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贺年Day.39 乡下小龙致富记

摘要:贵族!老爷/龙!克拉克
大概蝙超粉看到这个题目就能猜到全部剧情?总之,请放下逻辑,走进这个无脑童话世界吧!

备注:韦恩城堡里有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仓库(金库)。

 
这一开始应该是@安能如風 安太在群里说的梗~没钱的龙简直耻辱啊那么穷hhh
还有 @阿根想亲小甜心 根太画的小龙图,超级好笑哈哈哈 点这里

我脑中肯特龙的样子,欢迎点开⤵️ (图源均为豆瓣)

小龙人形大概是这样 《基督山伯爵》

脏脏龙是这样子的   《惊天战神》被和谐了?我再来一遍!


***   ***

每一个童话故事的开始,都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篇也不例外。

有一位美丽的公主被囚禁在高塔之上,那塔位于一座巍峨的高山上,山下是毒气弥漫的森林和泥沼。所有试图拯救公主的骑士都无功而返,甚至在那片让人失去方向的森林中丧命黄泉。

难道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了吗?高塔上的公主写下悲伤的语句让落在塔尖的蜂鸟们衔走。她的坚强和愤怒让王国上下为之动容,贩卖鸡蛋的妇人听着鸟儿唱出的公主快讯流下眼泪,期盼哪位勇敢的骑士能够将他们聪明美丽的公主救出高塔,在一切还不算太晚之前。

蜂鸟的歌唱传到了哥谭镇的山林。它们落在蝙蝠山落雪的松树枝上,用叽叽喳喳的叫声吵醒了蝙蝠山南侧洞口里住的骑士。

布鲁斯推开石门,刺眼的阳光让他难受的眯起眼睛,“吵死了!我要把你们烤了吃肉!”

“不要不要英俊的黑眼圈骑士,为了您的声誉,请前往高塔拯救露易丝公主和她卑微的仆人小蜂鸟们吧!我们要的不多,只需几粒谷物,我们就会为您奉上高塔之地的地图和宝藏所在。”

布鲁斯从石门的阴影里走出来,提着刀,阴森森,“谁是黑眼圈?”

“不要不要凶巴巴的提刀骑士,为了您的声誉——”

“布鲁斯 !”一个年轻男孩叫喊着阻止了布鲁斯朝松树枝头掷出的刀。

蜂鸟们尖叫着,叽叽喳喳的飞走了。

“克拉克!”布鲁斯把刀放下,“每天在我家附近打猎的穷小子。”

无父无母的异乡人紧了紧身上的兽皮衣服,“我可不是在你家附近打猎。阿尔弗雷德说你家在哥谭镇中心那个大城堡里。”

“你听他瞎说。”布鲁斯打着哈欠往回走。

雪地里压出的小路上走出一个花白头发、管家模样的男人,“你说谁瞎说?”

布鲁斯走回山洞的步伐突然变快,嘭的一声关上了山洞的石门,紧紧地。

克拉克转回头,朝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和他交换了一个“每周都要这样来一遍,简直没劲”的眼神。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已经到了儿孙膝下的年纪,可身体却意外的好,克拉克站在松树旁,放心地看着老人在山洞口对着山门敲敲打打,直到上周刚安好的石门又出现了裂缝,里面那个坏脾气的男人才放弃抵抗。

“你就不能像个老年人一样气喘吁吁地叹着气回城堡烤暖炉吗?”布鲁斯暴躁地很。

“如果您也能像个体面的贵族那样老老实实回镇里做弥撒的话,我会考虑的。”老人在布鲁斯脱掉黑色皮衣时递上早就准备好的丝绒长袍。

“如果你不把每次弥撒都搞成相亲大会的话!”

“如果您能安安稳稳娶妻生子,开枝散叶的话!”

