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第八章上

前文请点击文末奇怪的tag


第八章 上


 

***   ***

“根据大都会jing方的回答,莱克斯集团总裁,大都会的重要zui犯莱克斯·卢瑟,于昨日在看守所‘失踪’,jing方拒绝承认莱克斯越狱,并强调监yu系统运行良好,不会出现凡人逃脱的情况。”

吉米手里的摄像机继续运转,露易丝对着镜头继续说道:“莱克斯于三年前,通过非法途径利用氪星人佐德尸体进行违禁实验,在大都会制造出了巨大混乱,造成多数平民伤亡。深受市民爱戴的超人先生,也因为毁灭日的出现而离开了我们三年。此刻,莱克斯的失踪不免让大家想起当年惨烈的场景。”

星球日报报社的电视墙上随着露易丝的直播,插入了三年前毁灭日之战的视频资料。

深夜加班的克拉克瞥了眼屏幕上飘起的蘑菇云,移开了视线。

“这里是星球日报的特别报道,我是记者露易丝·莱恩,如果市民有任何消息,可以拨打大都会jing方的电话XXXXX。”

克拉克关掉台灯,离开了自己的工位。

报社大厅里仅剩几个工位还亮着灯,屏幕墙上又出现了三年前毁灭日之战模糊的视频,距离拍摄地点太远,山一样高的毁灭日看起来如普通人大小,一个红色的点从黄黑色的夜空中飞过。如山一般的怪物摇晃着,发出巨大的咆哮声,倒在地上,被自己扬起的灰尘盖住。

每个人都知道,那灰尘还盖住了大都会深爱的英雄。

 

“你好,我是布鲁斯·韦恩。有事请留言,或者——”

克拉克挂掉了电话,想了想又打了回去,在留言提示音结束后说:“布鲁斯,是我,克拉克。我最近有点忙,要去北部出差,可能无法及时接到你的电话。有事就留言给我……没事也可以留言……我回来后会联系你的,拜。”

他将手机放在家里,换上制服从窗口飘出去。

克拉克的记者身份加上超人的超级听力和透视能力,要寻找莱克斯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在找到莱克斯之前,一个身体高大,动作僵硬的人挡住了他。

“你可以叫我金属人。”

超人朝他挥出的拳头被对方稳稳接住,他胸前的衣服下泛着莹绿色的光芒。超人在对方得意的笑声中皱起了眉头,勉强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莱克斯让我问你: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对方的上衣被撕开,全身覆盖着金属,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机器人,而在他的胸膛正中间类似人类心脏的位置,密封着一块氪石。

超人向后退了一步。

金属人举起的右手变化成一把枪,朝超人射击。

超人飞起来躲过了攻击,但喷洒出的氪石烟雾还是沾在了超人身上。带着残留的粉末,他吃力的飞高。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他没有因为疼痛而震惊、措手不及了。

“为什么要帮他?”超人紧皱眉头。

金属人摇头,“我只是想杀掉你而已。”

超人将街角的售货机举起来砸向对方,被他另一只手转化出的电锯锯断。

“想要远距离战斗?”对方举起手,向两侧的墙壁上发射氪石尖刀,“这玩意我有很多。感觉怎么样,超人?”他邪恶的声音带着金属质感,像是淬了毒。

在四周氪石光芒的笼罩下,悬在半空中的克拉克逐渐下落,无力地跪在地上。

“莱克斯允许我慢慢和你玩儿。”机械手臂旋转着发出齿轮旋转的声音,两柄氪石改造的匕首代替了左右手的位置,他朝着超人走去。

叮的一声,他的身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力道很轻,像是被人用小石子丢了一下。

他举着氪石匕首回头,袒露氪石的胸前也被叮的一声击中。

克拉克抬起头,看到对方背后闪着计时光芒的蝙蝠标。记忆里那天晚上,蝙蝠侠低沉的声音回响在超人耳边,“我以为你经过上次,已经知道氪石对你有多危险。”

蝙蝠标上的光芒越闪越快,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就在他胸前背后爆炸。

机器人冒着黑烟和电光倒下,裹着黑色斗篷的蝙蝠站在远处看着他。

超人向前走了两步,但在氪石的辐射下他没有多少力气。这次的氪石量比以往都多。

黑色的蝙蝠突然消失不见,扎进街道墙壁上的氪石被人一一拔下,收进提前准备的铅制盒子里。

扶着墙勉强站立的超人感觉舒服多了,他衷心的说:“谢谢。” 

