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 葡萄藤花环上的玫瑰叶(龙!本蝙/亨超)

龙!本蝙/亨超

龙和龙的伴侣AU,会有发情设定,会有生子养娃。文由一个个短篇小故事组成,每个小故事都是完整的,大概会结合我很多想写的梗,随时更新(这样就不会有连载的苦恼了,对读者和写手都是种解脱(明明是作者不负责(不要说出来!

肯定OOC,至于OOC的程度大家自由心证。

大量私设!氪星不是一个星球,只是代表一个种族。然后,我想让他们都永生,不老。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高贵善良的女神玛莎的保护下,龙族和来自遥远异乡的氪星人世代通婚,互为伴侣,他们力量相当,彼此保护:龙不惧怕氪星人害怕的绿宝石,氪星人能在龙变成人时保护他不受伤害。后来,氪星人佐德杀死了龙,并带领一部分族人与龙为敌。他们打了很多年,死伤无数,从此龙和龙的伴侣近乎绝迹。大超和老爷是最后的一对,在久寻不到彼此后,守护神玛莎帮助了他们。

不要问我孩子咋生,生下来大概就是可以变成人型的龙,和老爷一样,人型时还能飞,和大超一样。也可能不是。

龙和氪星人不住在一起,这个世界有神话元素,也有人类村庄,因为两位主角青春不老,所以没准还能有现代社会。是一篇看起来很正经,但并不的文。

 

 

总之第一个故事的灵感来源是BVS里老爷把昏厥的大超扔下楼那一段。太美!!

就是孤独成狂的老爷龙,和莫名其妙被揍了一顿心情很不爽的大超(并不是

P.S.  觉得设定眼熟的姑娘们,对,这文的部分片段我BVS的时候在微博上发过,今天终于把它补全了(挨揍

 

 

 

 

 

 

 

1.Clark

 

***

巨龙的巢穴是一座废弃的城堡,伫立在哥谭靠近大都会的地方,斑驳的墙面露出里面石块的颜色,苍老却坚固。想要割龙皮、喝龙血的猎人去了又回,一代又一代,终于在时间流逝中接受了与巨龙共存的生活。

它的猎物从城堡上方坠落,在被旋梯围成的圆环里向下。红色披风包裹着身躯,像片厚重多汁的花瓣。他躺在城堡大厅的石堆上——巨龙最爱的休憩地,四肢张开,展示着包裹在深蓝紧身衣下的的肌肉线条,迷人却不自知——他还在昏迷之中。

巨龙在城堡上空盘旋,看着地面上的猎物慢慢变小成一个深色的点。它忍不住发出胜利的嘶吼,春季总是让它躁动,那些气息混在空气中让它的皮肤发痒,使它的灵魂颤抖,变得脆弱,开始渴望。

有什么开始崩塌。

它从高空俯冲而下,巨大的翅膀撞破了老旧的木旋梯,那些破碎的木石也跟着它向下,为它最后的降落制造声势。

猎物理应醒来,在哥谭阴霾的天空下颤抖,跪趴在石砾中哀求,用眼泪和鼻涕恶心它,让它把他们放回村舍,或者送回天堂。

它宽长的鼻吻凑上前去,鼻翼蹭在猎物的脸颊上,留下水渍,在日光下发亮。

男人干净的味道和其他人相似,却又不同。它深深地嗅闻,寻找那股被人类气味掩盖的,它曾经渴望但如今已不敢奢望的麝香味。

仿佛高筑的城墙开始倾塌。

它又一次嘶吼,对着昏迷的人的脸。

“醒过来!醒来!”

那双紧闭的眼睛突然张开,它只来得及看清那抹深蓝。鼻吻被有力的双臂箍住,在非人的力量下,它被抡起,毫无防备地砸过石柱,狼狈地躺在废墟里。

红色靴子踏在地上。厚重的披风垂下,在他的脚边卷起波浪。

“如果我想伤害你,你早就已经死了,龙族的韦恩。”靴子的主人严厉的说,声音威严,带着点恼怒。

它翻转身体,把压在身下的翅膀解放出来,开始一次次的舒展翅膀。活了三百年,它已经懂得不去希冀。龙族的伴侣已经绝迹,即使有,也不会出现在苍凉的哥谭。

那股麝香味又开始飘散,混在浮灰之中被它吸进鼻腔,融合在血液里。又一波躁动即将开始。

“冷静下来。”男人站在它眼前,整个人比它的头部高不了多少。

宽大的鼻翼中呼出的气体像硝烟。它的胸膛起伏着,漆黑的龙鳞在光线下泛着幽光。

“你是来毁灭我的!”它瞪着他,不等人回答就把他按在爪下,“休想!”