克拉克掏掏耳朵,这些话每周都听一遍,已经吸引不了他的注意了。他的耳朵随着松鼠枝头传来的窸窣声动了动,刚成年的男孩一脸好奇地向上望,跳起来捉住了树枝上乱动的松鼠。

“克拉克!”布鲁斯又开始高喊男孩的名字,这代表他和管家大人的对战已经结束了。

被喊道的人正捉着松鼠的脑袋仔细看,看起来还有很多话想要对松鼠说。听到叫声,他随手把松鼠塞进皮口袋,高兴地应了一声。

“给我看家,我下午就回来。”换上贵族装扮的男人哪还有一点黑眼圈骑士的样子,他抓着身上的深色毛皮大衣,手上戴着红色宝石,不满意地瞪着松树边上玩老鼠的穷小子克拉克。这家伙就不能把脸洗洗?每次都蹭的一脸灰,可惜了那双蓝眼睛。

“好的,没问题。”克拉克走了过去,在布鲁斯身后接住对方抛来的钱袋。

恩,这回拿到的东西也很亮闪闪呢。克拉克把钱袋里的金币都倒进皮口袋,把缝着刺绣的丝绸钱袋扔在地上。他晃了晃皮口袋,发现刚才捉到的松鼠已经被金币砸晕了,估计要等会儿才能醒过来。克拉克把口袋扎上,确定留了一个小口保证松鼠呼吸,就继续朝山里走去。

下一步,他得把那几只叽叽喳喳的蜂鸟找出来,问那个宝藏藏在哪儿了。

 

 

 

 ***   ***

蜂鸟们挤在树上缩成一团:“不要不要强大的巨龙少年,为了露易丝公主的安全,我们是不会告诉您公主的位置的。”

克拉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兽皮衣服,摸了摸头发和屁股,在确定自己没有露出龙角或者尾巴后,他适应度很高地接受了会说话的蜂鸟能认出他真面目的事实。他前倾身子比划着,认真纠正道:“不要公主位置,要宝藏位置。”

挤成一团的蜂鸟们互相对视后,看着克拉克异口同声:“不要不要贪婪的脏脸龙少年,为了蜂鸟们的名誉,我们是不会为了生命安全就告诉你宝藏的位置的。”

克拉克眼睛红通通瞪着它们。

蜂鸟们异口同声:“宝藏在囚禁露易丝公主的高塔之下。”

翌日,全境都流传着这样的新闻:一条深色巨龙撞塌了囚禁公主的高塔,绑架了公主,还把塔基挖开往里钻了十几米那么深,愤怒的嚎叫着带着公主消失了。

国王签发的屠龙令下发到境内的每一座城镇,但凡有人能够杀死恶龙,救回公主,就答应完成他一个心愿。

吝啬国王开出的空头支票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但仍旧有人愿意为自己的骑士头衔前加上“屠龙者”这种拉风称号,于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屠龙运动开始了。

 

 

***   ***

克拉克的脸彻底被土糊住了,他的肩膀、手掌也都是泥土,他很不开心,正坐在他的山洞里双手托腮生闷气。在山洞的烛火照耀下,从高塔上被他“绑架”至此的露易丝公主正蹲在地上,看到山洞角落里那可怜的一小堆“金山”。公主很用力的把它们拢成一个细细尖尖的山型,勉强能到她的小腿肚。

红头发的公主仔细斟酌:“我以为龙都很有钱来着。”

克拉克气的坐直:“我以为公主都是金发碧眼来着。”

露易丝回答:“隔壁白雪公主是黑头发蓝眼睛,像你这样。说起来,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凶的肯特龙。”

“你就只见过二代那一只。”克拉克哼了一声,“我是三代。我还在摸索怎样做一条肯特龙。”

“怎么摸索?”露易丝随口一问,把挖塔基挖的满身是土的男孩推到一边,自己坐在了椅子上。

克拉克盘腿坐在地上,长长舒口气,“肯特龙要组建家庭,我们是非常注重家庭生活的龙。”