对方收拢铅盒的动作停了一下,看了他一眼,仅露出来的嘴紧紧抿着,像是很不满意。

逐渐恢复正常的超人站直了身体,“或许你可以把它们给我。”他指向对方放进腰带里氪石。

蝙蝠侠面具上的护目镜变窄,对方的眼睛眯了起来,“在我对它们进行检测后。”

超人忍不住飘到对方面前,挡住他的去路。由于身体还很虚弱,他漂浮的动作不是很流畅,在停在蝙蝠侠眼前的时候还晃了一下。后者下意识扶住他的胳膊,“还好吗?”经过电子处理的声音仍旧能听出些急切。

超人挑眉,默默把对方握着的胳膊收回来。

蝙蝠侠的手也跟着收回去,不过动作比他慢了一拍,颇有些舍不得的味道,“氪石对你的影响还没有消除。我缺少一部分数据,不能得出单位重量下氪石对你产生影响的准确时间。我会随时把最新进展告诉你。”

这句话翻译在超人耳朵里,就是这些氪石我不仅要留下,你还应该让我用氪石在你身上做实验。

“谢谢你的好意。”超人回答,“但是谢谢,这些氪石我有我自己的处理方式。”

他再次向蝙蝠侠伸出手。

超人或许不知道他自己的脸现在还是惨白色的。蝙蝠侠知道他此刻最需要的应该是去接受太阳照射,在这样的黑夜里与自己纠缠这些没有帮助。氪石还有很多,克拉克身体健康要比现在这几块氪石归属更重要。他将氪石放在对方手里,“你下次行动时,可以联系我,”又塞给他一部微型电话,“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不敢保证卢瑟手里还有没有氪石。”

“据我所知,至少这家伙身上还有几块。”超人因为对方的合作而露出微笑(有些虚弱的微笑,超人毫不自知),他走过去,将正面趴在地上的机器人掀过来,被正面相遇的氪石照得向后跌在地上。

“你最好让我来。”蝙蝠侠把人扶到另一侧坐下,他的手本来绕在对方腰上,在后者惊讶的眼神中改为扶着对方的肩膀和手臂。

克拉克坐在地上,看着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沉默又迅速的完成工作。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对方像是在刻意讨好他。毕竟,他从没听蝙蝠侠对谁这么友好过,克拉克低头思索,好吧,他本来对蝙蝠侠也没什么印象,除了毁灭日出现前他们之间的决斗。

在超人眼中,蝙蝠侠显然是在为之前做出的事情抱歉,孤僻的哥谭英雄用这种别扭的方式向他表示友好和诚意。在被对方暴揍过一次,又被拯救过一次之后,超人有点拿捏不好和对方交流的情绪。

靠在墙上的超人在经历以上心理活动后,说:“我以为蝙蝠侠只在哥谭行动。”恩,听起来一点也不像责备,超人。

“鉴于这些氪石是从哥谭流出来的,而且小丑也从哥谭逃到了大都会,我有义务把他抓回去。”

超人想了想,自顾自的笑出声。

蝙蝠侠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希望这不是对我能力的嘲笑。”

克拉克解释:“哦不,今天多亏了你!我只是想到,在某种程度上,你大概侵犯了我的超英管辖权,类似国家司法管辖权那种。大都会是我的地盘,你瞧。”他说着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和手势,完全不记得上个周末是谁得意洋洋地降临在哥谭的罪恶夜晚,还捏坏了小流氓的手枪。

布鲁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为克拉克的冷幽默献上怜悯的掌声。为什么他还不去晒晒太阳?他自己不知道他现在看起来有多虚弱吗?难道他虚弱的不能飞了?蝙蝠飞机带他去另一个半球要多少时间?总之,没有他直接飞去太阳快。我应该给他准备一个黄太阳灯。

就在蝙蝠侠思考怎样委婉、礼貌又不失关怀的让超人做他的飞机去晒日光浴时,超人已经将对方的沉默当成了不给面子。

“好了吗?”克拉克催促道,他执着地等着最后这几块氪石。

所以他能飞。就只是非要这些氪石。蝙蝠侠将能收集到的氪石都装起来递给他。

超人觉得对方好像比刚才又阴沉了很多,决定还是先走为上。他很想知道布鲁斯有没有给他留言,他已经有三天没见到对方了。就在他回想着布鲁斯给他的上一条留言里提到的阿尔弗雷德对他的称赞时,蝙蝠侠用阴沉粗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你要把它们怎么办?”

