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EC】与你同行 (第五天完结)

唉。我想每个迷妹对EC都是偏爱甚至溺爱的。如果这是一篇原创耽美,如果故事中的两个陌生人经历了这些,我绝对希望他们可以就此分开。离婚的时候想的总是彼此的错,思念时又只想着当初的好,后悔是片面的冲动,希望重修旧好是因为对过去16年的不舍得。人都不喜欢否定自己,尤其是16年那么长的自己。可有的时候,你就是要看清,错了就是错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不过着不是什么原创耽美,这是EC——我们深爱的人、感谢沉太赋予他们巨大的勇气可以重来一次,未来未必毫无坎坷,但他们会比上一次小心的多。

爱沉太!爱EC!



沉醉不起:

“该死!”Erik把手里的地图一丢,正好盖在了自己的煎蛋早餐上。Charles皱着眉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他感觉自己脑子里挤满了这间公路快餐店里货车司机们的聊天声,快爆炸了。昨天他们晚上没睡觉而是在公路上轮换着开了一宿,由于那场酒后失态,他们应该没有办法按照Raven的要求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大峡谷公园南端大门口红柳树民俗旅馆。

 

“Charles,我觉得我头要爆了。”Erik拍着脑袋呻吟道。

 

Charles安慰地摸了摸他的手背:“我们再想想办法。”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哪儿?”Charles打开免提,Erik开着休旅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我们可能没时间去了。Raven,实验室需要我,你爹地也必须回公司。”

“天啊!你们难道又多睡了一天?我的天啊!Erik!我佩服你!”Raven欢快地在电话那头叫道。

 

Erik哈哈大笑起来,Charles白了他一眼:“我们只是多歇息了一天。Raven,我和你爹地都还有事,可能会直接去机场而不是去你那个地方。”

 

“不行!你们必须去那儿!”Raven紧张又神秘地说,“我给你们准备的神秘礼物在那里啊!

 

“Raven,别卖关子了,我们真的去不了。什么神秘礼物,能退吗?”Charles担心地问。

 

“我给你的信用卡你上个月刷了4000美金,就是干这事了?”Erik问道。

 

“你给了她一张信用卡?你不打算给我说一声吗?”Charles有些大声地朝Erik喊道,然后对着手机几乎快要咆哮起来,“你上个月在我这里拿了1000美金,然后又刷了你爹地4000美金,Raven,你把钱都花哪儿去了?”

 

“拜托,我要买参加舞会的衣服,还要给合租房买点家具,再说了,现在的重点是你们要去终点领取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Raven气恼地声音传过来。

 

“合租?你什么时候合租了?和谁!和那个Hank吗!”Erik激动之下车子摇晃了下,Charles示意他好好开车,把手机举到他嘴边,Erik吼道:“老子让你一个月花4000美金是考虑到大学社交比较昂贵,你个野丫头要是敢把这个钱,哪怕是一分,花在你那个书呆子男友身上,老子就打断他的腿!

 

“爸比同意我搬出宿舍住的!”Raven辩驳道,“而且Hank没用我的钱,他有自己的奖学金!”

 

“是吗!”Erik咬牙切齿地说,“Raven小姐,你等着我回来查账,只要查到有一笔不正常的开销,我会让他双倍给我吐出来的!”

 

Charles头疼地喊道:“住嘴!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嘴!现在的重点不是Hank好吗!Raven,我让你搬出去住不是和Hank住一起!是你说大学宿舍太吵你没法安静睡觉我才准你搬出去的!现在,告诉我,你给我们准备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鲜花!香槟!还有神秘礼物!我不能告诉你们是什么!但是真的很重要!你们一到那儿就知道了!求求你们,你们一定要去!不然我的钱就打水漂了!”Raven哀求道。

 

“那是我的钱!到底是什么!”Erik咆哮道。

 

“就当你们离婚欠我的!你们必须去哪儿!”Raven尖叫着挂断了电话。

 

Charles和Erik对视几眼。“她大一就搬出去住了,你就没想过她是去和Hank同居?天啊!她才大一!”Erik带着一丝责备的意思对Charles说。

 

