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EC】Demon's Mate 恶魔E/人类C 01+02(全)

简介:《我的恶魔男友》AU。这是一个非典型的恶魔和人类相爱的故事。这里的地狱是非典型的,恶魔也是非典型的,人类还好比较正常,但他们中一个叫查尔斯的爱上了恶魔,所以……嗯,总之这是个快乐到飞起的,像卡通漫画一样的故事。

警告:请不要对作者的脑洞和撒疯指数抱有期望。

弃权声明:文里的所有人物都属于漫威和福克斯(如果他们看完此文还打算要的话)

 

-=~送给超市和车车。愿Cherik和你我都幸福快乐~=-

 

  1. 有些恶魔不好惹

 

***         ***

艾瑞克不喜欢眨眼睛。

人类要时不时地眨眼睛,以表示他们还活着。艾瑞克是红角红尾巴红翅膀的恶魔,他和他爹老恶魔兰瑟都不用眨眼。

所以,学会眨眼睛就成为他接近人类的必修课。

倒不是说他不会眨眼睛就不能接近人类,艾瑞克在两百年前还是小小恶魔的时候,就跟随恶魔大姐艾玛出去捉灵魂了。艾玛喜欢在深夜带他出勤,两个人在湿漉漉的小胡同里踱步,她还要求艾瑞克和她一样披上黑色长斗篷,说是可以防止艾瑞克收不拢翅膀被粗糙的墙壁刮伤。小艾瑞克那时还偶像般的崇拜他的恶魔大姐,老实地把黑色斗篷当裹尸布用,结果在胡同里走一步摔一跤,将他对艾玛的崇拜一跤跤摔得粉碎。

如今,成为大恶魔的他已经不会因艾玛的蛊惑动摇了。他受够了小时候被骗去给艾玛和流浪吸血鬼约会打掩护的日子了,但艾玛有时候还是有些用处的,比如她在艾瑞克张开翅膀兴冲冲地准备飞向人间时说:“你这样飞过去,是打算捉他回来打工吗?我以为你每天偷窥他那么久是为了找他做伴侣的。”

艾瑞克手里的锁链扭来扭去,对艾玛的疑问表示支持。

“我是想找他做伴侣。”艾瑞克松开手,锁链格拉格拉地飞回巨石上躺好,还懒洋洋地叹了口气。

“那你就要学会他是怎样生活的,这样才好接近他。然后睡他。”艾玛说完,开始耐心地等待艾瑞克用一周的时间害羞——即疯狂的发脾气,恶魔领地里所有捣蛋的怪物都被他教训了一顿,牢固树立了兰瑟家族在地狱的权威——和调整心情,再来向她请教怎样像人类一样生活。

她看着自己的弟弟站在她的宫殿中央,长毛地毯在他的脚下发出无力的呻吟,他绷着一张脸似乎正在和什么做斗争,双眼凶狠地盯着她的水晶杯让杯子恐惧地不时倒退。她就知道男性恶魔只适合在外面制造灾难或者打压怪兽,这种需要情商和魅力的感情活动他们永远都是新手。而她这个第一次被爱神骚扰的弟弟死心塌地爱上了一个人类,明知会被捉弄仍跑来向她征求意见——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纯情也最冲动的一只恶魔。她真的不忍心拼命捉弄他。

这基本就是为什么艾瑞克只需要学会眨眼睛(而不是学穿高跟鞋)的原因——他,一只红角红尾巴红翅膀的恶魔,爱上了一个人类,无药可救的那种。

这算是兰瑟家目前最大的一件事,因为艾瑞克正在用他单方面的爱情搞乱所有人的生活。比如,他们从天堂高价聘任的优秀人类汉克。

“所以这本书就是写给我看的吗?”艾瑞克指着平板电脑屏幕上的图画,激动的说。

无论在地狱待多久,汉克永远没办法适应恶魔和怪物们和人类完全不同的地方,但好在他只需要帮助地狱建立起恶魔网——可以连接人类互联网的高科技(地狱的人这一百年很懒,只想在恶魔网上蛊惑坏蛋,不肯去人间身体力行,即使老恶魔给出多高的出差补助都不肯)。他被艾瑞克甩来甩去的细长尖尾巴弄得神经紧张,艾瑞克从他支支吾吾地回答里提炼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没错!我要这本书!买给我!”

