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五次Charles想自己解决问题,一次他开口寻求帮助

太棒了!想起我苦逼的追沙发之旅就心酸不已。索性随缘我是板凳,满足了

霏离:

送给CaptainE  @黑发的痴迷症发病阵地 的生贺。虽然晚了两天,但黑发萌萌哒,感谢写了那么多好文给我看。我的第一篇生贺,别嫌弃啊!%>_<%




DOFP后Erik试图弥补自己的错误,但Charles对此不置可否。




1.


Charles调整了一下轮椅的角度,努力伸长手臂试图够到书架的第五排,他试了三次。“啪嗒”一声,一本放在最底排的书被轮椅碰了下来。Charles放下手,低头看了看这本掉在地上的书,他重新调整了一下轮椅,然后弯腰把它捡了起来。也许,今晚看这本也不错。


学校在上个月正式重新开始了运作,Charles对此心怀感激,对那些愿意跟随他,坚信他的信念并为此付出自己的人,他心怀感激。Hank认为他不必如此,他们聚集起来是因为他们无处可去,Charles为他们创造了一个能让他们感觉安全的地方,对此应该是他们心怀感激。这并不容易,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政府没有再迫害变种人,可普通人对他们的恐惧早已深入骨髓。时间不能磨灭两者之间的鸿沟,Charles需要的是桥梁和平台。


“你还要站在那里多久?”Charles将书放在自己的腿上,转过了轮椅,面对书房的门,Erik站在那里。


“你的门开着。”Erik往前走了一小步,踏进了房间。


“我的门一直开着。”Charles推动轮椅,往书桌的方向移动。


一阵沉默散发了开来,Charles把书放在桌子上,抬头看着还站在门口的Erik。“所以,这次是从哪里?”


“西侧的地下室,那里的防护铁门脆弱的连老鼠都能踢开。”Erik耸了耸肩回答道。


“明天我让Alex去加固一下。以及,你知道你可以走大门的,所有人都知道你的不定时来访,Erik。”


被建议的人似乎不太准备接受意见。“你只说过希望我不要再走窗,Charles。”Erik转身关上了书房的门,“看起来这一个月你们进展的不错。”


Charles看着Erik开始随意的在书房里走动,他叹了一口气,“你想要什么?”


Erik停在了沙发前,他看着棋盘,没有回头。“你觉得呢?”


“我从不记得你是一个喜欢绕圈子的人,Erik。半年了,时不时的跑到我这里来,这似乎不应该存在于你的计划里。”


“那什么是我的计划?”Erik移动了一个兵。


“我不知道,我从不知道。”Charles没有去看Erik的动作,他伸手拿起了书桌上的水壶。


“我没有带头盔,知道这个对你来说易如反掌。”Erik转过了身,直视着Charles。


这句话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水壶里的水平稳的倾泻到了杯子里。一会儿后,水平面完美的停在了离杯口还有三公分的地方。Charles放下水壶,将杯子往外推了一下。


“抱歉我这儿没有酒。以及,感谢你来看我这个老朋友。天色已经晚了,你的房间还在原来的地方,如果想走的话也请走大门。晚安,Erik。”Charles拿起书桌上的书,再次放到了腿上,他控制轮椅往后撤了撤,然后转了个方向绕过书桌,滑向了门。


“Charles。”


轮椅停了下来,脚步声慢慢靠近,Charles转头看着走过来的Erik。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看到他如此平静如此从容是什么时候了。Erik走到了Charles的轮椅旁,他弯下腰轻巧的拿走了放在Charles腿上的书,然后重新放上了一本。第五排的那本。


“晚安,Charles。”


 


2.


Charles没有想过事情会失去控制。他找到了一个变种人,十岁,优秀的共感通感能力。他明显被自己的能力吓坏了,他的父母也是。十岁的孩子无法理解为什么他疼的时候,在他周围的人也会感觉疼。又或者为什么别人感到伤心的时候,他会要落泪。他所有的情绪变化和身体感触都会投射到别人的身上,反之亦然。他没法上学,没法出去玩,他甚至没法待在任何人周围十米内的地方。恐惧在他的心中滋生,然后是孤独、憎恨、无助。


