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ECE无差】Every Dog Has His Cat 06 终章

06  爱情就是连节育手术也挡不住的存在

 

查尔斯趴在客厅新换的灰色毛毯上啃着新得到的狗咬棒,棕色的毛尾巴在毛毯上刷来刷去。突然,他转过头。餐厅桌下的艾瑞克正在舔爪子。

可卡犬警惕地打量着远处的猫,叼着狗咬棒的嘴时不时动下,发出啧啧声。被盯的美短猫继续专心地舔着爪子,仿佛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一分钟后,可卡犬继续快乐地啃起了狗咬棒,仿佛刚才被监视的感觉不过是幻觉。但其实,这只是聪明的可卡犬从艾玛最近喜欢的黑帮电影里学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本领,他咬着嚼着哼哼着,就在敌人以为他真的没发现的时候——

可卡犬转头的速度向闪电一样快!餐桌下的猫躲闪不及被那道闪电击个正着,漂亮的圆眼睛变成慌乱的大圆眼睛,柔顺的背毛都炸了起来。

“你偷窥我!”查尔斯跳了起来。

“胡说!”艾瑞克不自觉地向后缩。

“你想干嘛?”

“我才没有偷窥你!”美短猫跑向通往艾玛卧室的走廊,准备形势不对就钻进艾玛卧室避难。

查尔斯皱眉,“明明有,你是变态。”

变态是个很严重的词!艾瑞克气愤地扶墙站起来,“我只是替艾玛盯着你,免得你又把柜子里的鞋叼进窝,或者随地嘘嘘。”

“随地嘘嘘?小狗才随地嘘嘘!”查尔斯呲牙,“我已经是大狗了。”

艾瑞克嘲笑他,“大狗才不会想一天就吃光狗咬棒,艾玛没有给你买新的,你吃完就没了。”

“有新的,我在购物袋里闻到了!我是病号,病号是有补品的!”查尔斯故意缓慢地挪动身体,一副重伤员姿态。

见风使舵的美短猫立刻说:“我是在替艾玛看你有没有把伤口咬坏,或者乱跑乱跳把伤口撕裂。”

查尔斯用水润的狗狗眼望着他,“真的吗?你关心我?”

“当然,你是我的狗嘛。”美短猫突然被羞涩感击中,软绵绵站在地上,用前爪划着地面。因为姿势的关系,他没发现慢慢逼近的可卡犬,只是自顾自地以混杂了喜爱和嫌弃的声音说着“我很关心你啊你那么笨万一把自己弄死了怎么办狗真的好蠢啊”,直到查尔斯向前一步把他扑倒在地,并在挣扎中被可卡犬叼住了耳朵。

“胡说,你这个叛徒,把我骗出去被母狗骚扰,被艾玛送去给猎狗狂魔折磨,我已经是不完整的了!你还我青春还我激情还我爱情!还我还我还我!”

上半身被可卡犬的前爪牢牢压在地上,美短猫在可卡犬的吼叫中凄惨地喊:“我出门你跟着做什么!谁让你跟着我的!”

“你一边往外跑一边尖叫‘艾玛是蠢货,我不要和蠢货过日子’,你万一不回来了怎么办!我不要单独和一条蠢货人住在一起!”查尔斯发出可怜的呜咽声,“艾玛欺负我怎么办!”

“人论‘只’,不论‘条’。”艾瑞克有气无力地说。

“我不要单独和一只蠢货人住在一起。”查尔斯含着艾瑞克的耳朵含糊地说,“不管怎样,都是你害了我。我恨死你了。“他埋怨地咬着猫耳朵,尾巴在身后缓慢摆动。

“我不认识那条蠢贵妇,她一定是汉克派来考验你的。”艾瑞克认命般侧着头,感觉自己的耳朵被狗口水弄的湿漉漉的。

“汉克才不会那么做。”

查尔斯肯定的语气刺伤了美短猫,上一秒还觉得湿耳朵也不错的猫奋力挣扎,“一定是他干的!他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我见到他和隔壁的哈士奇罗根咬耳朵,他们一定想欺负你好报复我!可恶的狗!“

猫身上的可卡犬被激动的猫搞得趴姿不稳。美短猫尖叫着“和罗根势不两立”,愤怒挥舞地秃爪子不小心扫过可卡犬下腹的伤口。

查尔斯哀嚎一声,“你弄疼我了!不许动!”

艾瑞克的头在狗爪和瓷砖之间卡着,漂亮的猫脸被挤成奇怪的形状,“晃开窝!”

查尔斯慢慢躺在地上,“完蛋了,我要死了。肚子好痛。”

“坚持住,我会找罗根报仇的!”艾瑞克在狗爪和瓷砖间发誓,睁不开的眼睛透出充满信念的光芒。

“不是罗根,是你干的。笨猫!”查尔斯像以往艾瑞克打他那样打着对方的头,心灵和肉体上的疼痛让他忘记了一条狗像猫一样动作有多奇怪。他凭习惯做着他最舒服的姿势,并伤心地哭喊着:“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他们嘲笑,我再也不要学你叫学你卷尾巴跳沙发舔爪子了!蠢透了,我学会了你也不爱我,还和艾玛一起嘲笑我!我不爱你们,我要出去流浪,我要探索新世界!”