红发公主看了看山洞里简陋的摆设,一个巨大的石台,一个圆圆的石头椅子坐在她的屁股下面,然后就没了。

“你确实是条非常注重家庭生活的龙。”她希望自己说的没有听起来那么缺乏感情,她看到烛光照射的边缘里有一个长尾巴的影子飞过,尽量不动声色地缩起脚,“额,你这里好像有老鼠。”

“是巴里,他是只松鼠,比老鼠狡猾多了,听说我这里有吃的就再也不肯走了,你知道他有多能吃吗?”克拉克发现他之前堆在山洞石台上的松子小山都变成了空壳山。

露易丝听见山洞里面有啃东西的声音,“高塔上的百科全书里说啮齿类动物会拿坚硬的东西磨牙……”

克拉克蹭着手上的土,“反正山洞里有松子给他啃,想啃石头也有很多。”

土渣从他的小臂上被揉下来。他在高塔下挖了十米深,挖了不知道多少斤泥土出来,全部黑漆漆,一块亮闪闪都没有——去给布鲁斯跑腿都比这挣得多。一时间,克拉克又想到了困扰他这只肯特龙的龙生大计,没有亮闪闪的肯特龙该怎么求偶组建家庭呢?他可是听终极龙给他讲了很多没钱龙求不到偶然后一辈子孤零零的故事。一代在克拉克出生之前就已经有一个大城堡和幸福家庭了,二代也在克拉克小时候求偶成功出去过家庭生活了,克拉克可不希望自己成为第一只单身肯特龙,他要努力要奋斗!

既然山野里没有亮闪闪,那他就不得不去镇子上谋生路了。给布鲁斯看个山洞都能拿一袋亮闪闪,那他做些更厉害的事,岂不是会得更多更多?然后金山银山,伴侣宝宝不都水到渠成?

肯特龙觉得这个逻辑毫无破绽。

进镇里打工也不是很难啦,不就是假装听不懂镇子里的猫猫狗狗说话,装的像个人类一样——他都已经骗过隔壁坏脾气的布鲁斯了,一定没问题!

斗志昂扬的克拉克从地上跳起来,决定把自己打理的像个人一样。

露易丝公主听着山洞里传来的石块咔哒咔哒被啃咬,又啪嗒啪嗒被推落的声音,发出了担心的质疑。在她还没有正式成为一名有高尚追求的名记者公主之前,她不希望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山洞里。

站在巨大石台前召唤水流的克拉克没有理会她。石台上的魔法阵因为他的吟唱发出微光,从六芒星最中间变出水流,小小的一股仿佛春日土地里娇嫩的绿草芽。

本来低微的啪嗒啪嗒声变得越来越大,然后轰隆一声——

一群大个蝙蝠随着滚落的石块一起涌进克拉克的山洞。

一只蝙蝠抓着克拉克的头发停了下来,专心施法的克拉克被吓得大喊一声,石台上的嫩芽水流轰的一声变成小型瀑布砸了克拉克一头一脸,那只闯祸的蝙蝠灵巧地飞走了

浑身湿透了的克拉克瞪着山洞里出现的洞口,当大个小个的蝙蝠都飞光之后,一个大块头举着火把从洞里走出来。

 

 

 

***   ***

布鲁斯一直觉得这座距离哥谭镇半日路程,山顶带雪的蝙蝠山是他一个人的住所——阿尔弗雷德肯定说他的住所在哥谭镇的韦恩城堡,但是管他呢。

他在蝙蝠山天然形成的山洞里住了十几年了,大概从他成年后就在这了。这里条件简陋、气候恶劣,还有成堆的蝙蝠倒挂在山洞里和他做邻居,非常适合锻炼自己的意志力。就在刚才,他听到山洞里面传来石块被推动的声音,格拉格拉,就像是山里住着什么野兽正在从山里面跑出来。

布鲁斯当然不会害怕。他就只是帮着那个潜在的野兽把石头都挖开了,好给自己一个手刃山中巨兽的机会——这可比和外面那些绣花骑士争夺屠龙者称号刺激的多。

然后,他看到了昏暗的烛光里从石台中喷涌而出的泉水,一个被泉水冲洗的皮肤如奶油般细腻的男孩,和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那一刻,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灵魂中飘散出来,连骨头都是麻的。

“你怎么敢!”男孩穿着被淋湿的衣服从地上跳起来,愤怒让他在烛光中给人一种变大了一号的错觉,男孩在看清楚来人后变了样子:“布、布鲁斯?”

