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Crystal Balls HPAU 第二章

     时隔半年的更新,送给温柔、文艺又美好的  @车里客        !迟到的生日祝福!希望你不要介意!=3= 也感谢你翻译了那么多好看的文~~我会努力填坑的,请相信我!0-0<--看我真挚的眼神!总之祝你天天开心,拥有自己喜欢的人生~

前文请于文末点tag #CrystalBalls

 

第二章

 

******         ******

      “如果你随便走了,我会怎么做,兰瑟先生?”

      艾瑞克双手握拳背在身后,并没有费力掩饰自己的愤怒,“格兰芬多扣掉二十分,你还会给福利维尔夫人写信,建议她不要为我的暑期实习写推荐信。”

      “而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查尔斯让自己陷入柔软的沙发椅内,越过古老笨重的黑色方框眼睛瞥了男孩一眼,又继续看回那本麻瓜写的《指纹识别身份,掌纹揭示未来》。只需要再多加一根稻草,对方的骄傲就会冲破他对这些后果的敬畏,查尔斯深知要实现这点,自己还需要比现在更刻薄一点。

      年轻的教授为并不存在的不适感轻咳两声,“我得说霍格沃茨的天气真的糟糕透了。哦,听听我都说了什么,”他摘下眼镜朝对方露出礼貌却虚伪的歉意微笑,“英格兰一直和好天气无缘,我还真怀念在美国的时候,和这里的天气一比,纽约州简直就是天堂。对了,而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孩紧绷的脸颊显露出他的愤怒和不耐烦,他低头沉默,既不与对方交流目光,也不屑回答他的问题。现在,查尔斯似乎被他归类为某种不适宜交流的低级生物,迂腐愚蠢俗不可耐却还掐着他未来的实习机会以及格兰芬多的荣辱。似乎他只要有机会,就会用力踢爆泽维尔的屁股,或者炸飞男人带着的黑框眼镜。

      如果艾瑞克没有在上一次《唱唱反调》爱好者聚会上听到那些故事,他会那样做的。

      “你在鬼扯什么?泽维尔教授?你真的没听过他的故事吗!”玛格达在她浮夸的蓝色面具里叫喊,引得艾瑞克用更大的嗓门喊回去,“我干吗要认识那个倒霉鬼!一个绣花枕头——查尔斯·该死的软蛋·泽维尔!”

      然后,嘈杂又无秩序的聚会突然安静下来,就像有人施了暂停魔咒一样,萨诺斯手里的黄油啤酒洒在凯蒂的宠物猫身上,珍珠白的鬼魂凝结在空气中一动不动。

      “搞什么?”艾瑞克大声地嘟囔。

      之后所有人像洪水一样向他涌来,那些有关“拉文克劳英勇的查尔斯”的故事被分解成无数个片段钻进他的耳朵,有一位姑娘因为太激动还扯坏了他的袍子。

      总之,当他从有求必应室里逃出来,坐在四楼走廊上感受劫后余生的幸福时,他大概知道了泽维尔还在拉文克劳念书时是怎样因为调皮捣蛋被扣掉无数分,又是如何在最后为学院赢回更高的分数的。以及,最让“唱唱反调”的拥护者们喜欢他的事——查尔斯是个热爱冒险,相信真理的英雄。

      “他曾经深入麻瓜世界!他是个纯种——只是陈述事实,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想想吧,当他看到互联网和智能机器人时会有多紧张,还有那些安检时必选钻过去的金属框框!”西恩刚才是这样叫喊的。

      艾瑞克才不想知道麻瓜世界现在是什么样,虽然距离他离开那里不过十年时间,但那已经足够他理解麻瓜们可悲的刻薄了。

      “他还去过热带丛林冒险,在那里遇到了会说蛇佬腔的土著。他们带着他和巨蟒交流,听说他还得到了它们的祝福。”

