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与你在天地间拥吻 06

       06




       布莱克盯着艾瑞克手上的肉条,头随着艾瑞克的手晃来晃去。




       “我干嘛要把吃的给你?”艾瑞克嘟囔。




       布莱克聚精会神地盯着肉,眼睛闪着光。




       “我是谁?”艾瑞克问,把手抬高使得布莱克不得不退后才能仰望到肉。




       布莱克嗷嗷地嚎起来。艾瑞克心虚地看了眼查尔斯,不甘心地把肉丢给它。狼飞快地叼起食物跑掉了。




       “只吃肉不干活的家伙。”Alpha咬着牙骂道。




       只吃肉不干活的家伙愉快地把肉咬碎吞进肚子,尾巴轻微摆动着。享用完美食,它加入到同类的行列中,在兽栏旁围着查尔斯打转。Omega愉悦地拍了拍它的头,他的伴侣发出制止声。




       布莱克哼唧着趴在兽栏上,alpha粗鲁地将它推了下去。


       ***




       如果没有差错,查尔斯会在发情期后的第九个月产下他们的孩子,而度过发情后的前三个月,让他们的孩子稳定、健康的生长,成为了艾瑞克以及吉诺莎整个部落的责任。艾瑞克就像任何一个即将做父亲的alpha一样,准备在前三个月一直陪伴在查尔斯身旁,保证伴侣和孩子的安全,满足自己强烈地快要爆炸的保护欲。




       于是,他现在瞪着那条黑色的幼狼,再次把手里的肉条甩来甩去,徒劳地希冀这能让跟随肉条摇晃脑袋的狼把头甩断。自杀是一种无害又能解决危险的方式,一条自己死掉的狼总不会被算在他头上。




       他听到查尔斯在他身后撕扯肉条的声音,另外两条狼挤在兽栏旁,紧紧盯着查尔斯的背影。那让alpha非常不满,他把肉丢向那两只狼,发出威胁的声音。布莱克向它的同伴跑去,三条狼撕扯着那块肉,最后由最强壮的灰狼把肉拖向角落。布莱克和另外一匹狼回过头,用被血染红的白色鼻尖和湿漉漉的眼睛讨好地望着艾瑞克。




       “贪婪的畜生。”被盯着的人轻声抱怨着,不甘心地接过查尔斯递来的食物。




       “你要让它们熟悉你,艾瑞克。给他们食物是最简单的方法。”Omega亲昵地在伴侣侧脸留下亲吻,沾着血污地手在对方赤裸的腰背上抚摸,带着点掌控和霸道。




       艾瑞克怀疑地望着爱人,毫不介意身体被蹭脏。在孕期和分娩的过程中,男性omega要比女性遇到更多的挑战,这体现在他们除了要忍受普通的妊娠反应外,还要与体内爆棚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抗衡。从某个层面上讲,艾瑞克不怎么希望查尔斯压抑那部分天性。因为他的查尔斯从来都不只是个美丽温柔的omega,他可以变得霸道、自负、强硬,而那丝毫不会让艾瑞克错愕和反感。更何况,那些有关查尔斯会怎样命令他跪在他面前为他纾解欲望,向他吐露忠诚的场景总能让艾瑞克激动地泛起鸡皮疙瘩。




       “你冷么?”查尔斯的手在艾瑞克的胳膊上揉搓着,询问中带着点命令的口气。




       “不。”艾瑞克立刻回答道。




       “要不了多久树叶就会变黄,部落的集中捕猎也要开始了。”查尔斯的视线从远处转回来,“所有部落的Alpha都会冲进森林追逐猎物,你们会因为一头鹿或者野猪和别人打起来。”




       “我们会的,为了能让部落有足够的过冬食物。”每年秋季的集中捕猎都是艾瑞克最兴奋的时候,鲜血、陷阱和厮杀——他过去习惯用这些排解寂寞,释放精力。他还没有杀过人,但如果这回有人和他们抢猎物,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他的头生子会在这个冬天出生,他们需要充足的食物。




       “还会有人袭击庄稼,偷我们的食物。”




       “罗根可以带着Beta们守在营地,我白天也会。”他双手捧住伴侣的头,亲吻他的额头,“但我会在夜晚回到你身边,以防万一。”




       查尔斯笑着将人推开,他问:“离开我你没办法过夜吗?”