当Charles试图用自己的能力安抚他的时候,事情失去了控制,他没有想到这个男孩的能力在通感方面会远比自己的强。他被拉了进去,他甚至都没有逃跑的机会,行动的不便让他没法在第一时间和这个孩子拉开距离。也没有人能帮他,孩子的父母坚持不踏入他所在木屋的五十米范围内。Charles调整着呼吸,努力与这股力量对抗,同时他不能完全放手,他不能把这个孩子永远留在黑暗里。他的眼睛睁着,但他看不见任何东西,他的安抚如同一枚掉入深渊的硬币,等待回声的时间遥遥无期。


终于,在Charles无数次抛出感应之后,一个微弱的小心翼翼的思想碰触了上来。可还没等Charles抓住,它又被吞噬了。黑暗顺延着这个触感攀附了上来,开始疯狂的吞噬原本他尽全力创造出来的安全空间。Charles必须立即做出决定,放手还是继续。前者不知道后果,而后者显而易见,他将受到严重的精神伤害。Charles没有犹豫,但还没等他迎向黑暗,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屋外的风吹开了窗子,盖上了Charles的脸,他眼前的一切又清晰了起来。然后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扶了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摔倒的。那个男孩侧躺在地上,看起来昏了过去,他的头上戴着一个头盔。


Charles刚刚在轮椅上坐稳就想移动轮椅去查看男孩的情况,但轮椅没有移动分毫。


“别动,Charles。你需要先关心一下你自己。”Erik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峻,但这听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命令。


“请放开我的轮椅,Erik,我很好。”Charles的脑子里嗡嗡的,但他忽略了。


Erik几乎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他松开了扶着Charles的手臂,转身去查看那个男孩。


“你不该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别告诉我你判断失误了,Charles,这个谎话没人会相信。”Erik蹲了下来,摸了摸男孩的脉搏。


Charles的轮椅仍然丝毫都不动摇,他不再去试。“我是个人,Erik,是人就会判断失误。我没想到他的能力能将感情放大到这样的地步,他才10岁。”


Erik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抬起头直视着Charles,前者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多吓人,而后者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多糟糕。Charles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错开了眼神。


“所以,你让Hank在离木屋那么远的地方等,是怕有狼来么?”


Charles没有回答,他深吸一口气,将目光重新聚集到男孩身上。“他没事吧?你这样粗暴的截断了我和他之间的联系,会伤到他的。”


Erik没有再纠缠上一个问题,他抱起了男孩向门口走去。“我不这样做伤到的会是你们两个。以及,不用谢,Charles。”


Erik走出了门,Charles看着他的背影,终究没有开口问他为什么会来。




3.


Charles放下了笔,准确的说他不得不放下它。他的脊椎从一个小时前就开始不断的向他抗议,而现在抗议蔓延到了他能感受到的每一根骨头上,他的手抖的完全握不住笔。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这只是一阵暂时的爆发。止疼药就在书桌的左边抽屉里,Hank总会准备好这些,但自从半年前他发现止疼药永远不会少时,Hank无奈的提醒Charles适当的药物是可控的,对他有好处。可Charles坚持不再用它,也不再用酒精,渐渐的Hank也不会再强求。Charles的手紧紧的攀附着桌子的边沿,他没法动,即使是细微的移动也会让他觉得痛不欲生。他也没想过寻求帮助,他不希望那些孩子们担心他,对他们来说自己是支柱,Charles不希望给他们增加任何不安全感。


一声轻微的响动,Charles没有精力去顾及它,然后一个影子快速移动到了他的身边。Charles剩余的力气只够他微微侧过头,他开始后悔自己不喜欢关门的习惯了。


Erik站在书桌旁,在他意识到Charles正在经历什么的时候,他只花了一秒钟就从门口走到了这里。但之后的十秒里,他什么都没有做,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只能看着Charles努力放轻自己的每一下呼吸,咬紧每一颗牙齿来阻挡呻吟的溢出,试图通过用力攀附在桌边的手来减轻疼痛。Erik什么都没法做,除了看着。他甚至不敢碰Charles,他看上去那么脆弱又那么坚强。Erik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怕碰触会让Charles更加痛苦,还是怕Charles根本不需要他的碰触。


Erik设想过很多次,当他必须面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时他需要做什么。这还是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他永远没法为此付出代价。


令人感到窒息的沉默被一阵意外的笑声打断了,Charles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他脸带笑意。“别这样看着我,Erik,别这样。虽然你干了这个,”他用手缓慢的在腿上抚摸,“但这是十年前了,现在的疼痛与你无关,过会儿就会好了。”