“克拉克?”布鲁斯举着火把向周围晃了晃,一位穿着华美百褶裙的红发女士被他晃的向后退了一步,她举起手遮挡明亮的火光,“从山洞里走出来的陌生人,请向后退。”

“你是谁?”布鲁斯问。

克拉克制止心直口快的公主表明身份,然而已经晚了。

“我是露易丝,露易丝公主。”公主挺起胸膛骄傲的回答,“以后,我将是一名记者。”

那和露易丝公主在一起的当然是——

还不等布鲁斯反应,山洞里的火把和烛光就被冷风吹灭了,在黑暗里,他听见露易丝公主的抱怨声,然后堵在洞口的巨石就被撞飞了。

布鲁斯追到门口,空中逐渐消失的巨龙翅膀用力扇动,压弯树枝的积雪被翅膀鼓动出的狂风吹落,掉了布鲁斯一身。他站在雪堆里注视着在天上越飞越远的巨龙,“你早晚会栽在我手上!”

然后狠狠打了个喷嚏。

 

 

 

***   ***

路易斯在这个新的更小一点的山洞里四处打量,手里拿着一张羊皮纸,“这也是你家?”

“算是吧。”克拉克还保持着龙形态,只是变小了很多——为了适应山洞空间,每条龙都有的天赋。他四脚着地,到处闻着,然后抬起头,卷毛一抖“哦他肯定跑到这里去了。”

一只尖叫着的大尾巴仓鼠被龙爪拎着脖子从玉米堆里拎出来。

路易斯看了这个画面一眼,开始奋笔疾书“刚才和我一起乘着巨龙飞出恶魔山的贪吃仓鼠,适应力和肠胃动力一样惊人,巨龙克拉克的神奇小宠物。”

巴里在克拉克手里蹬着爪子,“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宠物,克拉克!”

克拉克扭过头,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我再也不会给你送信了,我发誓。我要回去告诉二代你欺负那个养蝙蝠的!他会来收拾你的——唔唔唔!”

克拉克往被玉米粒塞满嘴的松鼠嘴里又塞了点玉米。很快巴里的两只前爪就飞快的把玉米粒都塞进颊囊,含混不清的嘟囔着:“我还要花生。”

路易斯看到肯特龙尾巴一扫,又抓起一把花生。她激动的继续挥舞起羽毛笔,“克拉克,你打算把那个发现你身份的人怎么办?肯特龙是热爱和平的龙吗?”

克拉克坐在玉米堆里,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我们当然是。布鲁斯对我一直不错,我不打算做什么。有一次我实在太无聊,还偷了他一只蝙蝠作伴,他也没说什么。”

“他可能是没有发现。”

克拉克不以为然,“布鲁斯什么都知道。他给我讲过很多故事,还在山洞里敲敲打打,做那种神秘小机关。”

“你说他是一位有秘密根据地的骑士?”

克拉克打了个哈欠,“总之布鲁斯是个超级厉害的人类,强壮,有钱,还很会看守领地。”

如果布鲁斯出去求偶的话一定比自己顺利。克拉克一边打哈欠一边叹气,“露易斯,我还要去打工,先让我休息下好吗?还有不要把我当成你的采访对象,你知道我可以送你去你想去的任何一家报社。”

路易斯公主闻言激动的卷起羊皮纸,“星球日报,就是它了!在大都会,哦你要带我穿越时间线小镇才行。你是睡着了吗,克拉克?”