“一个月4000美元?说真的Erik,你不觉得你太宠她了吗?而且这种事情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说一声吗?我一个月还要给她1000零用!”Charles拍着自己的脑门难以置信地说。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异口同声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妈的,这丫头趁我们离婚狠狠地捞了一笔,哈哈哈哈哈,是我的女儿,够聪明!”Erik按了几下喇叭欢呼起来。

 

“看来我们以后得加强联系了,不能让这丫头再钻空子了。”Charles补充道。

 

Erik深深地看了Charles一眼。Charles有些不自在地看向窗外。

 

“我会和你加强联系的。”Erik温柔的说,“我有很多话想给你说。”

 

“我们现在是怎样?反过来了吗?”Charles试图让自己笑得很自然,但是实际上他并不善于在Erik面前隐藏自己的情绪,“我们又不是6岁的小女孩还要开茶话会。”

 

“你一定还在生气,我当时说的话太刻薄了。”Erik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你不关心我,我忍不住想说点什么来引起你的注意。”

 

“引起我看你和别人调情的注意吗?”Charles挖苦道,“关于这点你还是成功了的。”

 

“你知道我不是真的要和他们干嘛。我只是想气你,引起你的注意。”Erik无力地辩解道。

 

“我不知道。我看到的事实和你想表达的是两个意思。”Charles毫不示弱地将Erik的台阶踩个粉碎,“婚姻确实很无聊。离婚之后我想了很多,我做错了很多事,我不是说你没错,只是我们俩都有错。”

 

“我错更多。”Erik诚恳地说。

 

“那是你站在一家之主的立场上来说这句话。”Charles摇摇头笑道。

 

“我不应该提离婚。”Erik痛苦地回答。

 

Charles沉默了一会儿,语调艰难地对Erik说:“你真以为只是你一个人想离婚,这婚就离了吗?”

 

Erik心里像给人用冰刀狠狠地捅了一个洞,他后知后觉地打了一个冷战。

 

“所以你那时候要和我分居,真的是为了离婚再做打算?”Erik压抑着自己的怒火问道。

 

“我只是受够了在内疚和猜疑之间来回挣扎。”Charles觉得自己喉头发紧,这才是他所需要的,这才是这段感情回报给自己的,这才是他早就想要说给他听的。“我变得不再像我,你也变得不再像你。我不知道谁前谁后,也不想问谁影响了谁,总之,我们都变了。这段婚姻不再是我们一开始想要得到的那样。”Charles痛苦地摇着头,“我找不到半点解决的办法,我无法再面对你了。”

 

“就好像我们共同努力了16年,结果却和那些白痴预言的一样走到了尽头?”Erik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几岁,眼里满满的都是空洞却又具体的绝望。

 

Charles没有接话,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后来遇见过一个人。”Erik惨淡地笑了一下,“一个就像从我梦里走出来那种人。她什么都很好,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

 

Charles的表情瞬间显得很难过,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

 

“后来有天,我和她去吃饭,吃中餐。”Erik沉重地呼吸着,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闷到了极点,“她点了一份汤圆当甜品。她正要吃的时候,我给她说,吃汤圆要小心不要烫坏了舌头,因为即使外面的面皮冷却了可里面的糖馅还很烫。她夸我很贴心,说很少有人知道到这件事,毕竟汤圆不是流行食物。”

 

“别说了……”Charles难过地开口道。

 

“我当时一点都不开心,我差点哭了起来。因为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你第一次吃汤圆时被烫到了舌头,回到家惨兮兮地在我怀里哭了半天。”Erik红着眼眶说。

 

“我让你别说了……”Charles靠在座椅上用手抱住自己流下了眼泪。

 

“因为那次吃中餐是我家里请客,他们故意难为你,让你吃汤圆,你没吃过,你小心翼翼地对付了他们所有人,像个贵族一样完美,但是你还是被汤圆烫了。可你他妈的还是笑着坚持到了最后,让我能够昂首挺胸地拉着你的手回家。”Erik用手胡乱地擦去脸上的眼泪。

