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贺年Day.08 Gone Clark

GoneGirl AU(消失的爱人AU);又名《拥有一位热爱园艺的火手氪星伴侣是怎样的体验》。

简介: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七周年纪念日当天,韦恩总裁的omega丈夫失踪。警方介入调查,将对丈夫的日程安排所知甚少的韦恩总裁列为嫌疑人一号,与此同时,他们还发现韦恩先生疑似和大都会的超级英雄超人有不正当的关系……

克拉克·肯特持续失踪,民众密切关注着一切。

说人话:其实就是超人中了魔法,忘记了自己克拉克的身份,并疯狂吃起了克拉克的醋。

大家除夕快乐!

 

个人私设:ABO,还有布鲁斯35左右,克拉克30左右。

文风突变是因为:据说过年不适合这种严肃的文风。

 

 

***   ***

哥谭夜晚的雾气更浓,将闪烁的蓝红色警灯晕染成一团红蓝交织的柔光,笼罩在蓝白色的警车身上。大都会星球日报的著名记者露易丝·莱恩从警车里走出来,她身后的警员喊她的名字让她等等。普利策奖得主显然等不了。

她从敞着门的庄园里走进去,权势惊人的韦恩集团总裁,就连哥谭警察来问询都要先和韦恩庄园提前联系。当初克拉克和她说要和这个哥谭富商结婚时,她就劝对方仔细考虑下,“你很可能会被他卖了,还在替他数钱!”而她那个老实淳朴的大个子同事就摇摇头,完全进入了即将走进婚姻殿堂的幸福Omega状态,“布鲁斯不会的,我们真心相爱。”

管家阿尔弗雷德为她把门打开,装修高档的室内飘散着轻微的男主人信息素的味道,露易丝几乎闻不到克拉克的味道,他完全被笼罩在哥谭巨人的气息之下——就像他们的婚姻一样,克拉克一直都在服从,她从未见到克拉克的alpha为克拉克真心做过什么。高调的示爱、大捧的玫瑰、时不时的精美聚会,全是些送给谁都会受用的陈腔滥调,偏偏克拉克喜欢的不得了,每次都红着蓝眼睛扑在对方怀里,被人捂着眼睛带走消失好几个小时。

她走进客厅,看到从后院走进来的布鲁斯,后者穿着深灰色家居服,棉布布料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距离感,他拿着一块崭新的白色棉布擦着手上的泥土。Alpha信息素在这时更清楚了些,松木的沉香味边缘带着清凉的香气。

“晚上好,露易丝。”因为克拉克的关系,他们也已相识多年。

“克拉克在哪?我两天前联系不上他。”露易丝问,她紧盯着布鲁斯的眼睛,对方一边擦着手,一边礼貌地听着她的质问,那表情很上等阶级,完全抵消了克拉克购置的棉布家居服带来的亲密感。

哥谭警察局的警官终于走了进来。他还是第一次走进韦恩庄园,他拉住那位大都会的记者,“莱恩小姐,你不要激动。我相信韦恩先生非常清楚他的Omega去了哪儿。”

“事实上,”布鲁斯叹了口气,把手里弄脏了的棉布放在客厅墙边的黑色木柜上,毫不在意棉布里的土会蹭脏他的哥谭特别贡献奖杯,“我今天早上出门时他还在家,我回来之后他就消失了,阿尔弗雷德一直在家,他从今天中午就没再见到克拉克。”

“他两天前就没有消息了。”露易丝强调,“你在说谎。”

“他今天早上还在花园里折腾他的向日葵。”布鲁斯对她微笑,“可能他只是不想回复你的消息。鉴于他现在正在休假,而你一直热衷于让他加班。”

阿尔弗雷德端着茶,从布鲁斯和露易丝中间穿过,打断了两个人互瞪的视线,“莱恩女士,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来喝点东西吗?”