被捏住鼻子的小龙不开心的动了一下,“我不能去时间线小镇,我会被送去别的世界的。我可以让巴里带你去,他可以随意穿越。”

被叫到名字的松鼠从肯特龙怀里钻出来,鼓着两个大大的腮帮子对露易斯公主眨巴着大眼睛。

“真的?”她不打算隐藏自己的怀疑了。

巴里气的用力拽克拉克的龙鳞,深色的卷毛龙大叫一声,飞了起来,彻底没了睡意。在巴里严肃的监视下,他不情愿地降落在玉米堆上,开始为巴里正名。

其实一只龙也挺好的,克拉克悲惨的想,一只龙的时候至少可以睡个安稳觉。

 

 

 

 

***   ***

阿尔弗雷德把姜茶递给裹着毯子躺在四柱床上的韦恩老爷,“如果您只是更喜欢男性伴侣的话,您可以早和我讲,我之前做的那些候选名单看来都要扔掉了。”

“我没有。”布鲁斯严肃反驳,双手接过老管家递来的姜茶。

“那就请尽快恢复身体,下午邀请候选名单的第一批女士来做客。”

布鲁斯反驳的话都被姜茶堵在了嘴里。

“所以……那条龙,韦恩老爷,他是什么龙呢?”阿尔弗雷德接过茶杯。

“很重要吗?”

阿尔弗雷德露出奇怪的微笑,“只是老年人的好奇心。希望您能在下午聚会前恢复神采,不然我很担心女士们会被您发青的脸色和黑眼圈吓跑。”

谁稀罕。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哪有山洞里那个水灵干净的克拉克好看。那小子——不对,那条龙什么都不需要抹,只要乖乖把自己洗干净站在那,就能让所有人为他发狂。八成是龙的什么魔法,既然他能召唤出泉水,没准还能迷惑人心,就像他对自己做的那样。他躺在铺着无数层松软床垫的四柱床上恶狠狠地想,该死的乡下小龙克拉克,性格随和,做事奇怪,一双蓝眼睛总是充满活力和热情,就像是要把布鲁斯渴望的东西都装在那眼神里。早晚有一天,布鲁斯要把他抓回来按在这张床上揍,这么软的床,用力给他一巴掌,没准他还会弹起来,倒要看看那些像奶油一样的白皮肤会不会别他打红,闪着泪光的蓝眼睛没准更诱人……

布鲁斯在大白天做了一个揍人屁股的美梦,只差一点就能完美错过午后聚会,简直可惜。

在之后的几天,他又接连做了揍人屁股、揪龙犄角、捏人脸蛋、骑龙后背的梦,每次醒来都对龙多了几分执念,到最后已经和阿福扬言他一定要把那条龙抓回来。关起来做实验——他这样对管家先生说道,而后者只是对他翻了个白眼:“我之前太乐观了。人兽恋吗,老爷?希望你看上的是那种温温柔柔的肯特龙,而不是整天想着占地盘的领主龙。”

布鲁斯把土豆浓汤都倒进嘴里,表示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阿尔弗雷德帮城堡主人把汤盘换下去,一边说:“听说这几日集市上出现一位漂亮的男孩子,说是家在隔壁山上住,为了养活自己来镇上求份工作。据说他吃苦耐劳,力大无比,打铁扛柴不在话下,连挑水都是用缸的。”

布鲁斯双眼发亮,“他在哪?”

“每天都在集市和其他人等差事。”阿尔弗雷德拿起城堡主人的咖啡杯,走去餐车上倒咖啡,等他转回身,餐桌主位的高背椅里已经没有人了。

老管家叹了口气,招手示意仆人把餐具收走,“老天保佑别是不义龙。”

他的心脏已经受不了太大刺激了。

 

 

 

****   ***

克拉克蹲在集市马车旁捉弄着地上的蚂蚁,拿着一根狗尾草对蚂蚁围追堵截,气的蚂蚁把扛着的稻米扔在一旁对着克拉克大声抗议,只可惜克拉克听不懂这些迷你动物的话。

好吧他是拒绝听懂蚂蚁说他又穷又蠢。他自暴自弃般坐在地上,看了看发瘪的钱袋,露易丝离开前明明告诉他来镇里能拿好多闪亮亮,可是在哪?他倒是不介意挑水种地赶家畜,但是那种乌突突的铜板是拿来做什么的?他实在不想要那种东西,当他这样说出来的时候,镇子里的人就用那种为难加同情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塞给他很多硬面包和奶酪——既不闪亮亮也不光溜溜,克拉克为难的一溜烟就跑掉了。

挣钱的机会到底在哪啊?