 

“别说了……”Charles闭上眼睛别过头,试图将Erik的话挡在耳朵外面。

 

“你一直令我骄傲,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战利品。除了钱,我没有任何地方能够配得上你。那天我坐在中餐馆里,第一次意识到,也许我再也没有机会再和你吃一顿饭了,再也没有机会看你嘟着嘴吹冷食物的样子。这个世界上,我能找到很多个和我搭调的人,但是我再也找不到Charles Francis Xavier。再也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去背叛家族,再也没有一个人值得我舍去金钱也要和他在一起,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值得我向所有人骄傲的宣布我爱他。”Erik哽咽着说,“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像Charles Francis Xavier那样爱Erik Lehnsherr,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像Erik Lehnsherr那样爱Charles Francis Xavier,再也没有了。”

 

“我们都搞砸了。”Charles看着车窗外起伏的山势悲伤地说,“是我先放手,是你一锤定音。”

 

“可我想重新来过。”Erik恳切地说,“我们必须重新来过。Charles,你舍得吗?我舍不得,该死的,我操,我舍不得。” 

 

“我也舍不得,可是再舍不得,不也过来了吗?”Charles回想过去心潮难平,“你为我牺牲了那么多,Erik。你受的委屈不比我少,我知道,你只是没有像我一样表现出来,我知道,我会一直记得你的好……”

 

“啊!”Erik暴怒地打了一下方向盘,车身再度摇晃了一下,“停止再说这种话!我不要你说这种话!你说这种话的意思就是你不会和我在一起!我改,我发誓我改,我现在不但会关冰箱会冲马桶,我还会吃有机食物会打扫花园会干所有你想让我干但是我却没干的事,我只求你,让我们再来一次。”

 

“也许你的未来没有我会更好。我是认真的,Erik。”Charles坐直了身体,脸上的表情虽然带着茫然却又有着一丝坚定,“我十分确定我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还是那个唠唠叨叨只懂得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而你……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我们是爱人,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你无法想象我是多么的失落……以及自卑。我甚至没有办法和人做爱,我怀疑我自己,有段时间我甚至想要用酒精或者毒品来麻醉我自己,因为我不停地想你,不停地回想过去,我不停地问我自己,是不是帮你关上冰箱门我们就不会离婚?是不是我去你公司上班而不是当教授我们就不会离婚?是不是我主动点多学点性爱姿势我们就不会离婚?实际上,只要是我们,Charles和Erik,我们就会离婚。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两个人,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在那个汤圆烫到我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难而退,但是我年轻我想为爱赌一把。Erik,我不能说我输了,因为你给了我最美的16年,但是,我也不能说我们赢了啊!”Charles揪住胸口心脏位置的衣服,他心疼得厉害,“Erik,不是我不自信,也不是你太自负。我们还要再来一次吗?我们会老,会变得更糟糕,也许是我忘记冲厕所,也许是你变得絮絮叨叨,我没有把握我能做好。”

 

Erik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也没有。可是我还是想试试。你呢?”

 

Charles没有回答,但是他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

 

快餐店里货车司机走了一波又来一波,Charles头疼地按着额角,Erik明显很累的样子,胃口也不是很好。女招待过来给他们加咖啡,Charles虚弱地说了声谢谢。

 

“哦,亲爱的,你看上去可不太好。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女招待是个胖胖的黑人大妈,看上去年纪很大了,走路也有些坡脚,但是她有那种让你觉得她就是你外婆的亲切气场,Erik对这种女性总是肃然起敬。她们必须经历很多事情才能那么自然的关爱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们开了一晚上的车,有点累了。”Erik解释道。

 

“嗯嗯嗯!”女招待摇着食指用鼻音为Erik的解释做了一个否定,“亲爱的,我必须警告你们,疲劳驾驶是车祸第一原因。你们可以在店里坐着打个盹什么的,我不会赶你们走的。”

 