年轻的哥谭警官从韦恩庄园管家手里接过茶杯,荣幸地道谢,对韦恩庄园的装修品味进行了一番恭维(布鲁斯向他表示了感谢),慢悠悠地开始例行询问。就在这时候,露易丝拉着阿尔弗雷德走到了一旁。

“阿尔弗雷德,你知道我一直信任你。”露易丝将茶杯放在摆着精致测器的矮柜上,“克拉克到底怎么了?我不相信他对哥谭警察说的那套。”

“我能理解您对肯特少爷的担忧,但是他确实是如韦恩少爷所说,今天白天才不在家。”

露易丝露出失望的表情,她最后喝了口茶,向老人礼貌道谢,和例行问话结束后志得意满的哥谭警察离开庄园。

年轻的警察坐回警车,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在对讲机里分享他的韦恩庄园之行,对韦恩庄园一位男主人失踪的消息并不在意,“还没有到24小时,我想他没准是去哪玩了。他的alpha看起来很放心。”

在警车后座的露易丝看着车窗外雾气笼罩下的模糊景色,清脆的女声毫无感情:“布鲁斯刚才在后院,手上沾着土。克拉克说过他的花都是隔天才需要照顾,而布鲁斯说克拉克今天刚‘折腾完他的向日葵’。那他刚才在后院干吗?”

正在对讲机里和同事嬉笑的年轻警察慢慢笑不出来了。

警车的红蓝警示灯闪烁着,将哥谭郊区漆黑的夜色染上光亮。

 

 

 

***   ***

布鲁斯·蝙蝠侠·韦恩就应该坚持原则,不要在他勇敢英俊的Omega抱着那包种子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时心软,不要放任alpha保护自己配偶的本能,让Omega把那些该死的外星种子撒进他家后花园。

“这不是外星种子。”克拉克·超人·肯特愉快地把土洒在种子上——动作细致地就像照顾一个新生儿,“我在大都会周末农贸市场买的向日葵花籽,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带它一起去了外星系。”

那就足够让它变身成外星种子,谁知道外面那些奇怪的射线会把这些种子变成什么。如果变异食人花出现在韦恩庄园的后花园里,布鲁斯还要费心去黑掉所有卫星画面和可能的视频文字记录。

这在当时看来就不是个好主意,正坐在警局询问室里的布鲁斯面色如常,内心气恼无比。多亏了那株该死的花苗,把除去小记者大总裁和超人蝙蝠侠身份之外的,属于他们这对普通爱人的私密时间挤压的更少。

亲爱的,我们吃烛光晚餐吧?

不,我要去看看向日葵。

克拉克,我买了你喜欢的电影光盘。

太好了你真贴心,不过我要去看看向日葵。

男人,我受伤了。

天啊,如果你不是那么坚持我真的要带你去堡垒——你只是被水果刀划破手指?

他当然就又去照顾那株该死的看起来完全像是普通向日葵的潜在外星食人花去了。布鲁斯在警察询问笔录上确认签字,对笔录上关于克拉克私人生活的模糊回答无能为力——如果他说克拉克在不种花不看书的日子里都在正义大厅披着红披风乱飘,布鲁斯大概会被要求做精神测试——签名在写到最后一个字母时用力过猛,差点划破纸页。

就在克拉克莫名其妙消失的那天,在他家后花园里厚颜无耻待了2年都不开花的向日葵终于开出一个大圆脸,朝着太阳的方向望啊望。目前看起来还只是一株普通的地球向日葵,但它被辐射过,它很可能故意把自己伪装成这样。瞧它朝太阳露出的谄媚笑脸,果然和他的Omega抢阳光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

布鲁斯在找不到克拉克的第二天,花了半天时间在花园里撒气(给那株该死的向日葵松土——天知道如果它死了,克拉克会不会和他离婚)。

哦你说布鲁斯难道不担心吗?现在布鲁斯生气更多一点,因为他从警局出来后收到了正联发来的图片:超人正在正义大厅里值班,抬头挺胸一脸正直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他已离家出走2天有余。

太好了,你知道到日子去值班,不知道出门前和自己丈夫说一声你要出门了。化身蝙蝠侠的布鲁斯在轰鸣隧道里咬牙切齿,思索如果拿向日葵死了这种假消息骗克拉克,会有多大几率把对方气哭。

超人没有哭,超人一脸茫然,“谁是克拉克?”

因为克拉克失踪两天而鸡飞狗跳的正义大厅集齐了其他几位英雄,蝙蝠侠对着众人询问的眼光眯起眼睛,白色护目镜变成窄窄一条,“不是装的,他演技没这么好。”

不然伪装任务早就排到他头上,高级一点的情趣play也已经提上日程。

超人也眯起眼睛:“克拉克是谁?”

