时候,他从希思罗机场出来时看到的满脸胡茬的男人,以及伦敦公寓里布满法律用书和政府文件的客厅,空荡的冰箱和塞爆外卖盒的垃圾桶。

        他们都见过彼此最糟糕的时候,所以他们理应最体谅对方,最理解对方。可或许查尔斯没有艾瑞克那样丰富的同理心,或者年长的艾瑞克要比他更固执,总之那此旅行之后,他们的联系越来越少,到今日仅剩下节日问候。

        “看看你现在的表情,我真搞不懂你们俩在搞什么。”

        问题或许就在于他什么没搞成。查尔斯的灵魂幽怨地说。

        他将那一切都归咎为异乡的啤酒、适合的气氛以及那些脆弱的眼神。它们像泛着幽光的鬼火,在那间凌乱、绝望的公寓里四处闪动,在他每一次和艾瑞克接触时摇摆火舌。

        “总之,我给艾瑞克留了你的电话,如果他去纽约或许会找你。”屏幕里,瑞雯对着平板电脑后面的镜子补妆,硕大的刷子挡住她半张脸,只剩下黑洞洞的眼睛,“但或许也不会找你,你们gay有时怪怪的,搞不懂。”

        查尔斯抱怨了句类似“没错,女人就很简单”之类的话,被瑞雯狠狠教训了一顿,之后把话题引向了她演艺事业的光辉前景和她为此付出的辛苦,然后在一阵无情紧促的呼唤中慌乱结束了视频。

        查尔斯盯着返回聊天页面的屏幕,慢慢点回了聊天列表,向下不停滑动找到了“❤艾瑞克”。他盯着那名字前的心形图案,仿佛那是他实验中最棘手的环节,稍有不慎,就会失去内心的宁静。卧室门外传来室友搬东西的声音,什么东西砸在地面发出巨大的声音,查尔斯仿佛听不见西恩尖锐的咒骂声,他点开了列表,看到他和艾瑞克最后的留言。

        --我在办理改签手续,想在伦敦多留几天。(查尔斯  2011-7-31 3:43p.m.)

        --哦,打算留几天?(❤艾瑞克  2011-7-31 3:44p.m.)

        --或许我可以在这过间隙年?找个工作,体验下英式生活,听起来很激动人心呐。(查尔斯  2011-7-31 3:46p.m.)

        --坏主意。(❤艾瑞克  2011-7-31 3:55p.m.)

        --为什么?我以为你会同意的。你需要我,不是吗?(查尔斯  2011-7-313:56p.m.)

        --怎么听都是个坏主意,小子。你应该回到美国去,那里更适合你。(❤艾瑞克 2011-7-31 4:00p.m.)

        --我会回去的……和你一起 ;) (查尔斯  2011-7-31 4:01p.m.)

        --以及,我已经18岁了,叫一个男人“小子”是非常粗鲁的事。(查尔斯 2011-7-31 4:02p.m.)

        --你在我心中一直是个10岁的小男孩。所以,你该回去了,查尔斯。(❤艾瑞克 2011-7-31 4:15p.m.)

        --我走了。(查尔斯 2011-8-2 5:00a.m.)

        --上帝啊!你昨晚去了哪?(❤艾瑞克 2011-8-2 5:01a.m.)

        --机场。起飞了。再见,艾瑞克。(查尔斯  2011-8-25:05a.m.)

        --一路平安。(❤艾瑞克 2011-8-2 5:05a.m.)