“很感激您的好意。”Charles说,“但是我们必须赶到在明天赶到红柳树旅馆。”

 

女招待用唱歌的声调拉长了笑声,“让我猜猜你们是一对儿?”Erik笑着点了点头,他决定给她留额外多的小费。

 

“你们该不会是去红柳树度蜜月吧?”女招待好奇地问。Charles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不知道如何解释他和Erik的关系。

 

“我们结婚很久了。”Erik的叉子在两人之间来回挥动,Charles低着头笑了笑。

 

“啊,先生,你的丈夫可真是一表人才啊!和你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女招待笑眯眯地看着Charles夸奖道。

 

Erik决定给她留下100美元的小费。

 

Charles害羞地问:“红柳树是蜜月圣地吗?”

 

“蜜月圣地倒不是。不过那些求破镜重圆的情侣们会去那里。”女招待指了指Erik和Charles,“不过你们可用不上。那里风景可美了。”

 

“破镜重圆?什么意思?”Charles追问道。

 

“传说印第安战士和他的新娘在那里分别,新娘等成了老太婆,战士还是没有回来。最后新娘的爱情感动上上天,老天爷把死去的战士复活重新送回她身边,还让两人重获青春。现在那里的土著每年这个时候都要举行祈祷仪式。好多分手的情侣还会在那里举行古老的结合仪式,以求永远不再分离。”女招待语速极快地说。

 

Charles苦笑着问:“请问那个古老结合仪式的费用是5000美元吗?”

 

女招待想了想,“用不着,4500美元。”

 

Erik痛苦地捂住了脸。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付这30万美金的。”Erik从Charles手里抽出那张价格清单,Charles的表情介于摧毁地球和就地长眠之间。

 

“30万美金。Erik,30万美金。”Charles感觉自己正在外太空空气稀薄难以呼吸,“还有Erik,你妈妈把这个账单寄给我爸妈是几个意思?”

 

“我发誓我没告诉过她你在下面这件事!”Erik玩笑道,Charles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记肘击。

 

“我不是新娘好吗!我答应了你妈妈我会家里付一半的钱的,可是30万,30万的婚礼,我们难道邀请了总统吗?”Charles苦恼地揪着Erik的脸说道,“12万,12万就已经是我爸妈的上限了,30万,Erik你还准不准备和我结婚?你妈这是要拆散我们啊!你看看这个上面,蛋糕3000美金,花艺1万2千美金,居然还有手捧花!Erik你别笑,我不会捧的,要捧你捧,给你那些未婚的表亲们丢花球去。我的天啊,天鹅,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婚礼筹备清单上会出现天鹅,4对天鹅4000美金。吃吗?求求你Erik,一定要告诉我它们是用来吃的!”Charles说道后面语速越来越快,几乎快要奔溃的。

 


“放松,我的小老鼠,你说慢点,别一口气上不来了。”Erik躺在沙发上,让Charles睡在自己身上,他抚摸着Charles的背让他慢慢安静下来。

 

“这不是我想要的婚礼。天啊,我难道还要作为野生动物被Lenhsherr家族再参观一次吗?”Charles趴在Erik身上爬了爬,在他的锁骨和胸肌之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把脸贴在那里。

 

“你不知道我打算收门票这件事情吗?”Erik的手向下摸到Charles的大腿然后抓住膝盖窝向上一体,如同跳探戈那样让Charles一只脚挂在了自己的腰侧。

 

觉得自己再度被打开,Charles有些不好意思地拍了Erik的胸口一下,“别耍流氓。”

 

“我不耍流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耍流氓?”Erik反驳道,用腰胯顶了顶趴在自己身上的泰迪熊,Erik觉得自己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住在一起的好处就是随时随地都能来上一发。Erik想着自己以后的性福生活,不禁脱口而出:“真希望我们明天就能结婚。”

 

Charles抬起头来,有些忐忑有些期待地问:“我们真的要结婚了吗?天啊,我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是吗?我可是真实感十足,每次去你家你爸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上次他还给我展示了一下如何用猎鹿刀一刀捅死一头山羊。那头羊就站在那里吃草,你爸走过去,伸手就是一刀!我的天Charles,我这一辈是不敢出轨了,为了那头嘴里含着草无辜死去的山羊,我发誓!”Erik心有余悸地笑道。

 

Charles哈哈大笑了一会,他重新躺回Erik怀里,:“我必须说你母亲也做得很好。我现在已经接受我是Lehnsherr家族最下等成员的身份了。说真的,我现在可以去大学里开堂课,‘如何卑躬屈膝地承认自己毫无作用却宜于婚姻’,逻辑学那帮嘴炮们,给我跪下!”