字正腔圆,气势满满,吓得钢骨的智能系统又出故障。它自动开启了语音回答功能,像siri一样对超人的问题进行了回答:“克拉克,一个普通常见的男子姓名。相关人物:克拉克·肯特,韦恩集团总裁布鲁斯韦恩配偶,于8年前相恋,7年前结婚,现居住在哥谭郊区韦恩庄园,与他们——”

各种操作都无法停止这不怕事儿的回答,钢骨绝望地捂住了语音输出口。

超人眯成窄窄一条的眼睛要犯红光,他咬牙切齿,痛心疾首,“你除了我,还有别人?还结婚了!还瞒了我7年!?”

蝙蝠侠按住抓着他肩膀一脸愤怒的超人,本能的捂住了对方的兔子眼睛,“给扎塔娜打电话!”

事态平息大概是在两个小时之后,所有人坐在圆桌边,为了蝙蝠侠和超人的家事召开临时会议。蝙蝠侠看起来完全没有为此感到抱歉,而超人还在对克拉克·肯特是谁耿耿于怀。

“如果克拉克再不出现,媒体大概就要吃了布鲁斯。”钢骨连上正联大厅的电脑,在屏幕墙上播放最近的新闻。

“等等,那是什么?”神奇女侠指着屏幕下面的红蓝色的角落。

一个社交网络上的视频被放大,画面里的超人对着举着手机的人微笑,“从我和布鲁斯的接触中,我能够相信布鲁斯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好人。而且,当然,我会保护他,在他需要我的第一时间。”

会议室内沉默了3分钟。

超人看起来对自己的回答非常满意,他环视一周,“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这简直就是表白。”

“我觉得没那么露骨。”

“你就差那个L开头的单词没说了。”

超人耸了耸肩,默认了,“我和B早就在一起了,这本来就不是秘密。”

“不不,”绿灯侠头疼地伸出食指摇了摇,“超人和蝙蝠侠是秘密恋人,超人和布鲁斯不是恋人,克拉克和布鲁斯才是恋人。”

超人危险的眯起眼睛。钢骨觉得自己的防御系统又要突突突地开始加载程序。

“所有的B都应该是我的!”超人宣布。

蝙蝠侠在旁边勾起嘴角,完全没有被布鲁斯要被社交网络判决他外遇超人坑害原配的事实影响(电脑上显示要求逮捕布鲁斯的推特已经铺满了屏幕)。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神奇女侠在心里翻着白眼,放弃了拯救布鲁斯和超人声誉的计划,“两个人搞出多角恋,还自带阴谋设定……我和冰淇淋还有个约会,大家再见。”和她有相同想法的英雄还有很多,满当当的会议厅突然变得空旷。

“我不信。”超人双手抱胸,斩钉截铁,态度坚决,对克拉克·肯特就是他自己那一套说法毫不买账。他看了眼桌子上克拉克的工作照,“他只是看起来比较像我。”

说完他又把照片拿起来仔细端详,疑惑的眼神逐渐变的阴森森,“B,你是觉得我工作太忙,所以找了个替代品?”

坚持留到最后的闪电侠吓得把披萨扔了,他一边目不转睛地围观着圆桌另一头关于“让超人相信自己是克拉克”和“绝对不相信自己是克拉克”的论战,一边颤悠悠地接住绿灯递给他的另一块披萨。论战进行到中途,正由联盟顾问先生陈述克拉克超人的共同点,闪电侠咬了口披萨,口齿不清地感叹:“太超现实了,我第一次看蝙蝠说这么多话。”

超人拿着照片也很激动,平常被他藏在头发里的小卷毛都被甩了出来,在他额头摇晃,“看在拉奥的份上,我绝对不可能戴那么丑的眼镜!”

蝙蝠侠张着嘴停顿了一秒,大概是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听到对方亲口承认那眼镜丑。

韦恩庄园合照里的布鲁斯和克拉克笑的太幸福,结婚7周年纪念的气球装饰也分外刺眼,昂首挺胸的超人也不由迟疑起来,他捏着照片,对着蝙蝠侠闷闷地问:“B,你究竟是喜欢克拉克,还是我?”