       艾瑞克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不要在这个时候提到Omega脆弱的战斗力,他坦然地点头,毫不害羞地承认自己离不开伴侣。查尔斯满意地挺起胸膛,夏末的蜜色阳光里涂满他赤裸的腰背,他眯起眼睛,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伴侣,嘴角噙着笑。




       他声音有些沙哑地问:“艾瑞克,你会为我带回最好的猎物么?”




       艾瑞克逆光眨着眼睛,阳光盛在眼眸里让眸色泛着白,他认真地说:“我会的。为你,为我们第一个孩子。”




       查尔斯得意的笑容让艾瑞克一时失神。被遗忘了的布莱克挤开同伴跳了起来,它的前爪在栅栏外侧扣紧,身体前倾,用力扯走了Alpha手里的肉。




       “畜生!”艾瑞克抓着剩下的半条肉,对着美餐中的狼骂道。他把剩下的半块肉砸向布莱克,后者呜咽一声把沾了灰的生肉扯进嘴里。




       “你不能这么叫它,艾瑞克。”查尔斯气愤地说。




       艾瑞克气鼓鼓地对爱人道歉,把另外一份食物轻轻递给剩下的那匹灰狼。最早抢到肉的强壮灰狼开始在栅栏边游走,在查尔斯抚摸它时缓慢地摆动尾巴。用过餐的布莱克舔着嘴,在远处瞪着艾瑞克。




       “看,它丝毫不懂得感恩。”艾瑞克指着布莱克,黑狼微微压低身体,对着艾瑞克指向它的手呲牙。艾瑞克抓住机会继续抱怨道:“我觉得我们在瞎忙活,它们不会因为几块肉就感激你的。贪婪的野兽总是想要更多。”




       查尔斯抬头看着爱人思考了会儿,他对着布莱克吹起口哨。另外两头狼也跟着布莱克围到了他身边,他弯腰亲昵地抚了几下布莱克的后颈,扯住它的毛皮,打开兽栏把它拉了出来。另外两头灰狼也想从出口挤出去,查尔斯发出警告的声音并用力推了下强壮的那只,两头狼安静地退后看着兽栏再次关上。




       艾瑞克和布莱克人兽对视,都向对方呲起了牙。




       查尔斯在黑狼臀侧踢了一脚,严厉地喊着它的名字。布莱克向一侧踉跄了几步,哼哼着走回来蹲在查尔斯身旁。它再次瞥了眼艾瑞克,带着点委屈和不甘心。




       艾瑞克气炸了。




       查尔斯在爱人低头寻找石块时淡定地说:“我希望你能带着布莱克去狩猎。”




       艾瑞克茫然地望向查尔斯,心想自己一定是幻听了。Omega又重复了一遍,语气变得强硬和不耐烦。




       “我不会带着它去任何地方。”Alpha向后退了一大步,激动地喊道。




       布莱克跳到查尔斯前面,嚎叫着表示警告。艾瑞克恼怒地命令它闭嘴,换来的是狼更激烈的嚎叫声。




       查尔斯立刻又踢了它一脚,力道比之前轻了很多。狼的嚎叫变成喉咙里的呼噜声,它顺着查尔斯的力道向一侧走开,尾巴僵硬地垂向地面。




       查尔斯向艾瑞克逼近,不容反驳的说:“你会带着它去捕猎。你会教会它怎样正确地扯开猎物的喉咙,并守在原地不让任何人靠近。”他走到爱人身前,用带着干涸血污的手抚摸爱人的胸膛,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又温柔,“而在那之前,我会教会你怎么样驯服它们。”




       他用手揽住艾瑞克的脖颈,看着强壮的Alpha就好像他是他狼群中最不听话的那匹狼。




       “我会把驯服狼的方法示范给你看,通过我怎样驯服你,我的Alpha。”




       有那么一瞬间,艾瑞克对荷尔蒙给查尔斯造成的影响感激不尽。当他低头亲吻查尔斯的手背时,他虔诚地向诸神祈祷,希望这几个月可以过的尽可能的慢。



评论(8)
热度(31)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