 

两人大笑着吻到了一起。在与Charles的衬衣做斗争时Erik一边亲吻Charles的肩膀上那些小雀斑一边抱歉地说:“这不是我想要给你的婚礼。”

 

Charles舔舐着Erik的乳头,满意地看着它们变得亮晶晶的,他真心诚意地叹了一口气,“我想带你私奔,没有该死的山羊,更不会有婚前皮肤保养。”

 

“想到站在红毯那头的是你,我觉得在令人难以忍受的婚礼我也能坚持下来。就算你爸把我捅成筛子我也要和你结婚。”Erik扶着Charles的腰让他躺好,不久之前他们才在浴室来过一发,这回不需要太多准备,Erik轻松地将自己埋了进去。

 

“我也是。哦!我的天啊!你真是天才!不能要天鹅!天啊!啊!”Charles紧紧地抓住沙发才不至于让自己被撞到地毯上。

 

“操!吃了它们!”Erik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世界都随着Charles快乐的尖叫明亮起来。

 

两人大汗淋漓地躺在地毯上,Erik伸手将自己肚皮上的精液抹在了沙发上,Charles恶心地呻吟了一声。

 

“Charles,我带你私奔吧。去他妈的婚礼,我只要和你结婚就行了。”Erik看着Charles,眼中都是期待。

 

Charles幸福地点了点头。他以为这只是Erik的一句玩笑话。

 

Erik是认真的。作为一个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他已经不顾一切的要和Charles结婚,还有什么世俗是自己看不开的呢?

 

后来他们在拉斯维加斯一所小教堂举行了婚礼,证婚人是一个打扮得像猫王的女人,她主持婚礼开价200美元,最后Erik以90美元顺利成交。Erik和Charles穿着从礼服店借来的燕尾服,Charles还从口袋里摸出了半块黑巧克力和一枚德国硬币,Erik对此大感欣喜,觉得硬币是上天给他们即将发财的暗示。如果不是Charles以当场分手威胁Erik,他甚至会吃下那半块来历不明的巧克力。

 

观礼席上莫名其妙地睡了一个喝醉酒的流浪汉,叫也叫不醒,证婚人每说一句话流浪汉便踩着节奏来一声响亮的鼻鼾,Charles和Erik牵着手憋着笑,看着证婚人翻着白眼,“新娘,哦,不,新郎新郎交换戒指。”

 

Erik清了清嗓子,拉起Charles的手将一枚银戒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郑重地说:“起初我们间是尊重和友情,随着发展,我们之间更多的是信任,我意识到会有另一个人支持着你,然后这种信任越来越深,便产生了些其它的东西,例如爱情。你聪明,有趣,超级英俊,机智过人,我们关系和谐得不得了,彼此非常公开坦诚,分享性爱主意,各种体位尝试……”Charles使劲地捏了他一下,证婚人的注意力显然在那个不请自来的流浪汉身上没能注意到Erik开了个黄腔。

 

“总之,我们在这里,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我将与你携手走完漫漫人生长路,你是我幸福的源泉,你是我的珍爱之树,除了日复一日的爱你,我无法用任何事物来回报你的爱,来证明我的忠诚。我爱你,如天高、如海深,如你爱我。”眼泪从Charles的眼眶中滑落,Erik红着眼眶为他拭去泪水。Charles将戒指套在了Erik的无名指上,然后印上自己虔诚的一吻。

 

