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第九章上

前文点击文末的奇怪tag


注:还记得我说克拉克被黑色可是影响了,可能会有点黑化吗?不造有没有写出黑化来,大概疑神疑鬼和精神错乱是有那么点(无能的作者扛锅盖退场(压力山大




第九章  上

 

 

***   ***

“我觉得这是个进步。”露易丝在他们共进午餐时做出结论。

克拉克朝她翻了个白眼。就不应该和她说他和布鲁斯之间的事情,不过他抵抗不住来自露易丝的关怀式打探。八卦和逻辑大概是露易丝得普利策奖的两大原因,克拉克不知道这两者哪个对她的成功贡献更大(深刻怀疑是后者)。

“他开始对你敞开心扉了。”露易丝用勺子舀起土豆泥。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

“除了你是超人,而他对过去一字不提?”

克拉克有时候不太喜欢说话一针见血的好朋友。他看着盘子里的食物,牛肉三明治里的生菜叶子被牛肉的温度熏的发蔫,和他此刻的心情差不多

露易丝并不打算放过他,“你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去北部出差?你忘记他拥有你工作的这家报社吗?他如果想知道你的工作安排,就像这样简单。”露易丝同时打了个响指,“而且你说他的车当时就在你楼下。”

克拉克自我保护机制开启,“我说我认为那是他的车,很可能我认为错了——”

“自欺欺人。”

克拉克用力咀嚼嘴里的食物,用牙齿无情地撕烂无辜的面饼、蔬菜和牛肉,以此泄愤。他带着恋爱中的烦恼耍无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讲这个,我没有感受到一丝你说的来自好友的关怀。”

“好吧,我道歉。我敢这样调侃你们是因为我知道你们的感情很稳定,即使有以上那些顾虑。克拉克,相信我,当我看到一对感情真挚的情侣时,我会知道的。”露易丝真诚地看着他,“没有比你们再幸福的了。说实话,我一开始以为你们撑不过三个月,可结果呢?你失踪了三年,布鲁斯始终在原地等着,直到你回来前还在深夜给我打电话询问是否看到你。”

克拉克疑惑地看着她。为什么布鲁斯会认为他会被别人看到?露易丝没有发现他的困惑,还以为对方沉浸在不安全感里,她安慰性地拍拍对方的手臂,“想想你们周末的小镇之旅,开心些。”

克拉克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自从他加入正义联盟后,属于克拉克的时间就越发少了,这其中能留给他和布鲁斯的更少之又少,本来说好回家看望玛莎的行程也被向后推迟了两周,变成了这个周末。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因为露易丝刚才说的那些隔阂。它们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不会因为露易丝的几句安慰就消失无踪。而除了露易丝知道的这些事,还有一些在冰面之下的暗流,让克拉克对这份关系感到疑惑。

对于男友突然频繁的失联,两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布鲁斯少有怨言,在克拉克对自己忙碌的原因含混作答时,他也从不追问,就仿佛他只需要对方给一个理由,而不在乎克拉克是否是欺骗他。有一次夜里,克拉克甚至说他想出去买冷饮而离开了半个晚上,布鲁斯也只是调侃了他两句便不再提起。这让克拉克内疚的同时,也对此产生了怀疑。

或许对着正义联盟安排满满的任务表叹气的自己,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布鲁斯会因为他周末有事而失望难过。

布鲁斯承诺他和克拉克分享一切。在他们最近的几次见面,他和克拉克分享了他短暂的童年,他和管家潘尼沃斯先生深厚的感情,对他的青春期和成年的时光说的甚少。克拉克没有窥私癖,他尊重恋人间的界限,明白等待的力量,只是当话题突然跳转,或者不留痕迹地改变方向时,布鲁斯会皱眉、焦虑、有一点阴沉并在之后陷入沉思,克拉克都看在眼里,他会记得。

他不是在责备对方,因为说到底,隐瞒了自己超人身份的可是他自己。当他希望对方能和他分享一切时,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布鲁斯他其实是一个外星人。或许当他对布鲁斯没有安全感的时候,他更应该思考怎样让对方明白他是谁。

希望一切如露易丝所说,希望这些都是他在庸人自扰。

衣服口袋里的正义联盟通讯器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眼。

露易丝好奇地盯着那个黑色的电子设备,“这就是那个?”