从某种意义上,查尔斯还真是个好学生。他把艾瑞克教他的东西学了个十成十,还无师自通地吼出了艾瑞克每天在心里吼叫一万遍的宣言——

“我要抛弃你们,我要去征服新世界!”

那一刻,艾瑞克透过了猫猫狗狗的俗世肉体,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样的灵魂。他在查尔斯连续的重拳攻击下躲闪着,趁着对方不注意地时候将他的挥舞着的爪子扑在身下,快乐地摆了摆尾巴——就像查尔斯每天常干的那样。

查尔斯侧躺在地上,愤怒地要求对方放开自己。他沉浸在痛苦的漩涡里自暴自弃着,直到鼻子有了湿热柔软的触感才停下来。

可卡犬慌乱地看着美短猫又舔了自己一下。

“电视里说要闭眼睛。”美短猫要求道。

可卡犬羞耻地挪动着身体,扬了扬头说:“可我的嘴巴在这里。”

美短猫恼羞成怒,一把按住动来动去的狗狗,“不许动了!把眼睛闭紧!不然我就不舔了!”

查尔斯飞快地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平。

艾瑞克反倒害羞起来,蹲在对方身旁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下嘴。查尔斯开始不耐烦地摇晃,“你在干吗?你又不爱我了吗?我好受伤啊,我要死了。”

美短猫一眼看穿可卡犬的诡计,但还是急匆匆地舔了舔对方的嘴巴。

艾玛居然还给查尔斯买的奶味狗咬棒……艾瑞克迅速把新发现存入嘲笑查尔斯话题库。

被蒙在鼓里的可卡犬沉浸在美梦成真的喜悦里,他的尾巴大力扫刷着地面,用狗狗眼挤出真诚又苦恼的表情。“其实我的伤口又痛又痒,我自己舔不到好难受。”

“查尔斯。”艾瑞克威胁道。

“真的好痛啊,艾瑞克。我还不到一岁呢,好难受。”

“你的个头比我还要大一圈呢。”

“就是痛嘛。你不爱我了吗?难过,伤心,我要死了!”

美短猫沉默了。

五分钟后,艾玛站在走廊里尖叫,“艾瑞克!查尔斯!你们在干吗!!!”

被叫到的美短猫吓得高高跳起,“我没有在舔他!”

可卡犬飞快地站起来,“他有!他有!”

恼羞成怒的美短猫给了可卡犬一拳,却被后者扑倒在地,被迫接受亲昵的舔咬。他摇晃着脑袋,试图把耳朵从对方嘴里拯救出来,“你就不能放过我的耳朵!”

“唔,”可卡犬含着耳朵思考一秒,坚决地说:“不能。不过你也可以咬我的,口感真的很好。”

艾玛一边用拖布杆分开她纠缠在一起的宠物,一边拨打宠物医院的电话,“我家狗做完手术后更兴奋了,而且我家猫也有点不对劲。”

她看着隔着拖布杆舔舔咬咬的猫狗,苦恼地说:“见过做完手术还会咬来咬去的宠物吗?我这儿有一对,你要看看吗?”

“我们要被送去医院了!”艾瑞克后撤一步。

“你怕吗?”查尔斯紧张地说。

“不怕。”

“真的?”

“当然了,笨蛋!”

“为什么?”

“因为绝育手术挡不住爱情……这种废话一定要说出来吗!”

“嘤,好感动。”

美短猫伸出前爪把凑近的可卡犬推远,“感动就感动,不要动手动脚。”

“那换你动手动脚好了。”可卡犬害羞地说。

“关键时刻,你就不能矜持点嘛笨狗!再这样我们要被送去医院了!”

“那你趴在我身上干吗?”

“我这是友好的表现。”

“艾玛拎着宠物箱过来了,好可怕!”

“查尔斯,还记得猎狗狂魔计划B吗?”

“你真的想?”

那一晚,吉诺莎小区E栋18层A户主人家的宠物死死躲在沙发底下,任美丽的主人怎样威胁都不肯露面。这对日后在吉诺莎小区宠物界赫赫有名的情侣就这样度过了他们确认交往的第一晚,第二晚,以及沙发被移走前的第三天早上。好在,他们的主人被二者“敌退我进,敌来我钻”的高深战略折服(艾瑞克语),自愿放弃了送他们去宠物医院的邪恶计划(还是艾瑞克语),不过后来被抱去做宠物心理检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身体检查也好,心理检查也罢,查尔斯一边蹭着恋人的头一边想,能一直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

毕竟,爱情什么都不怕。

 

 

 

-END-

 

P.S. 有没有注意啊,骑着小绵羊和艾玛叫板广告创意的先生,以及以爱人为主题设计紫色性感内衣的时尚品牌X的设计师,没人觉得眼熟嘛?一点都不明显嘛?不明显番外就不写了(捂脸)。

 
评论(28)
热度(67)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