没眼看对面的绿灯侠低着头,把水递给被披萨噎住的闪电侠。

果然一开始就应该像神奇女侠他们那样找理由逃跑,这热闹看的浪费了半个披萨。

 

 

***   ***

说服超人的是玛莎·肯特。不可思议。卡尔·艾尔不记得克拉克·肯特,但却知道自己在堪萨斯小镇有个妈。

布鲁斯把他拉着超人拍的合照发给玛莎,告诉她不要担心。

卡尔飘在他身边,“为什么给妈发信息还要拜托我?”

布鲁斯打字的手没停,“我假设那魔法让你把自己和地球相关的一切都忘记了。”

“谁会忘了自己妈。”卡尔不敢置信。

布鲁斯敲击电子屏幕的力度不必要的大。他迟早要抓住那个施法的混蛋,这种毫无逻辑、纯看心情的法术大概连邪恶魔法资格认证都拿不到。

卡尔站在正义大厅的角落,拿着布鲁斯的手机和玛莎视频通话。是,我很好,妈妈。没有听说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失踪呢,我前几天一直在给堡垒做技术升级,没收到外界信息,不过妈你为啥叫我克拉克?等等,那格子衫记者真的是我?那眼镜总不是我自己挑的吧!

布鲁斯满意地从世界崩塌的卡尔手中接过手机,“值班结束后记得回家。”

他拉过对方,习惯性地在对方结合腺上吻了一下,“我让阿尔弗雷德给你做小甜饼。”

卡尔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所以那张七周年照片,站在B身边笑的开心的人真的是自己。卡尔觉得心里踏实了一点。等到值班结束,他飞回韦恩庄园,却在庄园门口看到民众们举着“找回克拉克”和“韦恩杀人犯”的牌子时,他又觉得不平衡起来。

凭什么超人就只能是秘密恋人?

 

 

 

***   ***

正义大厅的主会议室屏幕墙上从未如此高频率地出现过某位正联英雄,或者某两位正联英雄。

超人穿着他经典的蓝红制服,在记者、路人、网红博主的镜头里都是一样的英俊,像天神下凡。落入尘世的神子对着各种镜头微笑,然后认真的说:“我从未破坏过任何人的关系,因为我和布鲁斯早就认识了,早在认识克拉克·肯特出现之前。我想说大家不奇怪吗?我从未见过一对结婚七年却不曾标记的伴侣。”

“哇哦。”绿灯侠站在屏幕前发出围观群众幸灾乐祸的感叹,“这下打的可真疼。”

“所以,为啥不标记呢?”难得出现在大厅的海王也抱着肩膀看热闹。

绿灯侠和闪电侠同时翻了个白眼,钢骨尴尬的转过头,只有神奇女侠无奈地笑着解释:“我猜超人结合腺上的皮肤也和其他地方的一样坚硬。”

海王困惑的皱眉,“可我们说的不是那个克拉克·肯特吗?我也觉得蝙蝠侠这事做的不地道,你有两个身份并不代表你能有两个情人啊。”

正好走进来的蝙蝠侠听到了对方的指责。

海王光明正大地面对着他的指责对象,“这事有点不太靠谱啊,蝙蝠。”

所有人都想知道蝙蝠侠是怎么靠嘴唇和下巴就把鄙视和无语表达的那么清楚的。

没有人能阻止超人接受访问,就好比没有人能阻止超人拯救世界一样。当团队一起出动时,面对一个对着镜头满嘴跑火车的超人,大家要么选择尽快把人带走(如神奇女侠),或者自己尽快逃走(如钢骨),或者站在一旁伪装成自己很忙然后看热闹(如绿灯闪电),偶尔也有和超人一起跑火车的超级英雄(海王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事情真相),唯一正面阻止了超人跑火车的超级英雄就只有蝙蝠侠了。

当然是蝙蝠侠了!热爱超人的大都会民众在心里想到,瞧瞧最近网络上都在说些什么!超人和那个哥谭的花花公子搞在一起,还可能密谋杀害了那个花花公子的可怜丈夫!大都会的守护神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超人的粉丝论坛也已经炸成锅,超人中魔法派和超人阴谋论派日夜掐架,满目血红的帖子中还穿插着超人后宫粉的哀嚎声,重复最多的感叹句式是“我曾经想过超人就算不属于我,至少也会是蝙蝠侠的。可结果,杀夫狂魔布鲁斯·韦恩?你他妈一定是在逗我!”其中因为打击太大,歇斯底里地转黑粉决定去买莱克斯集团股票的人也不占少数。

