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EC】Every Dog Has His Cat 02 美短猫万,可卡犬查

点击文末标签可看前文




             02  进入换牙期的可卡犬和洁癖症发作的美短猫




       “阿瑞卡阿瑞卡阿瑞卡…”可卡犬模糊不清的声音传来。


       艾瑞克蹲在客厅窗台上继续眺望远处。他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但他可以拒绝观看查尔斯以任何形式犯傻,既然他可以拒绝‘查尔斯捕捉尾巴大战’(又名‘查尔斯捉捉捉’)和‘查尔斯神圣沐浴式’(又名‘查尔斯洗洗洗’),那么‘查尔斯环游客厅之旅’(又名‘查尔斯飞飞飞‘)也一样。


       “你看窝可以飞,我没说谎,看窝看窝!”可卡犬得意的声音移动着从客厅飘向浴室。


       艾瑞克无比渴望地望着窗外,想象自己是一只老鹰自由地飞翔在没有可卡犬的世界里。


       “查尔斯,放开拖布!”艾玛说。


       “哦不!求你了,再转一圈吧!”可卡犬执拗地叼着拖布条,蹲在瓷砖地上不停摇尾巴。“就再来一圈让艾瑞克看看。”


       时间到了!美短猫从客厅冲向了厨房,他跳上餐椅摆出最庄重的样子。果然,和这半个月来的每一次一样,他的奴隶拖着拖布上的查尔斯向餐厅走来。


       可卡犬咬着拖布条,像平面玩具一样横扫过客厅,嘴里发出可疑的哼哼声。这本来挺好玩的,艾玛想道,但如果你每天都要这样义务性地遛上两三圈就没那么有趣了。她拖着拖布犬走进餐厅,像往常一样准备用狗饼干转移可卡犬的注意力。她的猫咪乖巧地坐在餐桌前。


       “我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你,艾瑞克。真是只温柔可爱的猫咪。”她发自内心地说。


       “你疯了吧,女人?”艾瑞克说。


       “怎么停下来了?”查尔斯摊在地上用力咬着拖布条,发出吧唧吧唧地声音。


       “好的好的,我们开饭了。”被宠物需要让艾玛充满成就感。


       “我要昨天新买的鱼罐头,紫色包装的那个。我的猫砂该换了…还有你的拖布也该换了。”艾瑞克看着查尔斯按住拖布头,在几番努力后终于咬下了一根布条。可卡犬叼着白色布条蹲在瓷砖地面上,短小的尾巴以惊人速度一刻不停地扫刷地面,他抬头望着艾瑞克,大眼睛里充满活力和兴奋。


       “艾瑞克看,我成功了!”


       美短猫盯着可卡犬的尾巴抬起前爪,目光不受控制地跟随尾巴摇晃着。几秒之后,他有点晕了。


       “你不舒服么?难道你的牙也又痒又痛?”查尔斯走到餐椅下面,把拖布条吐出来并朝艾瑞克的方向推了推,“查尔斯荣誉出品,高级止痛拖布条,咬一咬就不痛了。”


       艾瑞克盯着那块扭曲的白色布条,那上面的可卡犬口水泛着晶亮的光泽。美短猫颤抖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艾玛走过来把美味的罐头倒进了他的餐盒里,“艾瑞克甜心,你的永远是最好的。”

艾瑞克甜心在接受抚摸时表示出了过分地柔情,他说:“你能帮我把那块脏布条拿走吗?能么?”


       艾玛开心地亲吻他的额头,“我也爱你,我的甜心。”


       艾瑞克在无尽的悲愤中沉默。


       查尔斯挪动着腿,跟着艾玛朝储物柜旁的食盆走去。他趁艾玛倒狗粮的时候对艾瑞克说:“不要那么固执我的朋友。试一试吧,你的牙会很舒服的。“


       艾瑞克充满敌意地俯视布条,又望了望霸占他奴隶的可卡犬,对犬类的不满情绪几乎要溢出身体,这让他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艾瑞克通常把这叫做愤怒,而在艾玛眼里这玩意叫悲伤(艾瑞克就知道不能让奴隶看太多狗血言情剧)。


       “哦宝贝,我不会不要你的。”艾玛放下装着狗饼干的袋子走过来,感动地把艾瑞克抱在怀里,“你永远是我最爱最爱的宠物。”


       “我是主人不是宠物!给我把脏布条拿开!”艾瑞克在奴隶丰满的胸脯间艰难呼吸着。


       “恩恩,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女人感动地抚摸着他的背毛。


       美短猫努力地挪动身体,终于把脑袋从胸脯牢笼中拯救出来,他越过女人的手臂看到可卡犬攀着储物柜把手,艰难地伸出前爪够着流理台上的饼干袋。

地上的食盒被蹦跳着的可卡犬踩翻,狗粮和水混在一起洒在白色瓷砖地上。美短猫几乎条件反射地蹦上了餐桌,他的头卡在艾玛的胳膊上,上半身被挤在对方怀里,只能用两只后脚扒着桌沿,艰难地保证自己尽可能远离脏乱的地面。


       可卡犬在食物残渣旁奋力地跳着,并用最鼓舞人心地声音喊道:“艾瑞克我的朋友,让我来请你吃神奇止痛饼干!”

艾瑞克在艾玛的制止声中闭上眼睛,觉得可卡犬是除人类之外最笨最天真的生物。就在他代表猫族向可卡犬种族给予怜悯时,艾玛抱着他的上半身向后退了一步,他反映良好地随着后撤一步,准确地踩进半空的餐盒。


       猫罐头湿润的触感从后爪上传来,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猫罐头居然带点软黏的触感。他震惊地扒住艾玛的胳膊,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所以连尖叫都发不出。

同一时间,艾玛放开美短猫,手握无数块厨房用纸冲向狼藉之地。艾瑞克的上半身在上午明媚又柔和的阳光中,在艾玛昂贵的香水气味中,在透明地飘着灰尘的空气中摇晃几下后,被重力邀请着向下跌去。


       当他坐在那块亮晶晶带着狗咬洞和狗口水的拖布条上时,他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几秒之后,伴着查尔斯和艾玛的乱叫声,惊恐、悲愤、慌乱、无助和歇斯底里如烟花般绽放在他不大的脑子里,直等到残渣被清理干净,狗饼干袋也安全放好,查尔斯摇着不知疲倦的小尾巴开始攻击客厅茶几,脚沾罐头渣,臀坐拖布条的艾瑞克终于理清了思路。好吧,就是这样,他想道,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去征服新世界!


       怀揣着野心和勇气的美短猫被艾玛拎起来,按进了澡盆里。

 
评论(11)
热度(51)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