      哼,如果我会说蛇佬腔的话,我也能给自己搞到祝福。艾瑞克不耐烦地把这些回音从脑子里赶走,只留下了那个泽维尔赶走邪恶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他带领他的朋友们揭穿了上一任教授的谎言,证明比起防御术,这位“热爱和平”的教授更喜欢练习黑魔法。泽维尔聪明又勇敢,他为霍格沃茨揪出了可怕的坏蛋,他是“唱唱反调”的大英雄。

      艾瑞克呕出一口恶气,在大部分厌恶和鄙视之下是一点点油然而生的崇拜。这点崇拜在他利用假期到处打听,证实了这些传言后,成几何倍数增长,现在正在他的内心里滋滋冒泡,让他奇迹般包容了泽维尔伪装出来的各种刻薄,在他屡次到达“我他妈受不了了”的狂暴边缘时将他拉回“见鬼的我就再忍你一次”的愤怒里。

      他陷入自己的思绪太久,以至于泽维尔伏在桌前说的话他并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他问,没费力掩饰自己的不满。

      查尔斯双肘拄在桌前,上身压低从桌上俯视着坐在软垫上的男孩,他漫不经心地摘掉眼镜,然后对他说:“我打算给你一份工作,你想要吗?”

      艾瑞克不假思索:“我不会去魔法部的。”

      这并不是查尔斯要说的,但他被好奇指引着没有反驳,而是问:“为什么?”

      艾瑞克给了他一个“拜托,这还用我说嘛”的表情,对着查尔斯散发着求知欲的迷人眼睛吼的斩钉截铁,“我也不会帮你联系肖的!我已经自立了,他管不了我,我也不想要他管!”

      “肖?”查尔斯想了想,“你认识魔法部部长塞巴斯蒂安·肖?”他观察着艾瑞克脸上的表情,口气像是在买巧克力蛙里发现了奇妙限量变身卡*,“多奇妙啊。你是他那个聪明却顽固的教子!”

     (巧克力蛙附赠的奇妙限量变身卡*:近几年新推出的卡片,可以让你短暂地变成你拥有卡片中的一位巫师,效果只能持续五分钟,且标有“冒牌货”的标识,但仍因稀有和新奇得到追捧,直接导致相关产品的销售量上升两个点。P.S.纯属胡扯,如有雷同,黑发要先定十个。)

      艾瑞克用力翻了个白眼,“我不想知道他是怎样炫耀的,总之我不会被任何人说服,泽维尔……教授。无论肖拜托谁来邀请我,都没有可能的。”

      “你或许还不了解我,兰瑟先生。”查尔斯用手肘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像是巨龙从高处守望自己的金山,他捏着黑框眼镜的镜腿把玩,“但我向来不喜欢魔法部那套‘老规矩’。我比较喜欢……”他眯起迷人的眼睛,故意拉长节奏,“自己来。”

      艾瑞克看着他,没说话,表情像是觉得查尔斯疯了。他等了一会儿,希望对方能再说点什么好证明他没疯,但是泽维尔的办公室里只有蹲在角落里的柯基犬发出的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为什么一点运动没有狗也会那么兴奋?以及,拜托了!宠物狗?认真的?),还有那些闪亮的水晶球在黑暗的地方泛着晶莹的光泽,像一双双小妖精的眼睛死盯着他。长久的沉默让泽维尔制造的奇怪氛围充满压迫感,终于,他吞下并不存在的口水,听见那只傻柯基站起来飞快摇动屁股。他觉得傻透了,但还是重复道:“自己来?”

