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I Will Always By Your Side 第二章

第二章   

【警告 有叛逆查尔斯和校园暴力出没 

以及酱油配角:

麦克斯·莱温斯基:一美《Punch》里的角色,警探。  

卡兹:法鲨《墨菲法则》里的角色,带着闪亮耳钉的小混混】

六年后。

艾瑞克把车停在达克霍姆家的车道上,他的金发堂妹靠在车库旁等着他。瑞雯近年来在网络上对他展开了各式盯梢,让他觉得她更像是私生活探测仪,而不是漂亮可爱的温柔堂妹。

麦克斯轻拍他握在手刹上的手,算作无声的鼓励。他推开车门,在瑞雯的质问没有冲出口前说:“我从没想过瞒着你。我发誓。”

“对,我可以替艾瑞克向你作证。”麦克斯从车的另一侧绕过来,“麦克斯·莱温斯基,艾瑞克目前的男友。”他笑着瞥了眼艾瑞克,“身体健康,工作稳定,除了对你堂兄过分迷恋外无不良嗜好。满意吗,我的小姐?”

“我不是什么‘我的小姐’。叫我瑞雯。”女孩利落地说,“我不是因为这个来责问你的,我在查尔斯那见过最不靠谱的,所以你喜欢交怎样的男友都好,哪个都不可能比查尔斯的还烂了。”

麦克斯在女孩背后对艾瑞克无声说着“哇哦”。艾瑞克被金发女孩拉到前院,女孩利落地翻上邻居的篱笆,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细碎发亮,“不用我再解释了吧,你需要去看看他。”

艾瑞克站在篱笆旁叹气,“哦,查尔斯。”

 

 

上午十一点,查尔斯被阳光晃醒时头晕的厉害,他赤脚晃去窗旁,不小心踩瘪了昨夜喝光的易拉罐,罐内剩余的啤酒混着泡沫喷在躺在床下的摇滚青年卡兹脸上。查尔斯拉窗帘时只顾着欣赏对方脸沾白沫,半梦半醒的迷糊表情,让阳光从窗帘和墙边的大块空隙里挤了进来,像是立志要吞没卧室内的“摇滚吸血鬼”。

十一点半,查尔斯的卧室里传来电吉他试音以及大笑声。年轻的披萨店送餐员按了好一会儿门铃后决定用叫骂把楼上的“混账们”喊出来。门开了一条缝,挤出一个棕发凌乱的脑袋,他眯着蓝眼睛笑得开心,隐约的黑眼圈在阳光下像泥渍般印在苍白的脸上。男孩斜着递出餐费和双倍小费,手法奇特地接住外卖盒说:“放轻松伙计,又不是世界末日。”然后不等对方回答就摔上了门。

十二点,逐渐成调的音乐声隐约从泽维尔家传出。瑞雯在泽维尔家的东侧窗台上的花盆下抽出备用钥匙,高声抱怨着“如果他再这么搞下去,我就要和他绝交了。我这次是认真的!”

十二点零二,艾瑞克站在表妹身后看她像母豹捕食般攻击着查尔斯卧室的门,电吉他的声音停了,一个带着金属项链,只穿了牛仔短裤的男孩来开门,他大喊着试图盖过音响里放出的快节奏鼓点,“你们是谁?”

艾瑞克的视线越过低吼“你又是谁”的瑞雯和男孩的肩膀,看到房间角落里,坐在被茶色窗帘剪切成线状的阳光里仰头抽烟的查尔斯。有一瞬间,他甚至没有认出那是当年那个查尔斯,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小男孩。这个十六岁男孩身穿破旧的白色短袖,胸膛上浓厚的颜料似乎浸透了几乎透明的棉布染在了男孩的皮肤上。屋子里的味道是彻夜狂欢和慵懒周末的味道,酒精、油炸食品和性的味道。

“嘿,你要进来吗?”赤膊的男孩声音柔软,像沙哑的女中音。

艾瑞克走进房间,卡兹在他身后关上了门。一个紧闭的几乎没有阳光的摇滚监狱重现人间。

瑞雯拔掉了音响插头,艾瑞克的耳朵在轰鸣之后恢复天堂般的白色寂静。查尔斯整张脸皱在一起,瑞雯不解恨地又踢了他一脚,他嘴里的烟抖动着把烟灰洒到他衣服上。

“太无聊了。我走了,查理。今晚桥吧见?”卡兹穿上上衣,隔着半个房间问他。

查尔斯对他做了个OK的手势,对方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艾瑞克从敞开的房门看他走向楼梯,男孩下楼时抬头打量他,目光像是吃饱的猫在欣赏鲜鱼,他在即将走出艾瑞克视线时朝他飞吻。艾瑞克直到听到大门关上才回过头。