坐在土地的克拉克对着天空无声质问,难道真的要学白龙艾尔他们圈养人类给他挣钱吗?大概会被那些小不点乐高龙瞧不起吧……一代和二代也不会放过他的……不然用下X视线看看谁家比较有钱?等等,这是抢劫,肯特龙不抢劫……

陷入沉思的克拉克完全不知道他的钱袋子正骑着高头大马朝他飞奔而来。

 

 

***   ***

克拉克看到布鲁斯的第一反应是仰着头张着嘴眨巴着眼睛,“先生,您挡住我了。”

就连布鲁斯的黑马都不耐烦的打着响鼻说克拉克反应迟钝。

克拉克瞪了马一眼,黑马吓得哼了一声,把头埋得低低的。这些互动自然逃不过布鲁斯的眼睛,他压低声音:“克拉克?”

克拉克警惕地眯起眼睛,声音都不自觉提高了:“你谁?”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旁边路过的屠夫哈哈大笑,“山里的野小子,这是镇上最富有的布鲁斯·韦恩老爷!”

布鲁斯坐在马上向那位屠夫微笑致谢,优雅无比。

克拉克大概只听到了“最富有”这三个字,他看着布鲁斯的眼神都要发光了,“韦恩老爷好!您也叫布鲁斯吗?我也认识一个布鲁斯,他有对很大的黑眼圈,和您一点都不像。”

黑马闭紧双眼,垂下双耳。如此尬聊,真是让马目不忍视,耳不忍闻。

布鲁斯还能神色如常,大概是多年贵族经验调教出的成果。他决定不解释这个误会,反而向克拉克伸出手,说家里有份工作缺人手,愿不愿意来帮忙,报酬丰厚。

克拉克就像每个没见过陷阱的小动物一样,兴高采烈的握住布鲁斯的手,跨上黑马,上钩了。

这是一个小镇,在黑马一路小跑下,韦恩城堡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眼前。克拉克高涨的兴致没有被布鲁斯捏在他腰间的手影响,甚至在看到塔尖耸立的城堡时又向上涨了些。

“太巧了,我认识的布鲁斯也是住在城堡里。”他说完觉得哪里不太对。

布鲁斯逗弄着他,“是很巧,我认识的克拉克也有一双蓝眼睛。”

黑马走进庄园后开始放慢步伐,克拉克从马上扭回头,还再和现实负隅顽抗,“可是他有一双巨大的黑眼圈,半张脸。”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布鲁斯气极反笑,“克拉克一直灰头土脸,还在山洞里把自己浇的全身湿透。”

克拉克不再犹豫,他利落地从马上跳下去,轻盈地像是在飞,“你要干什么?亏我之前和露易丝说你是个好人!”

我要干你——不对,我要干什么?骑在马上的布鲁斯也愣住了,总之,他就是想要让这头小龙待在他的领地里,不管是山洞还是城堡,克拉克必须待在他身边。

啊,可恶的魔法!

布鲁斯俯视着地上的人,严声厉色,“我要让你解除你卑鄙的魔法!”

“哪有魔法?我们肯特龙是物理系,我们最多就是祈求拉奥给我们些食物和水!”克拉克亮明身份,声称布鲁斯不要欺负他们肯特龙不问世事,他克拉克虽然没钱没马没房,但他能飞能跑能吃苦,他总有一天也能有这么大一个城堡。说到激动处,克拉克脸都红了,眼睛睁的大大的,告诉布鲁斯他肯特龙的城堡可不会像布鲁斯的这样冷冷清清,他的城堡里会有他,他伴侣,还有他家小宝宝。

老管家阿尔弗雷德就是在这时候突然出现的,他端着一个餐盘,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克拉克身旁,说:“小宝宝?”

