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第七章中

 

前文见文末的奇怪tag


案件类剧情开始借鉴各类正联动画。




***   ***

哥谭是一座少有晴天的城市,从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子的时候,布鲁斯就知道这里不是哥谭。同时,他也听见了克拉克偷偷的爬下床,从柜子里拿衣服的声音。

他闭着眼睛,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听见克拉克像只老鼠一样穿好他的制服,拉链从身后滑过,贴在他亲吻过的皮肤上,然后窗户打开一条缝,他的克拉克变成超人消失在这间小公寓里。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内心都会觉得恐慌。一个多月前,戴安娜在正联会议后和他说让他自己去说服超人加入,而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做好准备。

“他需要时间。”他是这样回答戴安娜的。

“我们需要随时准备好,没人知道下一次危机何时会来。”戴安娜提醒他。

他告诉对方,自己在寻找一个何时的契机,能够让超人认识到他需要同伴,“要让一位几乎全能的人加入一个他不喜欢的团队,你需要有非常充足的理由。”

“他没有不喜欢正义联盟,”戴安娜挑眉,“他只是不喜欢你,蝙蝠侠。”

就好像这么说能解决问题一样。

到现在,超人重回大都会已经两个月了,他还像最初那样,躺在这里,假装他的克拉克和外面的超人不是一个人,假装布鲁斯和蝙蝠侠不是一个人。

这简直太不像他了。布鲁斯·韦恩应该不会在意这件事情,蝙蝠侠应该愿意为了做成这件事付出任何代价。他在逃避问题,自欺欺人,他因为这份感情变得懦弱、渺小,他在害怕失去克拉克,但他却不愿意放弃这段感情,他希望自己能给克拉克带来些什么,而事实上,他一直欺骗着克拉克,无耻的阴谋。可诚实的风险太大,他还没有做好失去克拉克的准备,作为商人的布鲁斯在心里有一点希冀,最好的可能,就是他可以慢慢让克拉克接受这个事实,他会坦白,而且要做到伤害值最小。

他听见他的恋人回来,弄掉了一堆东西,又急忙捡起来的时候,他装作刚刚睡醒。

克拉克对他的邀请很震惊,他问他要去见谁。或许布鲁斯已经开始神经质了,他看到克拉克听到“哥谭”两个字后开始紧绷的表情,他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想到了蝙蝠侠。于是,接下来的话变成了试探。

“我想让你见见他。”

“见谁?”对方警惕的眼神就好像他认为布鲁斯要让他见蝙蝠侠。

布鲁斯对他微笑,“阿尔弗雷德。我的管家。” 

克拉克的表情放松了,嘴角也不再绷紧,他重复:“你有管家?”然后又为自己的话感到不好意思。

布鲁斯拉过克拉克的手,用自己粗糙的手指轻蹭对方的指尖,“他养大了我,在我父母遭遇意外之后。”

他年轻的恋人躺下来,贴近他想要安慰他。

“你愿意和我去见他吗?”布鲁斯把他搂的更近,忍不住亲吻对方漂亮的眼睛。

“当然。”克拉克在他的怀里说,“我非常愿意,迫不及待。”

他们在下午到达哥谭,克拉克看着路边荒芜的草丛说这里真的需要有人打理了,布鲁斯说他懒得叫人来弄。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克拉克才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韦恩庄园的领地。即使对于在农场长大的克拉克来说,这片地真的够大了。而且,就这样荒着,实在太不像话了。

布鲁斯仿佛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看了克拉克一眼,嘴角带笑。

宏伟的韦恩老宅伫立在荒芜的草丛中,他们的车绕过了老宅,在一条平整多了的水泥路上行驶,到达了另一处三层楼的建筑。这里的草丛被人工修剪过,院子中央的小型喷泉汩汩地吐着水,精心打扫的前院干净又舒适,看起来比较适合人类居住。

“如果你告诉我,你是住在前面那儿,我会觉得你是吸血鬼。”克拉克下车,一半后怕一半调侃。

布鲁斯忍俊不禁,自己把车开去侧边的车库。

“终于,克拉克少爷,老天让我见到你了。”一个优雅的英国口音说。

克拉克被他握住了手,“您好,阿尔弗雷德先生。”他觉得自己猜的没错。

“另一个惊喜,韦恩老爷居然和您提起了我。叫我阿尔弗雷德就好,克拉克少爷,”年老却精神十足的管家邀请他进屋,“既然我们老爷又钻进了车库,那就让我先带你进来休息下吧。真高兴你愿意被他‘绑架’到这个地方来。”

“这是我的荣幸。”克拉克接过他端过来的咖啡,为对方十足十的上流社会交流方式感到为难,恳请对方对他不要这么客气。

“你会习惯的,克拉克少爷。”对方坦然的回答。

“你要把他吓死了,阿尔弗雷德。”布鲁斯从门口进来,嘴角带着笑。

克拉克看到他进来,开心地眼睛都亮了。

然后,他就见识到了阿尔弗雷德刁钻顶级的语言艺术,克拉克终于知道布鲁斯气死人不偿命的嘴皮子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了。

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他们在周围转了转,去看了哥谭的广场,路过韦恩公园时,听对方含糊了说了下他的父母。布鲁斯对他还有所保留,克拉克勉强接受了这一事实。晚餐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为他们两个人准备了精美的晚餐,他看着摆了一桌子的美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的完。

布鲁斯给他倒了杯柠檬水,“你在我家,吃不完食物也不会有玛莎追着你念的。”

克拉克把嘴里的松露咽下去,为自己的男友每天都在浪费食物而向上帝忏悔。

一个人在家里时和他在外面时是不一样的。克拉克发现布鲁斯在韦恩庄园里看起来更放松——喜欢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听新闻休息,更懒惰——恨不得喝口水都要有人帮他拿过来,更阴沉——说起来奇怪,在今天之前布鲁斯和阴沉两个字完全挂不上边。

布鲁斯的手机响了起来,和平时的声音不太一样,他看手机的表情很严肃,双肩收紧,坐的更加挺拔。

“我临时有事要出去一下,克拉克。”他看着手机说完,抬头看向克拉克,“有点糟糕,公司的事情。”

“唔。好。”克拉克点头,接受布鲁斯亲在他嘴角的吻,看着对方匆匆离开。

一个多小时后,独自吃完晚餐的克拉克在昏暗的客厅里坐着休息,他有些后悔没有把办公电脑带来,这样他至少可以利用这会儿时间完成些工作。电视上播着新闻,今天晚上,哥谭的一家古董店半夜被盗。警察到达时,店长昏迷在地上,屋子内只有一件雕塑摆件失窃。经过初次检查,确认店长是被小丑笑气攻击,而那件失窃的雕塑摆件的去向成迷。警方唯一能够得到的结论是:小丑从阿卡姆逃了出来,袭击了一家古董店,却只拿走了一件古董雕塑,甚至扔下了雕塑的底座,将玉器直接打碎带走。

哥谭人果然都很奇怪,除了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在心里评价。

要去帮忙吗?他坐在韦恩庄园,四周空旷,但如果他肯听,哥谭角落里发生的一切都会传入他的耳朵。

布鲁斯没有回复他的短信,看起来还要很久才会回来。

克拉克站起来,朝楼上的房间走去。他没有在和谁抢地盘,他只是在保护他男朋友的城市,就这样简单。



TBC


 
评论(41)
热度(110)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