正义联盟的顾问先生一定吃醋了!大都会民众刷新着“寻找克拉克”公益网站上的最新视频,无奈地看着他们的超人对着网红博主的镜头说自己和正联资助人韦恩总裁私交匪浅,还拉着蝙蝠侠为他作证。被超人从画面外拉进来的蝙蝠侠手里还拎着一个捆好的毛茸茸外星生物,网红博主给了它两秒钟的特写,毛茸外形生物吐出一口绿色的黏液糊住了他的镜头作为回报。在一半绿莹莹一半正常的镜头下,为超人最近异常行为忧虑的大都会民众欣慰地看到蝙蝠侠对超人严肃地说“够了!”,然后弯下腰把愤愤不平的超人扛在肩上,一手拎着外星生物团一手扛着超人坐进蝙蝠飞机飞走了。

闪电侠坐在会议厅屏幕墙下面,一口一口地啃着他的甜甜圈,屏幕上蝙蝠飞机在空中绕了个圈,然后咻的一声消失在一半绿莹莹一半正常的镜头下,他提议:“超人中了魔法,我很担心,但同时我真诚提议把这网站的视频下载下来做个事件合集。”

钢骨从身体里推出一个优盘,“偷偷给你个备份,不要告诉蝙蝠侠。”

 

 

 

***   ***

在克拉克·肯特失踪了整整2周后,他终于别别扭扭地出现在了韦恩庄园的门前。白色的休旅车被刮的破破烂烂的,他在庄园门前各路媒体的闪光灯下困惑地眯起眼睛,犹豫着是否要下车。

自从家门口被媒体围堵之后,一直乘私人飞机进出家门的韦恩总裁破天荒地从庄园大门口出来,在克拉克还没下车的时候就跑到了车门口。

在各路媒体的惊呼尖叫、此起彼伏的“克拉克”“布鲁斯”的叫嚷声中,因为配偶失踪而神色疲惫的韦恩先生颤抖着打开休旅车的车门。坐在驾驶座的Omega因为对方的眼神不好意思起来,他被韦恩扶下车紧紧抱在怀里,在镜头照不到的地方对布鲁斯抱怨:“这眼镜卡我的鼻子。”

“闭嘴。”布鲁斯在他的耳朵上湿漉漉的咬了口。

克拉克·肯特紧紧抱着自己丈夫,面色绯红的照片被刊登在各大媒体首页。所谓的韦恩夫夫家庭不睦的谣言开始出现裂痕,那些因为克拉克失踪过久而宣称布鲁斯是杀人凶手还猜测对方将自己的丈夫分尸藏在花园里的阴谋家开始被网友谴责,哥谭警方也因为自己没有对韦恩总裁做出比讯问还要过分的其他行为而暗自庆幸。

至此,头顶“杀夫凶手”称号将近2周的布鲁斯·韦恩终于获得清白,韦恩集团连续下跌的股票开始因为韦恩夫夫的团聚而开始高速回升,就连近期致力于撒播韦恩夫夫谣言的大都会超级英雄都突然销声匿迹,即使出现在拯救世界的第一现场,也离镜头远远的,一副破坏他人家庭失败后郁郁寡欢的样子。

大都会超人阵地的报纸纷纷猜测袭击超人的魔法应该已经被解除了,他们的英雄一定正在为自己中魔法后的失态样子害羞。多么可爱的神子,希望正联的顾问先生能好好安慰他。

因为克拉克失踪而对这位心地善良、热爱体育的Omega心生好感的网民可不在少数。自从克拉克重新工作后,在大都会星球日报楼下的粉丝并不比韦恩庄园门前的要少,有的时候就连韦恩总裁的车都会被克拉克的粉丝拦下,被迫接受对方送给他丈夫的信件或者礼物。

令人出乎意料的,面对这些粉丝,克拉克的反应要比布鲁斯自然的多。比起后者千篇一律的优雅微笑,体贴的接过礼物并认真致谢,小记者克拉克的反应简直就是样本级的自然,就像他已经为这样的场面练习过无数次,就像他一直以来就是被这样对待的。在克拉克粉丝论坛里,那双藏在粗框眼镜后面的湛蓝眼眸被歌颂了成千上万次,那犹如大海般宽广,似繁星般闪耀的双眼,那抹惊人的蓝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超人粉丝愤怒了,这简直是对歌颂超人眼眸的感叹句的公然抄袭!于是因为男神互为情敌本就紧张的粉丝关系变的更加紧张。