肯特龙大叫一声飘了起来,又尴尬地落回原地,“不好意思,我还不太会装人。”

“没关系,肯特老爷。”阿尔弗雷德给对方递上一杯热巧克力。

克拉克感动地接过,表示阿尔弗雷德真的比布鲁斯好上一万倍,然后他品尝了他的第一口热巧克力。实在太好喝了,他激动地X视线都被眨了出来。然后他困惑地再眨眼,就直直的盯着布鲁斯城堡下方类似仓库的地方看着。

布鲁斯狐疑的走到他身旁,听到他喃喃自语:“好多亮闪闪,这可不是玉米粒堆的。”

肯特龙这智商确实玩不转魔法。果然是个无脑童话故事,韦恩老爷在心中嘲讽道,主人公之间都不需要相遇、吵架、中魔法、相爱、解除魔法、制造误会、解除误会再循环反复一万遍,就能得到真爱。

没错,韦恩老爷在发现他对克拉克的占有欲不是魔法作祟后,立即就相信他对克拉克是真爱。没办法,这毕竟是个无脑童话故事。

然后韦恩老爷决定带克拉克亲自去看一看什么才叫财富。

仓库门推开的时候,就连布鲁斯自己也被里面堆着的东西吓了一跳。他挡在克拉克身前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从成山的金币珠宝间滚落下来的蓝宝石。

“阿尔弗雷德,难道我们没钱买箱子了吗?”他扭头对门口的管家挑眉。

站在门口的管家也挑眉,手里的大钥匙串哗啦作响,“我相信这样的场景对肯特老爷更有吸引力一点。”

金山里也哗啦一声。

克拉克已经在亮闪闪里打起了滚,开心到尽情之时,他遵从本性,根据仓库的空间变回了对应体型的龙形态,深色翅膀张开一抖,就飞到了金山最上面。

布鲁斯心都要跳出来了,他对着在金山顶上试图把金币都划拉到自己身下的乡下小财迷喊话:“克拉克,你给我下来!”

金山顶上的财迷龙从辛勤忙碌中抬起头,脑袋上的卷毛跟着一抖,“让我给你打工吧,布鲁斯!我什么都会干!我可以帮你守着这些财产!”

布鲁斯爱上了一条龙,但他依旧被一条会说话的龙吓到了。

这时候,显然对龙族了解更多的管家要镇定些,他仰起头,对着肯特龙说:“或许这不是个好主意,肯特老爷。”

“我什么都会做,真的!我学的很快的!”肯特龙抓着金币,急欲证明自己。

“给韦恩老爷打工并不是最快得到这些财富的方法,要我说,韦恩老爷根本不会把所有的钱给一名雇佣工人,他只会把这些钱都给一个人。”

“谁?不能是我吗?”埋在金币里的肯特龙露出半个脑袋,卷毛抖起来煞是可怜。

布鲁斯发现这家伙变成龙也是一双蓝眼睛,更大更闪更清澈,简直……哦,这双眼睛在看着我。

肯特龙好脾气的又问了布鲁斯一遍:“你会把这些钱给别人吗?我真的什么都会。”

“我……不是……我没……”布鲁斯心想我又不是要你替我去做什么。该死!到底要怎么对一条龙求婚,才能求的不像是要用这座金山把他买回家?

阿尔弗雷德替自家老爷叹了口气,“韦恩老爷的意思是他缺一位伴侣和他一起养育子嗣。”

那撮卷毛翘起来的方式是在太显眼了。在闪亮金币中的半颗深色龙脑袋,再加上一撮直立起来的卷毛。然后噗的一声,那撮卷毛变小了,掉在了一个白嫩干净的人类额头上,下面是一张红红的男孩的脸。刚成年不久的男孩睁着他的大眼睛,分不出是害羞还是在激动,他一边把自己从金银财宝里刨出来,一边语无伦次的说:“我我我、我可以!我能生的,我能生的!”