“买什么?”艾玛快得就像是被魔法阵召唤来的,她突然站在两人身后,把头挤进两人中间去打量石板电脑。

“什么都没有!”艾瑞克警惕地用翅膀把对方推远,一手抓住电脑用力塞进汉克怀里。

艾玛仰起头,看着比自己大几圈的艾瑞克,“《魔鬼(devil)约会学》?你是只恶魔(demon),拜托!”

“我们的曾曾祖母是魔鬼,我们有十六分之一的魔鬼血统。”他狡辩道。

艾玛叹气,尾巴甩动着做了个“随便你怎样”的动作,然后从不知哪里掏出了一卷龙皮纸。她把它塞到汉克怀里,“那帮我也买了吧,我的魔法网石板被小白咬坏了。这是书单。”

“告诉你应该多准备些食物给它。乔木碑东边的碎石富含恶灵怨气,所有的小白都爱吃。”

艾玛模仿他的口气回敬:“告诉过你不要像个傻瓜见到野兽就宠。你那个人类会被你的恶习吓死!”

“他叫查尔斯!不叫‘那个人类’,听起来像是给你端餐后点心的恶鬼。”

“哦,他最好虔诚地信基督。见到你就高呼‘撒旦滚回地狱去吧’,我会在你躲在窝里呜呜哭的时候送去安慰的。”

艾瑞克气的要喷火,红色的角发亮发烫,“你!连只小白都养不好的恶魔!”

这句话对艾玛的自尊心造成了强烈伤害,她抖动翅膀,飞走前朝艾瑞克亮了亮爪子,“你!连人类都要喜欢的恶魔!”

艾瑞克朝她离开的方向大吼,并决定要霸占她买回来的所有东西以示报复——即使那净是些《女性时尚指南》、《XX时装快报》之类的花里胡哨的画本也没关系,而且,他抽出那本封面是巧克力色皮肤的肌肉裸男的杂志,左看右看然后满意地嗯了声,看起来艾玛还是有些品味的。

晚上,在领地里忙碌了一整天的艾瑞克捏着杂志,舒服地泡进熔浆浴池里,一边享受高温带来的舒适感,一边虚心学习起杂志里人类们的样子。

一想到他很快就能见到他未来的伴侣,他就害羞地想捉住什么猛捶。

很快又轮到艾瑞克在家族大厅值班,他照旧私事公办,用那块悬在拱顶上的巨幕偷窥人间。如果让老恶魔兰瑟知道那块兰瑟家族世代用来追踪灵魂和窥视混乱的巨幕被他的小儿子拿来偷窥心上人,他一定会把他钉在某座石山上,没收他的铁链和盔甲,罚他二十年不准去角斗场决斗,更别提享受胜利者的美食。

但此刻,艾瑞克躺在拱顶下面,看着在夜晚街道上行走的查尔斯,黄色的路灯和交叠的树影让他看起来温暖又黑暗,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在夜晚变深,像巨蟒之穴里那样深邃又邪恶。

哦,查尔斯。他朝拱顶上的微笑着的人抬起手,像星野下的少年般露出梦幻的笑容。

然后他身下那块地突然升了起来,他震惊地坐起,大骂道:“艾玛你不是恶魔!这和我们约好的不一样!”

升起的石板将他抬高到大厅一半的高度,对面某个巨型山羊头咩的一声裂开露出一个半人高的通道,里面的蓝色魔法烟雾旋转着像是要把艾瑞克转晕。

艾玛的声音立体声环绕在大厅里,“滚去人间吧,艾瑞克!叫你偷看我买的人类书!希望你还记得变成人类的咒语和怎样眨眼睛!再见!”

