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与你在天地间拥吻 01

原始社会ABO设定|与你在天地间拥吻|捕猎手艾瑞克/祭司查尔斯。设定祭司分很多种,他其实只是大夫啦|地狱火部落的alpha艾瑞克爱上了吉诺莎部落的omega查尔斯|历史bug请不要在意|这是漫威的abo原始社会,请不要与地球对号入座|因为吃不到,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自己的脑洞:想看EC的原始社会ABO。两个人穿粗布皮衣,被风吹得歪斜的头发,捕猎时流畅凶猛的动作,沾着污垢的脸,明亮的眼睛,纯粹直接的示爱,还有相亲相爱的洞穴生活。他们在抓到野兽是要驯养还是杀掉吃肉上产生分歧,查尔斯的蓝眼睛攻势也无法软化艾瑞克的心。你猜谁会赢?反正他们最后养了羊咩咩和小狼狗√


 设定:先说一句。我写的不是真正的原始社会!不是我文里这个样子!我写的是漫威的原始社会!!不要和地球对号入座!!!!【被葫芦娃折磨地倒地哀嚎】


*生产资料只有陶器和石器(没有老万最爱的钢铁,so sad),有了麻布所以有绷带(这是bug)。


*实行单偶婚,而非群婚,也不是对偶婚(被葫芦娃科普了对偶,吓哭了。这里有单偶也是bug,但漫威的原始社会,你懂)。


*依旧保持母系氏族体系,即omega说的算(哦吼吼,怎么样不爽打我啊)。


*平均主义,除了日常使用的生活工具外,其余工具公有。部落间团结,但接纳外来人类。


*为了剧情需要,我打算写每对夫妻都有属于自己的小洞穴或者木屋。伴侣之间当然还是要标记哒,但omega的味道不会分分钟让alpha发情。omega的性成熟期较晚,大概20岁左右,他们会选择一位alpha和他度过第一次发情,并结为伴侣。


*文中,艾瑞克是20岁。查尔斯19岁,正在寻找属于自己喜欢的alpha。


*查尔斯这个祭司干的是大夫的活,反正他可以结婚!!(这绝对是bug)


**都能接受,那就正文:


 




 


01.


艾瑞克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靠坐在森林边缘最粗壮的大树上,试图用繁密的枝叶抵挡暴雨。腿上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疼痛,雨水清洗了伤口,将污垢从血肉里洗净,在雨水的冲刷下流出的血液似乎也少了。


这是个好现象。他想着,试图把伤腿蜷起来别再淋雨。或许他不会像父亲那样死去。他是幸运儿。他母亲总是这样说。


关于母亲的温暖记忆涌上心头,暂时将他的注意力从疼痛上引开。那些久远的,有关浆果和鲜花的往事像微风般吹拂着他,将他内心的孤独和恐慌扫去。在那些回忆里,他的父母还没有离开他去往另一个世界,他还是一个跟在成年omega身边偷吃浆果的小男孩,而非地狱火部落众多猎手之一,一个不愿承认自己孤独的alpha。


如果这次能平安回去,他一定会告诉肖这种狩猎的方式是错的——他们还没强大到不用陷阱去捕捉猎物。野猪的皮很厚,他真想让肖明白这点,可他不能强行把omega首领拉进丛林打猎。肖的伴侣会杀了他。


暴雨是变化莫测的自然最有力的表现方式。只需要点燃一根枯木的功夫,晴朗的蓝天就会被深灰的乌云覆盖,巨大的雨点砸在人身上像是被指甲大小的石块拍打。可不到一小时(还不够艾瑞克独自扒光一头熊的皮),那些暴雨和闷雷就被阳光驱走,世界被神赐的圣水洗净,泛发着清新甘甜的香气。带着水珠的草木在阳光晕染下抹上金边,整个世界都变得梦幻又不真实。那么美妙的世界,艾瑞克从未看腻过。此刻,暴雨初停,但他却没力气欣赏。他的腿因为首领错误的判断而被野猪獠牙刮伤,将近半英寸的伤口还流着鲜血。他的同伴在暴雨前赶回部落寻找祭司,他咒骂着从身上撕下麻布,试着给伤口包扎。


“我可不建议你这么做。”一个好听的男声在身后响起。他立刻回过头,因为失血过多而觉得头晕,在模糊的画面中看到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和此刻雨后初晴的天空一样的色彩。属于omega的清香气息伴着雨水弥漫在空气里,让他莫名有了归属感,需要保护和关心对方的冲动让他觉得心安。


“你是祭司?”虚弱让他的声音轻飘飘地,他努力让自己威严点儿,“这附近有熊,你应该让alpha陪你过来。”他看起来还很年轻,或许还没决定自己的alpha是谁。像他这么漂亮的omega会比较挑剔,总是觉得不能独自捕杀熊的alpha都不配和他说话。


“是有alpha陪他过来。”一个毛发旺盛的中年男人出现在omega身边,低头皱眉打量着他,眼神里有明显的不满和厌恶。


“查尔斯,你不应该随便和其他部落的人搭腔。啊看啊,”男人指了指艾瑞克扎在胳膊上的地狱火标志(一团烧的七扭八歪的火焰,出自前前首领肖的祖父之手,他的孙子和他一样缺乏美术天分),“地狱火的小流氓。你要离他们远点,这群毛头小子总是盯着我们的omega。”