        短信记录到此为止,简短的他已经能背下来,每一个字母,一条信息的时间、语气和背后的含义。重温并不能带给他平静,他依旧想要质问另一头的男人,为什么如此无情、虚伪,为什么在他像个孩子时把他当成男人,而在他像成年人一样行动时叫他孩子。

        他还记得初到伦敦时,他们在仲夏夜晚,挤在狭小的门廊前喝冰镇啤酒,肩膀挨着肩膀,胳膊贴着胳膊,他在昏暗地路灯余光里盯着对方的脸,打趣说那些黑眼圈已经占据他面容的二分之一。对方回敬说他增肥的体重和毫无进取心的身高,他倚在门边踮脚和他平视,身体燥热,眼神闪亮。

        他现在也能回忆起艾瑞克当时的眼神,疲惫舒适,柔软的不可思议。他听过艾瑞克和那些人打电话,掐腰或者抓着铅笔,声音低沉又气势汹汹——像头凶狠的豹子。但在他面前,他是风趣又亲切的,让他忍不住幻想,享受着那份亲昵并把它变得越发浓厚和不可抗拒。

        现在,他站起来,把毛巾扔在一旁,希望那些对过去的不甘和愤怒也能如此轻易被放置。他真的需要一份宁静,或许时间会让这变得容易。



        他可以负责任的说,一点都没有变容易。

        他穿着实验服,带着防护手套,站在一间装满兔子的实验室里笨拙地想要回复一条短信。他不停敲打屏幕,仿佛智能手机是一样挨打就能长记性的高科技。

        汉克诧异地看着他,“老兄,那是电容屏。你要先把手套摘下来才能发短信。”

        他终于停止了虐待手机的行为,尴尬又迅速地扯掉手套,仍旧盯着屏幕犯难。那上面只有简短的一句话:“这里是艾瑞克·兰瑟。”可他却想不出一句话来回答,就好像这是一个精密高深的密码,他在规定时间内说不出正确答案,某个太平洋小岛就会发射生化武器制造世界混乱。

        规定时间到了,他的手机唱着设定铃声,来电显示是刚才那条短信的号码。

        他一脸愕然,和手机对视的时间太久,如果那不是手机而是一个人,那他就会怀疑查尔斯要向他求婚了。

        “该死的把电话接了!”他们的项目指导老师,莫伊拉教授高喊。

        查尔斯抱着电话夺门而去。

        电流理应影响一个人的声音,可艾瑞克轻飘又沙哑的声音仍和记忆里的一样,他听见那个四年前将他赶回纽约的男人对他说“是查尔斯吗”,觉得他身处的这条走廊陌生又奇异,仿佛他被艾瑞克的一句话抽离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有人吗?”对方等了一会儿又问。

        查尔斯下意识地说:“我在。”

        这回轮到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他们拿着各自的手机一时无语,这种情节如果放到老电影里,就会有轻微的“滋滋”电流声来活跃气氛并顺带提醒他们这是一通珍贵又饱含深意的电话,然后是悠长又感人的背景音乐,没准还会有一辆喷着可口可乐广告的货车驶过,但此刻,他们之间只有安静。

        这安静持续的时间既短又长,似乎耗尽了两个人的紧张和尴尬。

        艾瑞克终于开口,“我彻底将伦敦抛在身后了。”

        “是吗?不错呀。”查尔斯也能开始说些什么了。

        “新的开始。”艾瑞克说,“在纽约重新来过。”

        “恭喜你,伙计。”他让自己听起来尽量放松。

        艾瑞克的笑声传过来,“谢谢,伙计。”

        查尔斯被这个称呼弄的心里发痒,在他能思考之前,就脱口说:“我们哪天应该聚聚。”说完,又拙劣地加上:“我是说,我知道,等瑞雯从欧洲回来之后。”

        艾瑞克很快就回答他:“当然,等瑞雯回来之后。”

        查尔斯紧张地做起鬼脸,尽量自然和对方道别。他听见艾瑞克回答“再见,查尔斯”就像多年前他们无数次通话结束时那样柔和,那股黑啤和衣物柔顺剂混合的味道重新浮现出来。如果他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个不大的后院和废弃木柜上放着的老旧收音机,还有在秋日午后,站在晾衣架旁眯着眼睛的男人*。

        他握紧手机,重新回到忙碌又安静的实验室里,用复杂的实验步骤把混乱的情绪挤出脑海。




                To Be Continued…… 

*这个情景,我脑海中都是The New York Times Style Magazine拍的鲨鲨。

 
评论(10)
热度(57)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