然后艾瑞克和他粗鲁的咒骂声一起被吸进了通道,从下水道冲上了人间。

 

 

 

 

02 初次相遇

 

***         ***

艾瑞克在地狱的时候,补习了很多有关爱情的赞歌。他期望见到人类的第一面时就深情的唱给他听,他很可能会因为害羞而唱的乱七八糟,但他既然能战胜牛人弥诺陶洛斯(这位来自迷宫的牛头怪被打死后归兰瑟家族管辖,因为吃不到童男童女几次三番闹革命,均被艾瑞克无情镇压),他也能有勇气把那些赞歌唱完。他预计了所有可能的挑战,并为即将到来的艰难感到兴奋和期待。

但显然,因为散发下水道味被小区保安驱赶并不在《恶魔艾瑞克求爱攻略》里。

他气愤地盯着那个一身黑的人类很久,不但忘记了眨眼为何物,还想着要变出真身带他回家溜一圈。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因为半醉而有些迷糊。

“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艾瑞克和保安一起回头,看到查尔斯被安详的黑夜包裹住,警卫厅外微弱的灯光给他镀上了一道金边。

恶魔激动地疯狂眨起眼睛。

 

 

***         ***

查尔斯坚信,他刚才在酒吧对着等离子电视上的球赛祈求的愿望实现了。

一个深色头发,消防员身材,穿的像色情杂志上走下来的型男站在他小区门前对他拼命眨眼调情,还对他说:“亲爱的查尔斯,我是你的艾瑞克。”

他从小被母亲捉去做礼拜的苦终于得到了回报。他打了个酒嗝,嘟囔道:“上帝,我爱你。”

对面的男人立刻紧张起来:“你信上帝吗?”

“哦天啊,不。”他把男人推进家门,理智在这一刻从混沌的大脑里挣扎出来,聪明地指出这个“艾瑞克”很可能是瑞雯为他在网上预定的某种肉体服务,之后理智又立刻瘫痪,沉到不知哪个地方去了。

无论如何,他上一次和别人发生关系还是在去年的万圣节前夕(也就是大半年前),上一个恋爱对象又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一次简单明了、双方都心甘情愿的关系(虽然涉及到金钱,但无论如何)是无伤大雅又被急切需要的,不是吗?

于是,被自己说服的查尔斯把钥匙挂在门旁(并没挂稳,它们掉在地上被艾瑞克郑重地捡起来),像一只蝙蝠在客厅胡乱堆放的书堆和脏衣服堆间自如穿梭,准确地窝进宽敞的沙发——客厅唯一能坐人的地方——然后对着门口的人微笑。那个穿着紧身皮裤和白色漏洞背心的男人双手捧着钥匙站在他家门厅,以一种混杂了欣喜、震惊、恐惧和崇敬的表情环视他的客厅。

男人深呼吸,紧张地问:“你真的不是基督徒?这会影响我选择计划A还是计划C。”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变成模糊不清的嘟囔,查尔斯隐约听到“直接来”还是“慢慢来”。

显然,这是一个拥有很多技巧,且对对方体贴周到的家伙。

“哦,就直接来好了。”查尔斯的声音高高地,“不用保留也无须自我介绍,我的朋友。你的目的和身份我已充分了解,就放松心情尽管来好了。”

他半害羞半调情地对男人眨眼,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话听起来像个19世纪的变态绅士(这只能怪他正在写的19世纪小说),开始盛情邀请对方坐过来。男人几番犹豫后终于走进客厅的灯光,英俊的脸颊有些泛红。

“那么你的意思是不介意我和你?”男人抚摸着沙发扶手,仿佛那可以保护他不被紧张击毙,“不介意我的身份?”

