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第七章上

前文见文末的奇怪tag

这文的每一章都在变长,笑cry

 

第七章 上

补了几部大本年轻时的电影,现在满脑子都是嫩嫩的本版布鲁西宝贝,怎么办!好想写一个年轻蝙X年轻超的au.啊!

 

***   ***

大都市的周末就像是文艺片里的灿烂阳光都市,像奶油一样绵密的云彩,湛蓝如洗的天空,阳光像蜂蜜,甜蜜的洒在所有人脸上,温暖又舒服。大都市的猫和人一样得到阳光的眷顾,虽然在过了三年舒服的随意爬树的日子之后,那个蓝大个又跑来打扰它们在树上俯瞰城市了,但是,恩,被一个暖烘烘的二腿兽抱着撸毛也挺舒服的。

《星球日报》的小记者克拉克在三年前的超英反派大对决中失踪,被法院宣告死亡,又在三年后奇迹般的回到了家,星球日报无私地接纳了他,欢迎他回到原来的岗位工作。三年前炒的正火的哥谭富豪恋上堪萨斯甜心的八卦也重新回归,接替了超人复活的新闻,接管了大都会的新闻版面,哥谭也因为这是本地富豪的八卦而持续报道着这对儿哥谭-大都市爱情鸟的最新进展。

总体上来说,超人回归让大都会的民众重新感受到了活力,仿佛再次得到了神的眷顾,那些曾经反对超人的声音也都在当年的毁灭日大战后逐渐减少,在面对超人如圣子般奇迹复活后消失无踪。而哥谭富豪和堪萨斯甜心的爱情故事只是让大家无聊时多些消遣,所有人的生活仍旧照常进行,富人仍旧富有,穷人仍旧清贫,没有人因此神经失常,出来毁天灭地。基本上算是理想的重新开始的生活。

总之,超人在这个周六清晨心情格外愉悦,大概是因为昨晚的烛光晚餐很好吃,布鲁斯难得一整晚和他在小公寓里耳鬓厮磨,还在他家留宿。在这个周六清晨,他尽责的在大都市巡逻,带着微笑将走到车道上的小孩抱回他母亲身边,帮助坡路上没停稳的轿车停回停车位,劝阻了一个想要跳河的年轻女孩。这是一个安宁的大都会周末,他偷偷钻进小巷子,换回克拉克的衣服,带着同样愉悦的心情朝家走去。在家附近的杂货店前,他停下脚步,决定给布鲁斯和自己做早饭,或者早午餐,他看了看越升越高的太阳。

杂货店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大都市娱乐新闻,穿着超短裙的女主播兴奋地为大家展示韦恩集团总裁脖子上深色的吻痕。这位被恋人狼吻的韦恩总裁正在参加一个慈善流行音乐会,他站在场内,因为音乐声听不清对方的话而朝记者前倾过身子,那枚吻痕就毫无保留地进入到了镜头中,女记者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个音调,就差伸手过去指着吻痕问问题了。

克拉克把两盒鸡蛋、一纸袋苹果和两根法棍面包放在结账台,低着头,躲避着结账员打量的眼光。女孩很执着,她在观察,女孩探究的眼神可怕极了。

克拉克偷偷瞥了眼电视,看到布鲁斯的手顺着记者的眼光摸到了自己的颈侧,在那块深红色的吻痕轻划了两下,“我没什么好抱怨的。克拉克和我的感情很好。”然后他对着镜头,有点故意地,“亲爱的,我知道你多半看不到,但是我爱你。”

此刻正在克拉克公寓里呼呼大睡的男人,在克拉克家楼下杂货店里的彩色小电视朝他飞吻。克拉克很没出息的脸红了。

女结账员大叫一声,把克拉克的信用卡拍在结账台上。“对!克拉克!”