克拉克点头。查看着这周的值班安排。

“感觉怎么样?不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了。”露易丝端着饮料问他,带着点迷妹的崇拜。

克拉克想了想,说:“有时候会觉得很放心。”当他被氪石攻击,而蝙蝠侠及时清理掉了那些氪石的时候。

“有时候也不是很开心。”当他和闪电侠进行速度比赛时漏接了瞭望塔发来的通讯电话时,很难想象蝙蝠侠的脸居然还能再黑一点,就像很难想象他居然能在会议前在瞭望塔大厅等他一起进会场,偶尔有时间还会拿着咖啡找他聊天一样。

露易丝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好了,我们在说你的同事,拜托不要带着那种‘我男朋友真帅’的笑容,很诡异。”

“我有吗?”克拉克十分疑惑。

露易丝很认真的点头,“不要告诉我你又想到了什么,自从你告诉我你们俩在小镇玉米地里野餐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那真的只是野餐。”

“恩,但你讲的故事中间有大段空白,省略无数。”露易丝伸出食指制止克拉克开口,“不用说,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我的耳朵需要呵护,不要讲出来。”

真的就只是在玉米田里野餐的当事人无奈地放弃解释,改变了话题,“你看到吉米那块手表了吗?”

“很难不注意到,”露易丝喝了口咖啡,“他恨不得让所有人都感受下表盘那‘幽暗的黑水晶镜面、低调的磨砂触感’。”

克拉克被对方模仿吉米的样子逗笑了,那块表真的很漂亮,吉米的朋友从非洲带回来,纯手工制作,市面上买不到。低调的黑色,简单利落的金色指针,就像安静地盘在手腕上的野兽。或许他可以托吉米的朋友买一块送给布鲁斯,对方一定会喜欢,因为它就像……

克拉克拿杯子的手顿了下,惊讶于他潜意识里居然认为布鲁斯会喜欢一块蝙蝠侠风格的表。他的脑子最近不太正常。

相机快门声隔着咖啡店的玻璃传来,这次的狗仔像是生怕自己不会被克拉克发现一样,甚至还打开了店门走了进来。

“我们离开这。”露易丝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像以往的每次那样催促克拉克离开。

 

作为韦恩集团现任掌门的热恋情人,类似辛德瑞拉式的浪漫爱情加上神奇的失踪、重生光环,再加上他规律的生活作息和固定光临的店铺,跟拍克拉克·肯特已经是新晋狗仔练习技术的常用对象。而且,作为附加的优点,对方出了名的好脾气也不会让狗仔担心大价钱买的相机被砸。

但是,显然今天的肯特先生并没有那么善解人意。他非但没有皱着眉和他的朋友离开,反而瞪着拿相机的狗仔。后者对着他皱眉的脸按下快门,甚至打开了闪光灯。

“你喜欢这样吗?偷拍?”克拉克问,他的嘴角已经抿起来了。

“克拉克。”露易丝低声喊他的名字。

“继续保持这个表情,克拉克。如果你能揍过来,我的照片绝对会大卖。”狗仔兴奋的按动快门,在克拉克朝自己走过来时高喊。

一眨眼,对方就抢走了他手里的相机。狗仔被对方惊人的力气吓得向后跳了两步,强作镇定:“嘿,老兄。你要干嘛?”

“让你感受下被人跟拍的滋味。”克拉克调试好相机,对他微笑,“你知道吗,我在跑体育新闻之前系统地学过摄影,所以别担心,我会把你照的很好看。”

露易丝看着从店门跑出去的狗仔,和跟在他后面狂拍的克拉克,对着他们的背影做了个无语的手势。

年轻的狗仔扶着街角的栏杆喘气,“肯特先生,我发誓我不会再来拍您了。把相机还给我,好吗?您是位绅士,绅士不会和我生气的对吗?”

“我不知道。”克拉克站在他对面查看着他相机里的照片,气定神闲,仿佛追着对方跑了五条街的人不是他,“你的相机里就没有别人了吗?”

克拉克一张张扫过去,他在公司、在快餐店、在超市、在公寓楼下。他飞快的浏览着相机里的照片,意外地看到眼熟的车。夜晚停在他家楼下的停车位里的黑色轿车,沉稳又低调,属于哥谭的车牌号赫然是他熟记于心的那个。

照片角落的时间显示是他遭遇金属人那晚,深夜。

“肯特先生?”狗仔小心地呼唤对方,想着如果他还不归还相机,就要控告对方抢劫。这条街上的警察都跑哪去了?超人在哪里?

克拉克把相机里的内存卡拿出来,将相机塞给对方,“拿好你自己的东西,”他说,“别让我再看见你。以及,作为教训。”

狗仔看着对方随手一拧,就将相机镜头扯了下去。

“你可以找布鲁斯·韦恩去赔。别再来烦我。”

拎着他镜头的人路过垃圾桶时将对方的镜头砸在垃圾桶箱上,将碎了的镜头扔了进去。

 

 

***  ***

蝙蝠侠最后点头,宣布这次会议结束。闪电侠第一个冲了出去,大概中央城的披萨店又在打折促销。海王和雅典娜走在一起,替妻子湄拉邀请她去亚特兰蒂斯做客。钢骨已经连上了瞭望塔副屏幕打开了EA公司新出的橄榄球游戏。只有超人还坐在圆桌属于主席的位置上,看着背对着圆桌,在电脑前整理资料的蝙蝠侠。黑色披风挡住了他一部分视线,对方操作电脑的动作让披风轻微摆动。

“如果你很闲,不如帮我解决下这个,主席先生。”蝙蝠侠的电子声音冰冷严肃。

正准备带上游戏耳机的钢骨看了超人一眼,表示你真倒霉,天天被顾问喊去帮工。

超人还坐在原地,他自私地用上了超级视力,透过蝙蝠侠的身体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小丑在哥谭和大都会的踪迹,“你之前不是说让我离他远一点,小心没命?”