Erik憎恨他这样!无数次,他憎恨他这样。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Charles永远都是这样。Erik蹲了下来,他伸手拉过了Charles还用力抓在桌子边的手。后者有些意外,但他几乎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Ben睡着了,”Erik手中的手冰凉而湿滑,但他牢牢的握着。“今天他已经可以连续保持两个小时的通感控制了,虽然他还是无法屏蔽比较激烈的情感波动,但这已经是一大进步了。”


Charles的表情在一瞬间变的非常柔和,紧接着他皱紧了眉头,试图快速而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但Erik早有准备,他没有让他得逞。然后Erik手中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他能看到Charles的另一只手是如何用力的紧紧抓住自己已经毫无知觉的腿的,但他手中的手仅仅是颤抖而已。Erik憎恨他这样。他伸出另一只手,覆盖到Charles的腿上,然后他用了些力气将Charles那只正在伤害自己的手拉了过来。


Charles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他默默的看着Erik的动作。他紧咬的牙齿仍然让他很难说出话,他的呼吸仍旧轻而短促,他的手不得不抓紧他唯一能抓紧的东西。但他没有再挣扎。




4.


Erik皱着眉头移开了第二个躺在地板上,不知道已经阵亡了多久的吊灯。这里很大,但新的变种人不断在加入,他们需要更大的空间。这间地下室起码二十年没人进来了,清理完毕后估计能作为一间教学实验室。Erik之前从来没想过他会花时间干这些,这些与他的计划,或者说理想相去甚远。但他来了,一如既往的,他总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半小时后,Erik回到了主宅,Hank从厨房里出来,看到了他。他点点头,然后咬着甜甜圈走了,好像Erik出现在这里天经地义一样。Erik走上了楼梯,迎面跑下来一个女孩,在看到他后“嗖”的一下就把自己的身体收缩成一条,然后从楼梯的栏杆里钻了出去,跳到了一楼。“我保证明天会把那篇小论文交给教授的,Mr. Lehnsherr,我很抱歉。”


Erik摇了摇头,他真不明白Charles为什么要把那么多精力用在这帮顽劣的小屁孩身上,但他没发现自己脸上挂着笑。他上到二楼,书房的门关着,这一般表示Charles不在这里。Erik皱了下眉头,掉转了方向重新踏上楼梯,。


Charles遇到了一些困难,对于一个必须靠轮椅才能移动的人来说,他的生活已经可以算是非常方便了。Hank对此功不可没,但时不时的,Charles仍然会被一些非常基础的问题难倒。比如现在,浴室的淋浴坏了,而他没法自己移动到浴缸里。Charles已经习惯于这种不大不小的麻烦了,他滑出了浴室,看起来他必须忍到明天了。Charles刚回到房里,就听见一阵敲门声,这个时间似乎有点儿晚了。但他还是移动过去,打开了门。


“Erik?”他是真的很惊讶,自从上次他出现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有什么事么?”


“你好,Charles。介意我进去么?”Erik没有回答问题。


Charles往后撤了撤,“不,请进吧。”


Erik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踏入这里了,房间似乎没有怎么变化,但细节却处处表明着Charles是个行动不便的人,Erik收回了打量的目光。


“你什么时候来的?”Charles将轮椅停在了沙发前,示意Erik可以坐下来说,如果他想谈谈的话。


“今天上午,我刚进学校就被Hank拉去清理地下室了,他计划把它变成实验室。”Erik


走到茶几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他没有听到Charles的回答,Erik知道他在思考,而他在等待他问。


可他没有问,“看起来Hank的规划非常有序,那里很久没有用了,谢谢你,Erik。”Charles说的非常真诚,但这不是Erik想要的。“我想,你也很累了,我的朋友。老样子,你的房间没有动过……”


Charles没能继续,因为Erik走了过来。他靠的非常非常的近,近到Charles必须仰起头才能看到他。


“我打扰你了?”Erik俯下身子,继续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Charles不自在的向后靠了靠,他都没有试着移动轮椅,肯定动不了。“某种程度上,是的,Erik。我正准备休息。”


“可你还没洗澡。”Erik的头偏了偏,表示Charles换洗的干净衣服还放在床上。


对于这种几乎可以算是无理的对话,Charles觉得有些好笑。“Erik,”他的声音有些轻,“你想要什么?我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对么?否则你绝不会一次次的回来。”


“回来!”Erik直视着Charles的眼睛,岁月也许会腐蚀他的骨血,但绝不会让这双眼睛失去任何光芒。“Charles,我只是,回来而已。”


Erik没有等待回答,他直了身子,转身走向了浴室。五分钟后,他重新回到房间里,Charles没有移动过。


“花洒用了太久,水里的杂质把它堵住了,我已经清理了。”他走到房门口,“晚安,Charles。明天是东侧的地下室,它挺适合做战斗训练室的。”Erik打开门,走了出去。




5.