“我比较介意你的味道。”查尔斯往后靠,指着浴室的方向,“你应该重新洗个澡再来的。”

艾瑞克的脸突然变得很红,他从沙发上跳起来,越过一整摞的《世界地理》杂志和颜色各异的抱枕,奔向浴室门前。查尔斯看着他飞快地脱下上衣转回头,发丝凌乱,面色微红,“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接受了我。我——我很高兴。”他说完慢慢眨了下眼睛,动作诡异又迷人,然后飞快地钻进了浴室。

查尔斯困惑地盯着浴室门,总觉得他们的对话哪里有问题。只可惜理智仍在酒精的包裹下沉睡,他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开始放任懒惰又贪婪的那部分自己肖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他开始觉得在酒吧被瑞雯盘问喜好又在酒后为自己的独身生活哀怨并没有那么令人难过了。虽然有些怪异,但他明天会打电话感谢瑞雯的,毕竟这个男人的身材和样子都是他最喜欢的类型,而且看起来,他还是那种听到调情话就立刻脸红的类型。

他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渐渐觉得等待变得越发无法忍受。



***         ***

艾瑞克站在盥洗池前,严肃地告诉镜子里的恶魔要镇定。

“准则一,时不时变红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他很老练地对着镜子说,语气郑重,口齿流利。

“准则二,要控制咒语时长,如果你突然在目标面前现身,任务就会失败,或者目标直接被你吓死带回家,不可取。”

“准则三,恶魔是混乱制造者,不是流浪动物收集员。所有人都不能带奇怪的动物回家,地狱没有地方给美短猫和可卡犬搭窝……”

平常,老恶魔兰瑟的出勤前训诫一直可以平复他的紧张情绪,但这次它一点效果都没有,多半是因为训诫里的话对现状毫无用处。艾瑞克动动尾巴,试了试浴缸里冒热气的水,这个温度和他的熔岩浴简直没法比,但他可以克服这种低温的,应该没问题。

所以当查尔斯推开门时,浴缸里轻轻哼歌翻杂志,一边还用尾巴往自己身上挤沐浴香波的恶魔几乎是在尖叫,他激动高昂的声音盖过了查尔斯的咒骂和叫喊声,然后以浴室门被甩上和浴帘被拉上的声音结尾。干净利落。

之后的五分钟里,整栋房子里只有浴室门外和浴帘内惊慌的喘息声。然后门和浴帘同时悄悄开了条缝,又在一人一魔对视后立刻合上。

“你他妈是在逗我!万圣节离现在还有……那么多个月!”查尔斯又醉又惊,数学已在他的控制范围外。

“你他妈是在逗我!”兰瑟家族一吵架就爱模仿,“你明明说你知道我要来做什么!“

“我以为你是来洗干净自己然后睡我的!”查尔斯隔着门大吼。

浴室里什么东西被摔了一下,恶魔在里面大吼:“我是来睡……”他又害羞地停顿一下,“睡你的!”巨大的吼声弥补了停顿造成的气势减损。

查尔斯推门冲进来,又在看到浴帘后赤裸的恶魔时退后了一小步,“你把道具都藏在哪了?我会去投诉你的,你不但不敬业,而且COS的Azazel一点都不像!他没有角和翅膀!哦天啊,你的翅膀还会动。”

艾瑞克一脸严肃地从浴缸里出来,用尾巴抓住旁边的海绵擦掉身上的泡沫,又抓住毛巾擦干身体,全程都严肃地盯着男人。

“太可笑了,居然说我是Azazeal*,我才不喜欢画眼线,而且我从一而终,有职业道德,不像堕落天使一样热爱跳槽,勾勾搭搭。”

(查尔斯说的是漫威的红魔Azazel,艾瑞克以为他在说地狱里的Azazeal,即法鲨《HEX》里的角色)

“……什么?!”

艾瑞克抖了抖翅膀上的水紧紧收在身后,对着困惑又震惊的查尔斯说:“我是个恶魔,查尔斯。我爱上了你,做我的伴侣吧!”艾瑞克终于说出他背了无数遍的话。

查尔斯盯了他一会儿,还是状况外地说:“什么?!”

艾瑞克词穷了,他准备的99种表白反应里有深情拥抱的,有夺门逃跑的,有用圣经念叨他的……唯独没有“什么?!”

当地时间凌晨两点,一人一魔站在满是肥皂水的浴室里对望,都是一脸状况外,其中恶魔似乎很想逃跑,人类似乎很想退回客厅把这个突发状况锁死在浴室里,就当从没发生过。

“什么‘什么’?”

“什么‘什么什么’?!”

……

这就是他们的初次相遇。




 
评论(10)
热度(43)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