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50热度的回答


 【分享码字常用软件】:像我这样的OS系统渣,只会用WORD。

【分享喜欢的BGM】:emmm我有一个码字歌单,一般都是轻音乐,主要是找灵感的时候用,想要什么灵感就找哪方面的歌。真的有灵感的时候,BGM反而会打扰我的思路。

【分享码字时候的字体】:我比较喜欢报宋,看着很舒服,还有那么一丢丢可爱。如果写很认真的文,就是系统默认宋体五号字,写很古典的文就是楷体

【分享一个脑洞】:恩,我从硬盘里的脑洞中翻了翻,找了个不算雷的,2016年的脑洞如下:

艾瑞克陷入了意识梦境,沉睡不醒,在这之前他受到了不明的精神攻击(来自不明人物,不是教授)。为了确保他的安全,查尔斯进入了他的梦境里。

梦境是扭曲的,以艾瑞克为视角。又或者,应该是以荣格为视角。

艾瑞克是一名心理医生,查尔斯是他的精神病患者,后者的家人因为受不了他严重的精神分裂而将他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查尔斯以为艾瑞克(荣格)会认出他是谁,然而并没有。查明白要走出这个梦境,必须要让荣格(艾瑞克)明白他自己和查尔斯分别是谁。

查尔斯发现他没办法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任何信息。在多数情况下,潜入艾瑞克梦境里的查尔斯都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观察这个梦(类似HP里哈利潜入邓布利多冥想盆时的样子),他在梦里没办法用能力,几乎不能钻入艾瑞克梦中那个查尔斯的身体里。梦境里的艾瑞克和他本人完全不同,而查也是一样,他的衣着打扮随着艾瑞克梦的意识不断变换。他是一个执着又疯狂的科学家,弗兰肯斯坦;艾瑞克是为他治疗的精神学家荣格。他们讨论血腥的科学实验,起死回生,将失去变为拥有,话题不断深入,弗兰肯斯坦变得越发激动,之后突然沉默,然后平静的像另外一个人,如此这般,不断重复。最后,查尔斯看到荣格的诊断记录:多重人格分裂,主人格尚未出现,有待观察。

……

基本就是这样的脑洞……并没有说的很清楚(捂脸)艾瑞克作为心理医生为一个精神分裂的查做诊断,这个查有24个人格,主人格就是查尔斯,查的所有人格在和荣格进行交流互动时偶尔会给出查尔斯的线索,但是不多。最后查尔斯的人格终于出现,也就是潜入梦境的查能够和万的梦中查重合的时候,但是查始终说不出自己是谁(受梦境的限制),需要艾瑞克自己意识到他是谁,查尔斯是谁,然后教授就能带他从梦中离开了。

然后,如果设定成那种多层梦境的感觉也不错?CE一起分裂,第一层是荣格(代表对梦的疑惑和审视),第二层是Burke(代表狂躁和逃离),第三层是Brandon?……然后就不知道了

其实最开始就是想到坐在诊疗室里的Simon突然对荣格笑了起来,然后说“你永远不会知道他是谁,教授永远不会出现。我们不会给你想要的,绝不。”

当荣格再逼问的时候,就只剩下Bruce对付他了。

 ---word说到这就完了---

(看脑洞不催文,才是好读者(被打(嚎叫着打回去(撕扯着滚成一团

【分享一个段子】 巨兽咆哮,哪里有段子。翻到了2016年的草稿,祭出来:

【设定】

A集团墨镜大佬查   警察资深卧底,时间过得太久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形象:普拉达硬照你懂得

皮衣手套机车小弟万  偶尔浮夸穿豹纹长袍闪亮耳钉,装帅穿三件套戴礼帽在雾气朦胧中抽烟    

B集团安插在警局的眼线,又被抽中打入A集团内部,手机的资料警局、本家各一份    

形象:各种杂志照

两人经过警局介绍,已经知道彼此警察身份。两人表面上合作愉快但暗自提防彼此。

 

【片段】 

再一次,查尔斯来到了下城区的闹市,在狭窄脏乱的街道和一群穿皮背心戴鼻环的朋克族擦肩而过。他从风衣里掏出了钥匙,在把它插进钥匙孔时受到了阻力——门锁显然和这栋公寓的年纪一样大——他手上用力,皮手套和金属摩擦发出咯吱声,门摇晃着开了。他走进去,瞥了眼门廊处混乱的信件和包裹,跨过几只随意扔着的不成对的拖鞋朝里走,软羊皮鞋在地板上踏出声音。

一个男人裹着浮夸的豹纹睡袍头发凌乱地坐在餐桌前,无精打采地嚼着碗里的燕麦。他转头看了眼对方,颓废的脸上扩散出玩世不恭的笑,男人的笑容遮掩在姜黄色的胡茬下几乎看不清晰,而外露的整齐牙齿让他的笑变得更像是嘲讽意味的威胁。那笑容一闪而过,豹纹袍子里的男人继续吃他的燕麦粥。

查尔斯沉默地走到餐桌前在男人对面的位置停住,他笔直地站在原地盯着吃早餐的男人,双手在身前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摘着手套。他的动作缓慢却有力,比平日多了些粗鲁,少了点文雅。皮革相互挤压发出踩入雪地的咯吱声,拖沓的节奏与街道上隐约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一…二…三…四…五,手套被摘下的声音,然后又是五次咯吱声,另一只被摘下来。公寓外传来模糊的叫骂声,还有女人疯狂的笑声,男人用力掷下自己的手套,巨大的燕麦碗摇晃起来。

豹纹睡袍里的男人看着碗里的手套,勺子在半空中犹豫地停住。姜黄色的脸部轮廓随着咀嚼的动作摇晃着,他抬起头看着黑风衣里的人,那人脸上惯有的和善被强抑的愤怒取代。他弯下腰,手点着男人身前的桌子,一字一字地问:“昨晚谁让你去里瑟码头的?”

“有趣的问题。”艾瑞克掀开一本打开的花花公子杂志,从露出来的纸抽里拿纸巾擦嘴,“我需要谁的指令才能行动吗?”

查尔斯盯着他没说话。

---2016年就写到这---

(看段子不多求,才是好读者(被打(嚎叫着打回去(撕扯着滚成一团

【分享黑历史】如你们所见,2016年的我挖了无数个硬盘坑,让2018年的我掉了进去。

(不算黑历史?(好吧,和某太偷偷闹过交际花万的人是我。好像还生子了,好像还是上世纪的背景。最后脑完,两人相顾无言,大概都被刚才的彼此吓到了(然后我们分手了(并没有(感觉要掉粉(佛系

 

 

 
评论(8)
热度(12)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