Erik踏在石板路上,天气很不错,他心情也很好,法国之行异常的顺利。这次他又离开了半个月,虽然他不肯承认,但Erik知道自己想念这里。他挥了挥手,大门打开了,穿过草坪的时候,他看到几个孩子在试图用各种的能力将球扔进对手的球框里。可Erik的好心情只保持到半个小时后。当他在去Charles书房的路上看到Hank的时候,后者忧心忡忡的表情让他严肃了起来。


“哦,Erik,你总算回来了。”Hank看到他后明显松了一口气。


“出了什么事?”Erik问道。


Hank有些踌躇,似乎在犹豫是否应该告诉Erik。但最终顾虑占了上峰,他开口了:“是Charles,我都不记得他多久没有休息了。最近确实有点儿忙,但我上次看他吃饭还是两天前,别说睡觉了。”Hank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他有多固执的。”


Charles低头看着眼前这堆数字,虽然他对运营一所特殊学校有所准备也有经验,但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大以及关注度的提升,需要他处理的事情还是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他还有两篇演讲稿,一篇采访以及一份规划书需要准备,但他现在被一堆数字淹没了。Charles揉了揉鼻梁,希望能让这些数字变的听话些。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Charles头都没抬,“我会休息的,Hank,十分钟前我已经答应你了。我饿的时候会下楼的。”


“我想你不需要下楼。”


Charles猛的抬起了头,速度快的让他感到有些晕眩。Erik快速走了过去,将手里的盘子放下,转过了Charles的轮椅,双手贴上了他的脸颊。


“你还好么,Charles?”Erik的语气显得有些焦躁。


“我没事,Erik,不用大惊小怪的。”Charles摇了摇头,试图挣脱Erik的掌控。“我想我确实需要吃点儿东西了。谢谢你,Erik。”


Erik没有理会Charles的挣扎,他用了一点力气强迫Charles看着他。“你需要的是真正的休息,不只是吃点儿东西而已。”


“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Erik,请放开我。”Charles的语气坚决。


Erik在一瞬间非常的愤怒,Charles甚至都不用主动去触摸,Erik的怒火就那样直接闯入了他的脑子,可那只持续了很短的几秒。然后Erik平静了下来,但他仍旧没有放开自己放在Charles脸颊上的手。Erik的大拇指摩挲着Charles脸颊骨,这让后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然后Charles的目光柔和了下来。他没有再挣脱Erik的触摸,也没有躲避他的视线。他抬起了自己的手,覆盖到Erik带着一路旅途气息的手上。


他安慰的拍了一拍,“我很抱歉,Erik,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Charles的声音不再强硬,“但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们都等着我。”


Erik没有回答,他的目光仔仔细细的略过Charles脸上的每一寸皮肤。长时间的伏案工作让他的皮肤变的有些干燥,黑眼圈可以预见的早就已经出现,缺乏户外的活动让他显得很苍白,他的嘴唇很干。一切都在说明Charles没有照顾好自己。


 “我从不怀疑你知道自己需要什么,Charles。”Erik再次开口,“上一次,你问过我,我需要你这里的什么。”


Charles静静的等着,然后他看到Erik慢慢的向他靠了过来,慢到他可以躲开,但他没有。


“你问错了,Charles,”Erik的呼吸拍打到Charles的皮肤上,他的手温柔的托起了后者的下巴。“你应该问我,除了你之外我还需要什么。”他消灭了他们之间最后的距离。




6.