男人在黑色尖爪下望着他,地上的灰土都不敢沾污他的脸庞,“是玛莎女神的启示。”

龙爪的力道变轻,很快又变得更重,压迫着男人强壮的骨骼,让地上的青砖出现裂纹。

“玛莎?”巨龙的鼻子发红,硫磺味和彼此的麝香味混合起来,

“你我的守护神。”

巨龙歪过头,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再和心中的欲望搏斗。男人没有等到龙的温柔,他被龙用力抓起向外掷去。他灵活地悬在半空得意地看着地上的龙,后者对他的能力彻底激怒,吼叫着向他飞去。

巨大的翅膀展开,将城堡里的石柱撞歪,发出巨石破碎的响声。翅膀扇动着带起狂风,将地上的灰土扬起。死寂的城堡犹如地狱。

漂浮在空中的氪星人被未来的伴侣抓住,被恶狠狠地掼回城堡中央的石砾中。可怜的石块因为撞击向外散开,露出里面埋藏的绒布宝箱。

原本光滑的天鹅绒被砂石磨破,带着百余年的灰。原本精美的箱锁被捏成了铁疙瘩,仿佛它的主人害怕有人把它打开。箱子边缘镶嵌的钻石在灰尘下毫无光泽,暗淡的像是被彻底遗忘。遗忘在高垒的城墙之上。

卡尔直接用眼睛在箱子上烧了个洞。

狂怒的巨龙裹挟着风,让四月像寒冬。

“你怎么敢!”降落在地上的是个穿着黑色盔甲的男人。

打开的宝箱被扔在一旁,窥视巨龙珍宝的男人虚弱的伏在地上,在他不远处是一块莹绿色的宝石。

“你……你怎么敢……”红色披风下的男人回敬道,锐利的目光开始涣散,在巨龙拾起宝石前昏了过去。

即使过去了那么那么多年,龙的伴侣还是习惯认为龙会为他们收集最宝贵的礼物。打开龙为他们珍藏的宝箱,是只有他们拥有的权利。

最宝贵的礼物?如果世上只有一种武器能伤害你,我便将它关押、保存,让你在世间英勇无敌。

听起来很浪漫,但每位龙的伴侣都不觉得。

 

 

在卡尔能站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向对方扑了过去。红色的披风搅在蓝黑之间,在他们的腿上纠缠。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只需要一拳,巨龙的头盔就破碎开来。这是卡尔第一次见到伴侣的样子,但他现在没心思感受那双狭长的眼睛或者突起的颧骨,他咬着牙都给了龙第二拳,“如果你想要打架,我们就来打一场,韦恩。氪星反叛者佐德曾和你们打了五十年,我不在乎成为第二个……”他的话一开始恶狠狠地,却越说越无力,到最后连抬起的拳头都垂了下去。

被卡尔压在地上的龙任对方捶打,头盔被氪星人用力拽下来扔在一旁。布鲁斯·韦恩,居住在哥谭的孤独的龙,看着他早已不再奢求的,属于他的伴侣,犹如看到神迹。

在年幼的他躲在洞穴缝隙里,亲眼看到父母倒在氪星反叛军的刀下时,就认定守护神已经离去,认定龙族和氪星人不再属于彼此。后来,他听说氪星人的城邦被氪星反叛军攻陷,他听说那些拒绝和龙族决裂的城邦被付之一炬,带着绿色幽光的火焰烧了三天三夜,伴随着氪星人的怒吼和哭喊,龙族已无处可寻。

他用了一万个日夜憎恨氪星人,用了一万个日夜唾弃守护神的背弃,又用了数倍的时间默默祈求神的慈悲。他变得喜怒无常。

守护神早已离他而去。

布鲁斯握住对方无力的拳头,将对方推向一旁。他站起来,用膝盖压在那人的胸膛。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疯狂的节奏。他看着对方蓝的不真实的眼眸,看着那双眼中盛着的孤独和绝望。

“我们是唯一还活着的……”卡尔的话断断续续,他不再反抗,用忧伤的口气诉说他的过去,“我去过南方的丛林,有吃人的鲜花、会说话的蟒蛇;我去过北方的雪原,见到巨人和他们的极光……我能听见风中有精灵低声细语,却听不见他们说的龙的吟唱,我能看见森林里圣洁的独角兽、沙漠里孤独的沙虫,却从未看见衔着玫瑰叶的小鸟,从未看见龙。”

布鲁斯抬起的拳头迟迟无法落下。

卡尔英俊的脸庞仿佛泛着光,他看着他的眼睛,“我确信自己是最后一个,被选中在这世间流放。”

布鲁斯的胸膛起伏着,放下了举起的拳头。

“我想你也知道流放的滋味,布鲁斯?”