艾瑞克愤怒地呲起了牙,“告诉我你的部落!等我会向你宣战!“


查尔斯有点害羞,但他没有像艾瑞克期待的那样,听同伴的话抛下他离开。他在他身旁蹲下来,那股omega香气冲破了雨水的味道充斥在他鼻间。他现在十分确定这是个没结合的omega,他或许会有机会追求他。哦,别想了,艾瑞克!这是其他部落的美丽的omega,他才不会属于你。


“我想我带了绷带。我总是随身带着绷带。“查尔斯低喃着,艾瑞克无法克制自己的思维,满脑子都是‘他说绷带的时候真是太可爱了‘。Omega低下头观察着伤口,在看到里面的污血已经被冲走后满意地夸奖了他,让艾瑞克对他的保护欲又膨胀了几倍。之后,他仔细地用干净绷带对伤处进行简易包扎,在低下头咬断绷带时把吐出的气息喷在艾瑞克腿上。年轻的地狱火成员不自在的挪动身体,觉得腿部的汗毛都激动地立了起来。


中年男人不满地嚷嚷起来,对自己部落的omega被外部人盯上十分不满。


“我们是吉诺莎部落的,就在地狱火东边。罗根曾为了史考特和地狱火的人决斗,所以总是对你们十分警惕。“查尔斯向他解释着,调皮的目光扫过他的肩膀和胳膊,并飞快地瞥了眼他赤裸的胸膛。艾瑞克觉得他的话里带着只有自己才能发现的愉悦。他贪婪地盯着查尔斯,对方美丽的面庞在潮湿的森林里泛着迷人的浅红,湛蓝的眼睛闪着光。


疼痛在慢慢减轻,这让血气方刚的alpha有力气想些别的画面。在那些场景里,他和查尔斯靠在一起,身后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洞穴(里面有光滑的兽皮和陶器);部分场景里,查尔斯还抱着一个长得很像他的孩子。


这是艾瑞克成年以来,第一次对omega如此疯狂。他已经在想象他们的孩子了。甜蜜从心头涌起,变成一抹微笑挂在alpha脸上,然后他发现查尔斯疑惑地看着他。


“你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是查尔斯。”他终于听见查尔斯在说什么了。


“艾瑞克。“他急忙答道,”地狱火最年轻的猎手。我可以徒手捉住一只公鹿,给我装备,我可以为你猎一头熊,一个人就可以。“艾瑞克还没试过独自猎熊,熊通常需要五个alpha和一些陷阱才能杀死,但他愿意为查尔斯试试,或者这样他就会在发情期带自己进他的专有洞穴。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可以叫他父亲或者母亲的名字。


罗根发出刺耳的嘲笑声,艾瑞克瞪了他一眼。


“怎么?“他抬起头,对他不满地问。


“愚蠢的莽夫。地狱火让你们独自猎熊?果然是个疯子的部落。“


“只有我们部落才有最精英的猎手。“


“最精英的猎手让猫咪挠伤了腿。“罗根不屑地瞥着他的伤腿。这激怒了艾瑞克,他咒骂着试图站起来。查尔斯的双手在他身侧摆动着,想扶住他又怕这样刺激了alpha的自尊心。


“我们应该冷静点。“查尔斯建议道。


艾瑞克的伤口剧烈地痛起来,他的身体摇晃着,被查尔斯紧紧抱住。罗根毫不留情地大笑。艾瑞克气的只想罗根一拳,一时忘记了未结合伴侣间的合理距离。他很自然地把胳膊搭在查尔斯肩上。现在,查尔斯被他抱在了怀里,后者的双臂还紧紧搂着他的腰。


哦!


在罗根不满的警告中,两个人飞快地分开了。艾瑞克紧紧贴在树上,双手放在身前掌心向外,向查尔斯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被松开的人掩饰性地咳嗽着,视线时不时飘向艾瑞克强壮的胸膛。年轻的alpha被那些跳跃的视线弄得全身发痒。


罗根立刻带查尔斯离开了,并威胁艾瑞克如果他敢打查尔斯的主意就打断他另一条腿。查尔斯带着歉意安慰他,解释说因为他是史考特最好的朋友,所以罗根总是对他保护欲泛滥。


对威胁和安慰,艾瑞克都一律点着头,说不出任何话。他的心脏还因为亲密的拥抱剧烈跳动着,突然的分别让他惊惶失措。此刻他并没有多少资本留住查尔斯,可能的永别让他陷入爱情特有的绝望,望着查尔斯背影的目光闪着渴望的光芒。


查尔斯频频回头送来的微笑缓解了他的不安。这位善良美丽的omega或许并不讨厌他,似乎还有点喜欢他。他不再思考是否要把伤口弄得更严重,好让查尔斯带自己回吉诺莎。


他可以等。等到伤口痊愈,他就去寻找他的爱情。那会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用多少光滑美丽的兽皮都换不来。


他靠在树上不找边际地想着,直到看到他的同伴带着祭司朝他这儿赶来。他低头看着腿上牢固整洁的包扎,觉得这世上不可能有比查尔斯还棒的祭司了。


哦,他美丽的祭司。


 


 


TBC……


 







评论(24)
热度(79)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