Charles睁开了眼睛,阳光被阻挡在了厚重的窗帘外,只能通过一些细小的裂缝钻进卧室。房间里很安静,Charles已经不太记得他上一次睡的如此安稳是什么时候了。他撑起身子,准备起床。然后他发现他的轮椅不知道为什么会停在沙发前,这离得有点儿远。Charles叹了一口气,Erik有时候太过无赖了。


被腹诽的人正在厨房,Hank坐在餐桌旁,看着每个进入厨房觅食的人表情的变化。他们无一例外都让人觉得他们看到了一只哥斯拉。Erik没有理会这些目光,他正聚精会神的在煎蛋,好像这是个伟大事业中必须达成的一项任务。Hank拿起牛奶,走出了厨房,他还是去改造地下室吧。


当Erik端着早餐进入Charles卧室的时候,他看到房子的主人正坐在床上,似乎有些生气。


“昨晚睡的不好么?”Erik走到床边,放下了早餐。


“睡的很好,Erik。但我希望下次我睡觉前,可以先经过我的同意,而不是被人用能力强制从书房带到这里来,并且命令我睡觉。”Charles看都没看早餐一眼。


“可你躺上床后五分钟就睡着了。”Erik没有理会这个抱怨,“这说明你确实需要睡觉。”


Charles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他看了眼早餐。“非常贴心,Erik,但请问为什么我的轮椅离床那么远?我记得昨天晚上它就在床边。”


Erik无视了这个问题,“你吃完早餐可以叫我,我就在楼下。”他转身走向房门。


“Erik!”


“你还需要什么么?”他没有回过身。


一阵沉默,“没有了,谢谢你的早餐。”


Erik转过了身,重新回到Charles的床边,蹲下了身子。Charles转过头看着他,沉默继续着,最终Erik挫败的低下了头。


“为什么?”他问道。


“什么为什么?”被提问的人移开了视线。


Erik伸手拉过Charles的手,后者没有挣扎也没有回应。“你为什么从不肯向我寻求帮助,Charles?哪怕一次?”


Charles重新转过头看着Erik,“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从来都是自己解决问题,不过还是感谢你愿意提供帮助。”


一如既往的,Erik痛恨这个,但他没法对此表达哪怕一个字的不满。Erik能拥有的所有感情在这一刻都必须宣泄出来,他试了那么久,努力了那么久,他无法再忍受这场博弈存在于他和Charles之间。


“可你知道你能依靠我,在你需要的时候。”Erik提高了声音,他不明白为什么Charles至今仍不相信他不会再离开。他回来了,那两次之后的每一次,他都回来了。


Charles再次移开了视线,“我知道,Erik,你的能力一直如此优秀,你肯来帮我建设学校我非常的感激……”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Erik的手用了些力气,似乎语言已经无法完全表达他的感受。


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Charles不会再对此开口,他永远无法再次走入Charles的生命,昨天那个吻将是他能得到的所有,而这是他能付出的最惨痛的代价。Erik轻轻拉过了Charles的手,在上面印下自己能做到的最虔诚的吻。如果这是Charles需要的,那也会是他需要的。Erik将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留在了这个吻里,然后他站了起来,轮椅已经移动到了Charles能够到的地方。他是时候离开了。


Erik几乎不敢去看Charles的脸,他害怕一旦他看了他又会伤害他。“法国的事情非常的顺利,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们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支持。下个地方的情况我会写信给Hank的。”Erik知道自己总要松手的,放手,然后离开。他慢慢放松了力气,希望这个时间足够的长,长的足够让他永远记住。


一个细微的触感,Erik顿了一下,心跳有些加快,他害怕这是他的错觉。然后下一秒他已经放松了一半的手被握住了,Erik迅速的回过身。他们的眼神撞在了一起,Erik饥渴的阅读着里面的东西,害怕自己会错过任何一丝光芒。


“我想,”Charles再次转开了视线,但他没有放开Erik的手。“在吃早餐去我需要去一次洗手间。”


Erik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看上去柔和的不像大家熟悉的那个Erik。


他反握住Charles的手,靠近床边弯下腰,“非常乐意效劳。”Erik一只手穿过Charles的腋下,牢牢的贴在他的背上,一只手伸入被子里找到了Charles的腿。接着他直起了身子,Charles稳稳的待在他的臂弯里。Erik低下头,正好迎上Charles的目光,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将Charles轻轻的放在了轮椅上。他细心的调整了后者的位置,让他坐的尽量舒服些。Charles重新握上了Erik的手,打断了他调整垫子的动作。


“我相信你不会再离开了,Erik。”他声音里透出的情感让Erik感觉自己的心仿佛打了一个滚,“我相信你。”


Erik没有再说什么,只在Charles的头发上留下一个吻。然后Erik让轮椅安稳的转了一个圈,推着它向卫生间移动。


他终有一天会让Charles从心里相信,自己需要的从来都只有他。







转载自:霏离
评论(1)
热度(170)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