超人好心情地带着笑容回答:“彻底消灭它们。”

“扔去太阳?”

超人的笑容变浅了,“对。”

蝙蝠侠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但是他改变了主意,“我们……没问题了?”

“恩?”超人回头看了对方一眼,即使在大都会黄色的夜光下,对方的黑色斗篷也几乎没有反射出温暖的光泽,“我们?”

好吧,超人和蝙蝠侠没有“我们”。

对方低下头,“注意安全,有情况联系我。近期不要一个人行动。”

说完,蝙蝠侠就飞上楼顶不见了。

超人拿着两铅盒沉甸甸的氪石,思考自己刚刚是不是被迫同意了什么合作。

 

 

晚上,他回到家里,一边换上家居服,一边让手机播放留言。露易丝告诉他明天早会别迟到,玛莎问他最近怎么样,吉米给他发了一张搞笑图片,好几条业务短信。

布鲁斯没有回音。

克拉克坐在床边上下滑动手机屏幕。既然已经说自己在出差,再留言给对方似乎不太合适。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他接起来。

“克拉克,亲爱的,是我。”他正在想念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布鲁斯!”他惊喜的喊道。

“抱歉换了手机联系你,我的秘书弄掉了我的电话,害我没办法听到你的消息。”布鲁斯懊恼地说,“你还好吗?”换上西装的男人坐在布鲁斯·韦恩常开的轿车里,从车窗外仰望克拉克公寓的窗户,那里亮着灯。

“哦,那太糟糕了。”克拉克回答,在是否向对方重复自己正在外出差这个谎言,“希望你的秘书不会太难过。”

“他应该不会。人事部门会给他写推荐信,除了弄丢老板手机以外,他其他方面没什么问题。”

克拉克·小职员·肯特即使和韦恩总裁交往数月,仍避免不了听见“辞退”时的生理性紧张,“我之前给你留过言。”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

“我正在北部出差,跟踪一条秘密线索。今天能接到你的电话真是太惊喜了,因为我很可能会收不到你的来电信号。”

“啊。”布鲁斯听起来有点奇怪。

“我保证闲下来的时候,立刻联系你。”克拉克握着手机,“毕竟,我不想得罪我的大老板,尤其对方那么擅长辞退小职员。”

布鲁斯破天荒地忽视了他的调情,“你说的那个小职员弄丢了我的手机。”他强调到,仿佛这是一项可以和核武器密码泄露同样危险的事情。

“可你记得我的电话号码,你随时可以打给我。”

“但你联系不上我,如果你有危险……”布鲁斯停住话头,“别理我,我在犯傻。我只是太想你了,希望我现在就能陪在你身边。”他看着克拉克公寓里暖黄色的灯光,“你怎么样……在北部?”

克拉克为自己的谎言而羞愧,说话的时候带着点讨好,“我还好,这边有报社的朋友帮忙,一切都安排好了。我想早日把事情做完,回去见你。哪里都比不上在你身边。”

“那我只能祝你一切顺利。天啊,真希望我能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你简直就是我的克星。”

 “好消息是,你是我的幸运星。”克拉克笑着说:“自从我们在一起后,我逢凶化吉。”

布鲁斯头痛地说:“还是先让我们祈祷你不会遇到什么灾难吧。”

克拉克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听起来一切正常,不像是三小时前那个虚弱还要硬撑的模样。

布鲁斯很满意,“注意照顾你自己,男孩。”

他们挂了电话,克拉克把手机放在床边,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还想念他的恋人,恨不得立刻飞去韦恩庄园偷偷看他两眼。

他的布鲁斯。

静谧的夜里,只有微风吹拂树叶的声音传进克拉克的耳朵,那风声带着轻柔的节奏,带着安抚人心的作用。

克拉克带着对恋人的思念走到窗边,遥望哥谭的方向。

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他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低调的黑色轿车挂着哥谭的牌照,从路口消失。

看起来像是布鲁斯的车。

克拉克被这个想法吓到了。

 

 

 

 

 

 

P.S. 为什么老爷会心甘情愿把氪石都交出来?

     1.他家克拉克是个臭脾气死心眼,等不到氪石不去晒太阳,他心疼。2.你真当小丑就拿走这点儿氪石啊?来日方长。3.老爷收集氪石只是控制欲+保护欲,没有想要对大超不利。


 
评论(33)
热度(136)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