“根据美国宪法以及内华达州地方法赋予我的权力,我宣布你们结为民事合法伴侣!”证婚人高声宣布,两人来不及拥抱接吻,流浪汉突然放了几个响屁。Erik拉着Charles捂着鼻子在女猫王疯狂的咒骂声中跑出了教堂。他们兜里只剩下10美元,于是坐在路边买了一个汉堡王套餐。等到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完了汉堡和薯条,Charles让Erik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

 

两人静静地看着满天的星星,他们彼此之间没有说话,只有静静地相依。过了许久,沙漠的凉风吹来,Erik做起来拉开夹克,Charles坐到Erik腿上,让Erik抱住自己。

 

“好想再吃一个汉堡啊。Erik,我们卡里只有200美元了。”话虽如此Charles没有一点苦恼地意思,“我建议你和我一起去参加医学院的人体测试。不然下个月我们得睡大马路了。”

 

“你上次说的那个一边做脑扫描一边看黄片?”Erik显得十分积极。

 

“Erik,我问你,你有天会后悔吗?”Charles抚摸着Erik的眼眉,“对不起,让你吃苦了。”

 

“后悔个屁。迟早有一天,我也能用自己赚的钱给你买大别墅小跑车。你要等着我,不要后悔。”Erik讨好地笑着。

 

“不会后悔,我永远也不会后悔。”Charles看了看地上的薯条袋子,里面还有一根薯条,他拿起来塞进Erik嘴里,“就算世界上只剩最后一根薯条,我都会塞进你嘴里。”

 

“这真是我听过最打动人心的情话了!未来的Xavier教授万岁!”Erik高呼起来,Charles抱着他的脖子笑得缓不上来气。

 

Charles隔着玻璃看着Erik接电话。他的样子看上去生气急了,Charles猜想是公司的事。Erik暴躁地在原地转着圈,时不时地踢飞一颗石子。

 

Charles拿出手机给实验室的几个助手发了信息。

 

Erik气鼓鼓地进来,走到Charles面前时努力地收敛起了情绪,他微笑着看着Charles。

 

“我们回去吧。”Charles冷静地说:“按照规定时间我们去不了红柳树了。”

 

Erik没有说话。

 

“下次还有机会。”Charles说完把头偏向窗外,停车场里几辆大卡车正在倒车,他们那辆黄色的小休旅车看上去随时会被剐蹭。

 

“我只想抓住这次机会。我怕,没有下次。”Erik用自己血液里犹太人精明的基因打算着,“Charles,我们可以雇一个人开车,或者我现在马上联系小飞机什么的。”

 

Charles想起他们曾经为了爱情那么无畏,现在他们都老了谈论爱情或许无益于身体健康,但是于生命却是大大有益。

 

“我说了,下次。我保证,下次。”Charles按住了Erik正在拨电话的手。

 

两人退还了休旅车,换乘快速大巴车,花了7个小时坐到了飞机场。旅途的疲惫让两人一上车就睡着了,直到司机来叫,看着窗外的夕阳两人才伸展着酸疼的关节清醒过来。

 

Erik的飞机比Charles的晚两个小时登机。

 

“Raven会恨死我们的。破坏了她精心排练的话剧。”Charles几乎能想象女儿的咆哮加眼泪攻势,他头疼地叹了口气。

 

“提醒我停掉她的信用卡。”Erik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着,“操,她居然参加占领华尔街运动!”Charles探头过来看,Erik一边翻看照片一边骂道:“我就知道她跟着那个书呆子没好学的!她要干嘛!不行,老子要去把她揪回来!老子,唔!”