瑞雯怀疑地看着床单,似乎在判断那里到底可不可以坐。

查尔斯把空的披萨盒合上推给她,瑞雯警惕地在查尔斯对面坐好。

“抱歉,没有多余的盒子给你了,艾瑞克。”查尔斯越过半个房间对他说,“顺便,好久不见啊,伙计。”他沙哑的声音里并没多少重逢的欣喜。

艾瑞克手抄裤兜站在原地,在宽敞的卧室里左右打量,视线扫过地上胡乱扔着的乐谱,音响旁贴着骷髅和红唇的吉他以及一旁的笔记本电脑。烟头塞满了屁股形状的烟灰缸,灰白色的烟灰从屁股里溢出堆在深色实木桌面上。

“瑞雯,你为什么不陪麦克斯去公园转转,他还是第一次来这儿。”

查尔斯把烟屁股按在地板上,另一只手又去摸烟盒。

瑞文走后,艾瑞克走到她刚才坐的地方,穿着皮鞋的脚踢开瘪下去的外卖盒,弯腰坐在了地板上。查尔斯递给他一根烟,艾瑞克捏走他已点燃的打火机。两个人对着默默抽掉一整支烟,接着又一整支。16岁少年似乎打定主意,如果这个阔别六年联系甚少且算不上朋友的男人不打算说话,他就沉默到底。

“如果他身上开始有针孔,就甩了他。”这是艾瑞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尼古丁像砂纸一样刮擦男人的声音,让它几乎和男孩一样沙哑。

查尔斯从鼻子里呼出白色烟雾,丝丝缕缕像是灵魂从体窍内溢出。他背贴墙面伸直双腿,睡裤裤脚搭在脚腕上,露出赤裸的双脚。

“我们从来没在一起过。”查尔斯说,把烟头按在方才的烟头旁,小心地将几具尸体排列整齐。

艾瑞克点头,缓慢的吸裹还剩半截的香烟。查尔斯双手在腿上交握,看着男人细长地手指夹着粗短的白色香烟,吸烟时内凹的双颊让他强硬的脸部轮廓变得脆弱。白色的雾丝从男人鼻间和口中溢出,他向前将烟灰弹在查尔斯那堆烟屁股上,认真地说:“我认识了个家伙,麦克斯·莱温斯基,英国的警探。”

“英国的警探?”查尔斯挑眉,“Good for you..”

艾瑞克又点头,皱着眉将烟又放回嘴里,他的话因为双唇夹烟而有些模糊:“他到新泽西出差,利用剩下的时间去曼哈顿玩。我们是在一家服装店遇见了对方……你能想象吗?”他皱眉将烟从唇间拿走,丝状的烟雾随着他震动的喉结溢出,“一家直到不能再直的西装店,我一辈子可能就去那么一次。”

查尔斯微笑,仅仅是因为礼貌。艾瑞克默默地将剩下的烟抽完,查尔斯就那样微笑着看他抽完整根烟。

“下周一,麦克斯就要用光所有的假期。”艾瑞克起身抓走查尔斯另一侧的烟盒,点燃了另一只烟,他用力地吸裹,仿佛只要他这样做,神迹或者命运的暗示就会从烟嘴里显现出来。他将尼古丁吞下,屏息,让那些可怕又美妙的魔鬼沉浸在肺里,换取短暂的类似性爱高潮的放松。

“你打算和他去英国。”查尔斯帮他把那句话说出口。

艾瑞克的眼神像匕首,刺在查尔斯脸上又消失不见,“我们还在考虑。”

“你们还在考虑。”查尔斯重复,“所以你我的处境差不了多少。”

“我比你强太多了。”艾瑞克说,将烟按灭在那些烟头上。

“你是指你现在还是你的青春期?”