但在粉丝世界之外,人们仍旧为这位Omega记者隐藏行踪,探索超级坏蛋在无人区建造武器库的事迹而感动。在彻底调查清楚后,这位omega联系到了正义联盟的超级英雄,协助他们一起捣毁了无人区的坏蛋组织,将蛰伏在北方边境的隐患彻底拔除。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刊登了一张正联英雄和克拉克的合影,毫不意外地没有超人——看来讨厌情敌这件事在钢铁之子身上也是一样的。

 

 

***   ***

卡尔站在韦恩庄园的后花园里,坐在那株向日葵下面读克拉克粉丝给他的来信。

布鲁斯朝这个画面翻了个白眼,无论他的丈夫记不记得克拉克,都对那株该死的类外星生物十分迷恋。在卡尔回到家的第一天,他居然问布鲁斯为什么要把这么美妙的植物放在外面。该死的,就好像他会同意把它搬进卧室一样。布鲁斯很怀疑那玩意儿会不会在没太阳的时候一直对着卡尔转——尤其在夜晚他们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

布鲁斯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他提醒卡尔再不去上班就要迟到了。

“我能飞,B。我比克拉克快很多。”卡尔用超级速度读着信,很快就看完了一厚叠。

很多年来,卡尔·艾尔就是克拉克·肯特,布鲁斯从来没有也从没想过要把他们分开。但自从中了魔法之后,卡尔和克拉克似乎就变成了两个人,那些烙印在氪星人身上的质朴和踏实变成了一种轻盈的自信和强大,让克拉克变得不再像那个轻微驼背、性格随和、待人真诚的Omega,而变得锋利、迷人、让人对他充满渴望。

布鲁斯从他收到的那堆没拆封的信件里挑出第101封求爱信,天杀的没有标记的Omega还拥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他把那封粉红色的信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没标记?他只是不想把自己的Omega带进红太阳房,至少在对方没有自己提出来之前,有没有那个牙印都一样,克拉克除了他谁都不会喜欢,而布鲁斯怀疑自己在遇到克拉克之前就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从屋外走进来的卡尔盯着垃圾桶看了眼,笑的很开心:“你是应该有危机感,B。你知道直接送到我手里的求爱信比这还要露骨。”

于是,从失踪事件里回归工作1周的克拉克再次请了假,韦恩总裁和他的丈夫躲在卧室里将信上那些露骨的内容重复加创新了一整天。如果韦恩庄园的领地够小的话,外面的媒体就会录到从卧室里传出的不可描述的声音,呜咽版发狂版还有胡言乱语版,应有尽有,引人遐想。

但是布鲁斯并不是很满意。

他在加密的视频通话里安慰玛莎,虽然扎塔娜并没有发现克拉克身上被施法的痕迹,但他的记忆确实出现了问题,这位强大的魔法师建议让克拉克在熟悉的环境下慢慢恢复记忆。布鲁斯告诉玛莎他觉得有几次克拉克已经要想起来了,就还差一点,希望她不要担心。

“哦,我不担心。”克拉克的母亲——现在也是布鲁斯的母亲了——微笑着回答。

“不担心?”

“哦,这没什么。克拉克把自己的记忆弄差也不是第一次了。”

布鲁斯看着电脑画面里沐浴在小镇阳光下无奈微笑的母亲,觉得自己将要听到一个巨大的秘密。

十分钟后,正在客厅更换插花的阿尔弗雷德看到他的少爷从蝙蝠洞走出来,大步朝前,直奔后面的花园而去,气势汹汹,颇有和人决斗的气势。

布鲁斯做了他2年来始终想做但没去做的事,那株朝着太阳笑眯眯的向日葵被他连根拔起,扯出来的泥土蹭在布鲁斯灰色棉布裤脚上,被后者用力跺脚抖掉。

“克拉克十八岁那年从藏在地下室的氪星飞船里找到了几粒不知道从哪掉进去的种子,他开心极了,把种子种在阳台的花盆里。花开了以后,他就对很多事情模模糊糊地,记得回家,却不记得学校,记得父母但不记得同学,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直到乔纳森不小心打碎了他放在阳台的花盆,他才恢复正常。”玛莎这样说道。

布鲁斯确认变异向日葵的全部根须都暴露在泥土之外,他把它们拎到水泥地上,不解气地踏上一脚。

“克拉克不太适合种花种草,虽然他特别喜欢,但是他唯一能照顾好的植物就只有田里的玉米。”玛莎惋惜的说。

当晚,由阿尔弗雷德接回来的克拉克·肯特走进家门,一脸惊慌,“发生了什么?他们朝我拍照,B!”