蝙蝠侠转过身,超人的透视功能收回时慢了一拍,看到了对方胸膛上的伤疤。

“真巧。”超人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

“什么?”蝙蝠侠问。

“我认识的人身上也有那么道疤。”氪星人淡定地靠在会议椅上,“我想在童年被一把三棱军刺捅伤腹部的几率应该很小,对吧?”

蝙蝠侠的脑子里大概乱了两秒钟,致命的两秒钟。早先已经想过的B计划开始发挥作用,坦白太晚,总好过一直不说。

然而超人并没有给他机会,红色斗篷在会议室带出一道红光,很快就找不见人影。同时,钢骨把耳机摘下来,对着突然转换画面的电脑屏幕说:“嘿!有人在用这台电脑吗?”

连接着蝙蝠洞的副屏幕闪着画面,人工智能用清脆的女声说:“检查完成。物体来源:氪星,质地:晶体粉末,种类:不明。”

“黑色氪石。”

在找回克拉克向他道歉和解决氪石拯救超人之间,布鲁斯决定解决氪石——克拉克的安全要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他不能容忍克拉克再次陷入他束手无策的危机之中。

 

玛莎看着在堪萨斯夜空中降落的超人,“怎么这么回来了?不是说好后天和布鲁斯一起来吗?”

克拉克沉浸在他的思绪里,脸上带着冰冷的气息。他走进屋里,“我先来找件东西。”

他走到二楼自己的卧室门口,回想半年前他和戴安娜谈话后回到房间里的情景。

布鲁斯半个身子都在衣柜里。当时的他嘲笑他纳尼亚只是童话故事。

氪星人用他的超级视力清楚看到被扔在衣柜角落里的纸箱子。

不只纳尼亚是一个童话故事。

克拉克从衣柜里拿出那个箱子,看到里面凌乱扔着他学生时代保存的东西。

画面继续从他的记忆缝隙里浮出。他和布鲁斯在莱克斯集团晚宴上的初遇。大都会的记者一本正经地说着蝙蝠侠的年度英雄记录,布鲁斯端着酒杯嘲笑他过度的宅,浪费了美好的青春期。

他站在卧室中央,就在当时布鲁斯紧紧拥抱他的位置。那是年长的男人在他耳边沉痛的道歉,说自己搞砸了一切,而他说什么来着?

你没什么需要抱歉的,布鲁斯。

捏皱的纸箱被他扔在桌上,碰倒了两个月前小镇丰收派对上他和布鲁斯赢回来的奖杯。他还记得派对上,他给布鲁斯带上用玉米粒项链时对方想笑又想逃的表情。

奖杯廉价的绿色塑料底座翻倒在上,在月光下散发出莹绿色的光芒。

克拉克从高空坠下,疼痛让他的视线模糊,天台上的蝙蝠侠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黑色光斑。那光斑变大,朝他举起了长矛。

克拉克坐在床上冷笑,他的太阳穴疼的发胀,头部后下方像是被人用巨石压住,指尖黏腻。

克拉克在他的公寓里,和布鲁斯局促的坐在公寓客厅的四方桌前分吃一份苹果派,对方邀请他下次去韦恩家品尝美食。他支吾着不肯回答。

布鲁斯在小镇的清晨,坐在汽车里对他说“我们并不是恋爱关系。你多次拒绝了我,我也并没有多爱你。”

记忆呈碎片式叠加在一起,所有人说过的话翻滚着成为一片海浪,将他卷入其中。所有人的声音在耳边爆炸,所有人的面孔在他面前叠加,他溺在记忆的浪潮里心跳加速,无法呼吸,直到布鲁斯的笑脸慢慢变得严肃冷淡,和头戴黑色面具的男人重叠在一起。

克拉克用力呼气,推开窗户飞进夜空。

 


 

TBC



连载的结尾总是好难。首先要自圆其说,其次还要保持可读性,最后如果能升华一点美一点就更好了。奈何笔下还在那个第一点拼命挣扎,希望大家不会太失望。

无论如何都会完结的。

欢迎中肯意见,但是俺能力确实有限,可能也不会有啥大幅提高。

肯给我鼓励就更加欢迎了。

*唠叨这么多,有点害羞。扛着锅盖跑走。


 
评论(34)
热度(119)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