      说话的时候,他还尽量挤出了一个微笑。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里该死的诡异的氛围让他觉得这样做是最恰当的。

      “没错。我为自己招募合适的人,为我工作。”查尔斯露出友好的笑容,像是对对方僵硬和紧张的表情感到满意。

      “占卜课还需要助教?”艾瑞克脱口而出,忘记了适当的委婉是讥讽的关键。

      查尔斯挑眉毛的样子更像是愉悦,而非恼怒,“当然不是为了教书。我只待一个学期,帮你们校长一个忙。他当初在魔咒课上给拉文克劳加了不少分,从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我很大的难题。”他飞快的眨眼,露出有点得意的笑容,“要知道,我当时闯的祸可不比你少。”

      艾瑞克仿佛看到一个崭新的泽维尔教授从那幅死板刻薄的躯壳里升起,慢慢和那些故事中的厉害人物泽维尔重合在一起,严丝合缝。

      查尔斯等了一会儿,发现艾瑞克还是只肯双眼发光的盯着自己,就只好摇摇头,“既然你一言不发,我就只能当作你拒绝了我。真是非常遗憾——”

      “什么?”艾瑞克大声打断了他,难得表现出慌张。

      查尔斯保持着惋惜又理解的表情,“我相信你会找到比四处探险更有意思——”

      “我没说我拒绝!”艾瑞克从他的小椅子上蹦起来,这让伏在桌前的后者仰起头来保持他们的对视。

      艾瑞克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他被泽维尔仰视时手心出汗,感觉有人在他颈椎压了块巨石。

      “我不知道我的下一站是哪里,可能还是非洲,也可能会去南半球。”查尔斯的眼睛变得狭长,像是狂风过后的天空,“你愿意在目的地未知、任务未知的前提下,作为我的助手,去做任何脑力或者体力活儿么,兰瑟先生?”

      未知就像是一枚枚闪亮金币,而艾瑞克此时变成了贪婪的爱尔兰小妖精。泽维尔每说一句,他的手指就随之颤动一下,等到需要他回答时,他几乎用了全部的力量来阻止自己拼命点头。

      “我们要做好事,还是坏事?”他问,咬着牙让自己不要太激动。

      查尔斯露出微笑,“一群人眼里的好事就是另一群人的坏事。鉴于你在霍格沃茨以及你在魔法部未成年巫师行为记录里的记载,我得说,我在给你一个绝妙的、能够给所有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

      年轻的教授说着,慢慢从桌子上撑起来,把捏在手里的眼镜扔在一边,朝年轻的男孩伸出另一只手,“来吗,艾瑞克?”

      六年级的格兰芬多男孩盯着占卜学教授的眼睛,慢慢露出了亢奋的笑,他用力握住男人的手,“那还用说!”

      角落里的柯基犬兴奋地叫起来,等不及主人允许就跑到桌边围着艾瑞克转了起来。

      “走开!”艾瑞克大喊,动作夸张地能跳上桌子。

      “狼崽,坐好。”查尔斯从侧柜里掏罐装酒,头也不回地说。

      “狼崽?”艾瑞克难以置信地说。

      黄白色的柯基犬发出抗议的嚎叫,然后原地扭了一圈,倚在桌边坐下了。

      “是,这是我妹妹送给我的一只灵犬。”查尔斯一边把铝罐上的易拉环拉开,递给艾瑞克,一边不太确定的说:“它坚信自己是一只长不大的狼,对吗?”他低头看柯基犬,在得到对方哼唧的回复后点头,“是,它会变成一头凶狠的狼,在这之前它只能跟在我们身边打发时间。”

      艾瑞克的视线在愤愤不平的柯基、满嘴胡话的泽维尔和麻瓜常喝的喜力啤酒间移动,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好啦,我不是刻板的教授,随便你想喝多少酒都可以,我的男孩。欢迎来到我的世界,艾瑞克·兰瑟。”查尔斯用啤酒罐撞他的,“很快你就不会想离开了。”

      “希望如此。”艾瑞克心想,和查尔斯撞杯一起喝喜力啤酒,预感他的世界将会变得非常不同。

      泽维尔对他笑着,毫不在意地舔掉嘴角的啤酒沫。

      唔。

      或许会是非常好的不同。

 
评论(8)
热度(47)
  1. 懒癌火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2. 车里客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