坐在沙发上的布鲁斯用力抖了下报纸,将它们折好放下,“说来话长,宝贝。你可能会想喝杯热巧克力,听我慢慢说。”

一个小时后。

坐在餐桌前的克拉克抱着手里的热巧克力像是抱着救命稻草,他推了推眼镜,“你是说……你差点就被我陷害成了杀人凶手?”

布鲁斯给他的杯子里加热水,“我怪那株变异向日葵。”

克拉克还在消化听到的消息,“而你觉得失忆的卡尔对着全世界向你表白很贴心?”

“抛开其他一切不谈的话,那确实很特别。”

“所以你觉得卡尔比我有意思?”

布鲁斯拎着热水壶愣了一秒。他们结婚7年了,但有时候他还是搞不懂他的丈夫,“不……我不是……我没有。”

“你觉得我没有意思?”克拉克放下杯子,开始朝他挑眉。

如果可以,布鲁斯真想敲开他丈夫可爱的氪星脑袋,梳理他的大脑,查看那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他放下热水壶,双手环胸,“在说这个之前,你不如先说说看你以后还种不种花了?”

克拉克放弃了挑眉毛,并在布鲁斯故意打开韦恩集团股票曲线图后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地喝光了杯里的饮料。

当晚,庄园地下的某个房间被打开了门。克拉克犹犹豫豫地朝洒满红光的房间里迈了一步,被他的alpha在后面咬住脖子,“别告诉我你哭喊了半个多月的标记请求都是闹着玩的。”

被咬住的Omega强忍住才没缩起脖子,“严格意义上那不是我。”

“那就是你,克拉克。”布鲁斯满意的看到在红太阳灯的影响下,自己配偶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咬痕,“你是失忆,不是失心疯。当然如果你不想,我们可以等。”布鲁斯说的委屈,还故意在对方耳后磨蹭,“反正已经等了7年,我不在乎……”

克拉克咬着牙在门口就把两个人的衣服都扒光,拉着他的丈夫赤裸着走进妖冶香艳的红色光芒中,坚定地把门从屋内反锁起来。

很快,克拉克的粉丝团就会因为韦恩夫夫正式标记而欢欣鼓舞,当然会流失不少克拉克的后宫粉,但布鲁斯乐见其成,而克拉克大概希望全部粉丝团都消失,而不是在之后的1个星期想尽办法躲避给他送标记伤口舒缓剂的粉丝们——看在上帝的份上,他结合腺纱布下面的标记没有红肿也不需要消炎,如果能有办法让它变得更深一点,他倒愿意试试。

无独有偶,自从失踪的克拉克回归后就一直行事低调的超人,于近日被媒体发现已经被人标记。超人的神秘伴侣和韦恩夫夫正式标记的新闻同时出现在媒体版面上,让几个月前的被反复提起的三角关系也重新出现在电视网络中,又一次炒得沸沸扬扬。为这次的绯闻八卦加入镇定剂的是正义联盟发出新闻稿,宣布了蝙蝠侠先生和超人先生的恋情,并真诚表示最佳拍档夫夫为世界和平奉献全部的心意一如既往。

也是,有了蝙蝠侠,谁还会要布鲁斯·韦恩呢?恭喜蝙超夫夫的娱乐记者心机满满地说。

记者镜头里的超人皱着眉头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可惜话还没出口就又被蝙蝠侠扛起来塞进蝙蝠飞机飞走了。

看来,克拉克失踪案引发的超人布鲁斯克拉克三角恋已正式升级成蝙蝠侠超人布鲁斯克拉克四角恋了呐。

 

 

—END—

祝大家新春快乐!除夕快乐!

 
评论(91)
热度(396)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