他的话低缓,隐约透着忧伤,像咒语一样,让跪在他身上鼓鼓喘气的龙慢慢平静。

龙终于肯说话:“你知道我的名字。”

“在五天前,我得到了守护神玛莎的启示。”

布鲁斯看着他,“她什么都没和我说。”他放开了身下的氪星人,坐在一侧的石台上。

“她说你要亲眼见到才肯相信。”

布鲁斯没有说话,他放在身后的手仍旧握紧。

卡尔看透了他,“你我间的对抗毫无裨益。我父母当年为了阻止佐德牺牲了性命,我不会伤害龙的。”

布鲁斯看着他,没有说话。

由神指引而来的氪星之子站在瓦砾中,也看着对方。男人狭长的眼眸苛刻的打量着他,双唇紧抿着,唇角向下。他身上散发出黑暗和孤独的味道。

英俊的布鲁斯·韦恩,那本该可能成为他的伴侣。他们的神大概没想到,仅剩的龙已不再信任他的伴侣。

“如果你不再相信我们,也别让这一切毁了你,B。”卡尔决定亲昵地叫他一次,或许这之后,等待他的就只是无声的流放。

“珍重。”

氪星之子浮在地上,他厚重的红色斗篷低垂,擦过被扔在地上的破旧宝箱。在氪星人昏迷时,龙用铅板盖住宝箱被灼烧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压在石块中。他拒绝对方唐突的来访,他暗喜对方终究还是来了。过去带给他的愤怒,在孤独中反复发酵,犹如漆黑的墨汁污浊他的灵魂,那本属于布鲁斯的温柔、宽和被腐蚀,只剩下残渣,搅在一团暴风的中心。

“我父亲。”布鲁斯终于开口,人形的他失去了盔甲,声音不再如死神般粗哑。

那飘起的人在空中轻微晃了一下,停住。

龙看着空中的背影,想起年幼时,他的母亲也经常这样飘在地上看着远方,“我父亲很爱我的母亲。他们抓住了她,强迫他变回人形。在我父亲死后,我的母亲本可以离开。但她不愿放弃为父亲报仇的权利。”

卡尔转回头看着他,双眼低垂,眼角闪亮。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布鲁斯看着卡尔慢慢降落,看着一滴泪水从那双漂亮的眼眸中滑落。

“卡尔·艾尔,我的氪星名字。”对方回答,转过头偷偷把泪水擦掉。

“你们的城邦早已被焚毁。”他去过那片残骸,风雨洗礼下的倾斜房屋,残柱碎瓦,没有人生活的痕迹。

“我在人类的村庄长大,直到照顾我的夫妇死去。”卡尔想起那年大火,三岁的他被留在人类村庄边缘,他的父母离开时紧紧拥抱他,说他是氪星最后的希望。

“人类很喜欢给别人起名字。”布鲁斯知道哥谭山下的村民们说他不过是只大个儿蝙蝠,说他是长有獠牙的吸血鬼。

卡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布鲁斯发现那很好看,像是初夏清晨的阳光透过薄雾洒在嫩绿的草地上,那些阳光像是阿波罗弹奏的里拉琴琴弦,倾斜着带着金色的光芒。

“肯特夫妇把我当成他们的孩子。”卡尔鼓起勇气,坐在了布鲁斯身边。

对方听到后,发出不赞同的声音。氪星之子用眼角观察对方的表情,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不满。他鼓起勇气转过头,撞进对方深邃的眼神中,或许是他的错觉,看向他的眼神不再带着黑色的风暴,犹如夜空下的大海,舒缓柔和,那夜幕墨蓝色一片,零星几点星光,带着沉默的希冀。

在那眼神的蛊惑下,他“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克拉克。那让我觉得舒服。”像是回到了肯特家老旧舒适的房屋中,回到了他被人疼爱、关怀的时光。

布鲁斯看着他的伴侣,他们本该成长在父母的看护下,在阳光下,在山谷中,在合适的时间得到守护神的启示。布鲁斯会让罗宾鸟带去最新鲜的玫瑰叶和花瓣,让卡尔将它编在葡萄藤蔓编织的花环上,他会在每天清晨和黄昏为他哼唱龙族古老的曲调,被他的父母嘲笑,但义无反顾。他们会在正确的时间,在守护神的指引下相遇,他会让对方触摸他赤裸的皮肤,卡尔会在他的凝视下微笑,或者羞红了脸。他们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森林边,在溪水旁,在雨后彩虹跨过苍穹坠落的地方。

可他们只能坐在阴暗的乌云下,废弃的城堡中,经历了战乱、伤痛、几乎永恒的流放,在孤独的深渊里相遇,期盼能够携手走向阳光。

在长久的凝视中,布鲁斯握住卡尔伸来的手,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你好,克拉克。”

他的伴侣在他吻过来时微笑,微微羞红了脸。

 

 

—END—



起名苦手真无奈。

 
评论(23)
热度(172)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