艾瑞克保持着身体前伸的姿势,抬眼瞪查尔斯。后者挑衅般看着他。

新来的烟头用力碾压在那些凉透的烟头上,将紧凑的队形挤散,蹭着烟灰按在地板上。用力的人将手拿走,那枚烟头半身委地,半身僵硬地倾斜指向天花板。

“所以,你的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查尔斯的声音像粘液一样滑。

艾瑞克站起来,抻平自己的衣服。查尔斯立刻也站起来,艾瑞克用力把他按在了地上。

“听着,小子。”他跪在查尔斯身上,嘴贴在查尔斯里侧的耳朵上。出于劣势的人用力向上挺胸,想将人推开,但男人用力按住了他。

查尔斯的耳朵因为男人嘶嘶的声音发痒,他熟悉的烟味和湿热的气息喷在脖颈上,像高温下的毒蛇。

艾瑞克说:“我就是抽烟喝酒吸毒滥交做皮肉生意都和你没关系。我和你不一样,你个软娘炮。”

怒火让查尔斯发疯般挣扎,艾瑞克偏过了脸,查尔斯的拳头隐隐发痛。

“会打人了?需要我说恭喜吗?这对你应该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吧。”男人一侧嘴角肿了起来,他的声音低沉又阴险,像极了黑暗里的恶魔。

“你觉得我像个不知道在做什么的蠢货么?”查尔斯反手撑地,愤怒地说,“我不需要向你解释我的兴趣品味和爱好,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任何事!”

查尔斯眼神里的某种东西刺痛了他,艾瑞克等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知道。”

查尔斯坐直身体,条件反射去够烟盒。艾瑞克一脚踢开了那个白色包装盒。他蹲在男孩身边,看对方在盛怒之下气喘吁吁,“我知道。”

“去你妈的‘我知道’。”

艾瑞克勾起嘴角,沙哑的声音终于不那么沉重,“我知道。”

查尔斯像是既想要杀了他又想要拥抱他。

“我知道。”艾瑞克把半空的烟盒捏瘪,喃喃地说,“你不知道我多希望当时有人和我说这句话。”

查尔斯晃着身体蹭到墙边,和艾瑞克对视了会儿,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呼吸慢慢放缓,他问:“他们怎么说你?”

艾瑞克屈膝下蹲,拄着地板坐下,表情像是在回忆,又像只是在酝酿情绪。终于,他开口:“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的头儿在我的储物柜里塞裸女照片,下面写着‘用心点,伙计。看这里才对!’。还有一群人在我出现在更衣室时立刻逃走,还有堵住我想比较下直男和弯男谁更有力量的。”

查尔斯惯常夹烟的手指抖动着,“现在比你那时好很多了。我收到过校友的情书和告白,但假的太多让我分不出谁是真的,谁是故意耍人玩的。”

“我那时可以一人对三人。”艾瑞克不敢相信地说,“只可惜他们多数情况下都比三要多。”

“最后呢?”

艾瑞克握住烟盒的手松了松,他的眼神从远处落回查尔斯身上,“我睡了他们的头儿,双方心甘情愿的。我不是暴力崇拜者。”

“这就结束了?”

艾瑞克低头看手里的烟盒,“我拍了他们的照片,躺在床上张着腿的照片。”他皱眉,“你不知道我那时有多疯狂。”

查尔斯突然微笑,“我想我知道。”

“不,你不会知道的。”男人摇头。

“不……我知道。”

午后,那条线状阳光慢慢向回撤退。他们的视线在撤退的阳光边缘交汇,过去的苦涩和现在的疯狂交织,在光明与昏暗中传递着什么。

“我不会说这是失败者的做法,但我不为自己做过的那些事骄傲。你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艾瑞克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感到羞愧。劝导是他最不擅长也最不屑去做的事。

查尔斯的微笑还留在脸上,“我也不以自己的黑眼圈为傲,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瑞雯只抱怨了你糟糕的男友品味。”

“剩下的事她不需要知道。你懂的,现在没人会明目张胆的反同,我只是需要时间适应。”他的声音疲惫又坚定。

艾瑞克捏住他的肩膀,“记住我永远在你身边。”

查尔斯握住他的手腕,“我也是。说不准我很快就会离开那个酒吧,那里的人越来越不符合我的口味了。”

艾瑞克对他露出微笑,“也或者,我会在英国给你打越洋电话问候你的校园生活。”

“Skype听起来更经济适用些。”

“Facetime听起来更方便。”

“那Facetime,就这样定了。”

他们像兄弟般用力握住彼此的手。

 
评论(15)
热度(71)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