 

Charles轻轻地吻住了Erik,就在两人即将分离地时候,Erik抓住Charles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分开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为了什么?”Erik低声问道。

 

Charles笑了笑,摇了摇头。

 

“可不能是最后的吻别。”Erik半真半假地说。

 

Charles白了他一眼,“谢谢你。这几天我很开心。”

 

Erik牵过Charles的手,抚摸着不再具有光泽的手背,他用手指抚摸着无名指根部,那里的皮肤比其他地方要白一些,还带着点戒指的痕迹。Erik摸出钱包,从一个不明显的小夹层里掏出了戒指,Charles看着他没有躲开,Erik把戒指套在了Charles的手指上。

 

“这是你的。”Charles拨弄着松垮垮的戒指,“我带不了,会掉的。”

 

“你拿着我的,等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我来找你拿你的。而且看着它,别人就会知道你有一个相当固执的追求者。”Erik取下戒指重新套到Charles的大拇指上,这次刚好合适,Erik对自己的机智表示相当得意。

 

Charles想了想,点了点头。“好,你来找我拿。我的戒指,我把它锁在了实验室的保险箱里。”

 

Erik记得Charles说过,他认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他实验室里那个便宜的保险箱。“我把Raven所有出丑的照片都锁在里面的。”Charles得意地说。

 

“好,我马上就会来。如果你有时间,我邀请你来我夏延的别墅玩。我新买的跑车,我相信你会喜欢的。你以前在杂志上见过,你说那是911里最经典的,试试证明,你所言不假。”Erik诱惑道:“来玩吧,我们可以去放牛或者飙车。”

 

“你的那些女友不会生气吗?”Charles故意问。

 

“去他妈的女友!滚吧你。”Erik虚弱地摇着头。

 

Erik好笑地看着Charles憋笑,然后两人又吻在了一起。

 

直到Charles进入候机室,他回头时Erik依旧站立在那里看着自己。Charles朝Erik用力地挥了下手。

 

坐在休息区,Charles将戒指放在手心里,12年的损耗,戒圈不再明亮厚重,上面有着各种擦挂痕迹。Charles迎着光线看着戒圈里那个早已模糊不清的“E&C”,不知不觉又流下了一行眼泪。

 

一个套穿着长短袖T恤的瘦高个男子站在Charles面前,然后坐到了他身边。Charles有些不好意思,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

 

“先生,请问你和那个坐在外面,穿着黑T恤浅蓝色牛仔裤,短发,灰绿眼,看上去很像帮派分子的男人是什么关系。”男子严肃地问。

 

“什么?”Charles知道对方在说谁,可是他联系不起来这个问题的内在逻辑和意义。

 

“我问你和身高185,带着一个LV旅行袋,穿着黑色crocs鞋的男人是什么关系。你们是亲属吗?”男子皱着眉看着Charles,似乎对他的反应很失望。

 

“抱歉,请问你为什么这么问。”Charles觉得莫名其妙。

 

“据我观察,这个机场只有大约600名旅客,基本都是游客。作为结束大峡谷之旅的人来说,乘坐飞机是一项既省时省力又能从高空再度欣赏大峡谷壮丽山色的好办法,是一件相当值得高兴的事。我从大门进来直到进入候机厅,在我的观察范围内,只有你和那位先生在哭。我不太相信有巧合这件事,所以我想问问你。我说得没错吧,你们一定是亲属,刚去参加了印第安酋长的葬礼。”男子解释完期待地看着Charles。

 

Charles看着这种陌生的男子,他紧握住手心里那枚戒指。

 

男子的疑惑变成了困扰。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对面这个男人脸上有着朝圣者那样坚定的神情,他看上去自信满满并且跃跃欲试,带着欢喜,又或是冲动?男子再度为人类情感的复杂多样感到头疼。

 

 【完】

 

 

 

 

 

=======画蛇添足===============

 

前往波士顿的Charles Francis Xavier先生请注意,您所乘坐的A87953航班即将起飞,请您抓紧时间登机。前往波士顿的Charles Francis Xavier先生请注意,您所乘坐的A87953航班即将起飞,请您抓紧时间登机……





好啦~~《与你同行》正式完结了。感谢各位GN的支持和厚爱。希望这篇小小的拙文能够在带给大家感动之余,唤起大家对身边人的珍惜。爱情或许可以再来一次,但你一定要牵好那个人的手,别让他/她跑了。


最后一切荣光属于EC!


转载自:沉醉不起  
评论(2)
热度(137)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