布鲁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一眨眼,克拉克就从金山里跑了出来,他太着急,连上衣都蹭掉了埋在金山里,他拉着阿尔弗雷德的手,真诚的像个推销员:“我没问题的,我们肯特龙都能生的。不信我可以给你看二代家的画像,他们一共生了——”

阿尔弗雷德哈哈大笑起来,露出家里孩子犯傻时老人常露出的慈祥笑容。

布鲁斯把克拉克扯回来,咬牙切齿,“是我决定要不要和你结婚。”

克拉克回头看了看阿尔弗雷德,然后哦了一声,“因为是他一直在说话。”

正处于一击实现宝藏、伴侣、崽子三个龙生愿望的关键时刻,克拉克决定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他拉着布鲁斯的双手,挺着结实饱满的胸膛,热切地看着他:“你、你真的要和我结婚?做我伴侣,不离不弃一辈子?”

布鲁斯握着他的手,“我应该是疯了,但我是这么打算的。”

克拉克犹豫着,在他的动物系求偶概念里,即使没有一座金山的黑眼圈布鲁斯都可以求到比自己完美的伴侣,更别提现在这个衣着尊贵相貌英俊的布鲁斯,他小心翼翼地问:“即使我连这里的百分之一的金币都没有?”

布鲁斯被逗笑了,龙都是这么物质的吗?克拉克看不到他自己的勤奋善良和率真吗?还是在他的世界里人人如此?布鲁斯拉起他的手,肯定的说:“我知道你有什么。”

“我也是有些金子的……”克拉克说的没底气,声音也逐渐消失了,他看着布鲁斯拨开那些珠宝,把自己的皮衣拽出来。

“你有的刚刚好填满我灵魂的缝隙。”布鲁斯抖开那件皮衣,给男孩穿在身上。

克拉克一边系紧皮衣,一边看着布鲁斯,“那你真的愿意?”

布鲁斯点头。

克拉克放心了,于是——

“我们以后能住这吗?”卷毛龙向后退了两步又滚到珠宝里,“我会搭很舒服的窝,你绝对会舒服到不想离开——”

克拉克挣扎着,被布鲁斯拽着腿拖出了仓库。

“如果我认真反抗,你是拽不动我的。”克拉克皱眉,看着管家给仓库关门落锁,“那锁也拦不住我的,如果我想,我能把墙撞塌。”

“你要破坏咱们家的墙吗?”布鲁斯把龙从地上拉起来。

克拉克被这句话问的一愣,“咱们家?”当年二代离开的时候他才刚能记事,他一个人孤独太久,和别人共同拥有一个地方是一个新鲜的概念。

“楼上有张很舒服的床,你不如来试一下。”布鲁斯拉着他走上楼梯,朝卧室走去。

阿尔弗雷德摇着头,走去管家卧室,“有史以来第一次,布鲁斯·韦恩想去睡很舒服的床。”

他来到卧室书架边找到一本旧书,又笑了起来,“终于肯把人带上床了,谢天谢地。”

他把书摊在腿上,那里夹着的一张韦恩城堡的画像,只是上面的人并非这座城堡的主人,其中一个蓝眼黑发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男孩,正在露出微笑,如果克拉克看到一定会问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会有二代肯特龙的全家福。

满意的微笑还在老人脸上,他看了会画像又把它翻过来,背后有着一段盖着“架空世界邮政”邮戳的文字,落款是阿尔弗雷德二代。

 

 

 

—FIN—

 

不许说这故事看着像没结束。它结束了(黑眼圈骑士呲牙咧嘴脸)

有没有番外看心情(就酱)

 

 

 

 

 

 
评论(53)
热度(277)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