“啊?”小记者茫然地看结账员,“卡又没钱了?”可是,以前没钱时对方都没有这么激动过。

“克拉克!是你,这个——你,和那个——”女孩指指他又指指电视,可惜现在电视上已经开始八卦大都会的摇滚女歌手是否吸毒了。

克拉克决定装糊涂,他拿回信用卡在自助pose机上刷卡结账,抱着他的食物走出杂货店。他听见女孩激动地和老板分享这个八卦。结果她的老板打了个酒嗝,表示从三年前发现门口停着辆限量玛莎拉蒂那天就知道了。

克拉克深呼吸,再深呼吸,这大概就是附带效应,布鲁斯的光环有点太大了,能把黑漆漆的哥谭全照亮的那种光环。他前几周还因为超人复活没有布鲁斯谈恋爱的话题量高而有一点不爽,即使他知道八卦消息比较占流量。

他抓着法棍面包,把苹果纸袋放在抬起的腿上,再把鸡蛋放在苹果纸袋上,艰难的空出一只手掏钥匙。敲门是永远敲不醒布鲁斯的,通过这两个月的观察,布鲁斯一旦睡着,雷打不醒,而且总能睡八小时以上,安安稳稳,偶尔克拉克准备出去巡逻时动静大了点,他也就哼一声,转个身,把自己埋在枕头里,从来没醒过,天赐的睡眠质量。克拉克不是在抱怨,因为幸亏这样,他才能算着时间出去拯救大都市的民众和动物们,不必担心会被爱人问来问去。

门锁打开,克拉克推开门,因为惯性身体向前蹭了一下,腿上的纸袋子摇晃着要掉,惊慌之下他只来得及护住那两盒鸡蛋。看着洒落一地的苹果,他左右观察确定没人在附近后,用超级速度把洒落的杂物全部收拾好放在桌上。

因为从小被教育在日常生活中不许使用超能力,在超人的身份之外使用超能力,对克拉克来说很新鲜——像是两个平行世界交叉了。他试着不经常这样做,因为一旦习惯了,他害怕自己会在布鲁斯面前暴露。他还记得他的恋人对超级英雄不屑一顾的态度。

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布鲁斯快要醒来的前兆。

遮光窗帘让卧室还停留在昏暗的睡眠状态,整个屋子带着舒适温暖的困倦气息,陈旧的空气里残留着性爱的味道,提醒着太阳之子昨晚的疯狂。

布鲁斯眯着眼睛,拍了拍他身侧的床,“过来。”男人刚睡醒的声音低沉沙哑,和昨晚那种性感狂野的低吼毫不一样,带着鼻音透出点软弱的味道。

克拉克着迷地凑了过去,被人拉着躺在床上,背靠着男人赤裸的身体,严丝合缝。

“出去了?”

“恩。”

布鲁斯的鼻子蹭在克拉克的头发里,“外面好玩吗?”

“在外面看到你了。”

布鲁斯闭上的眼睛睁开了一下,从睡眠中清醒了那么两秒,“电视上?”

“恩。”

“看到我的表白了吗?”

“楼下杂货店的店员也看到了,我差点跑不回来。”

布鲁斯的闷笑声从他的头发里发出来,男人蹭着他的耳朵,像是又睡着了。克拉克身下的双人床很舒服,床垫是特殊材料制作的稳稳地支撑着他的身体,虽然他不会出现什么腰痛颈椎痛的毛病,但是一个特别舒服的床总是让人难以拒绝。

除了床之外,最让他吃惊的是他发现自己三年前的公寓一直保留着,干净完整,而且看起来一直有人居住的痕迹时。

“你住在这?”当时,克拉克拿起桌子上扔着的带有韦恩集团印章的文件。

布鲁斯当时看起来很尴尬,他拿过克拉克手里的文件看了眼,“全世界都知道我住在哥谭的韦恩庄园。这是我的员工落在这的。”

“那上面夹着便条,让你‘审阅无误后签字’。”克拉克走到厨房,拿起冰箱上贴着的便条:“阿尔弗雷德是谁?”

布鲁斯立刻就到了他身后,从他手里抽走了那张纸。

“他让你记得睡前吃药。你睡眠不好吗?”克拉克耸肩。

“没。”布鲁斯不看他的眼睛,低头把那张便条折起来塞到西装内侧口袋里,“好吧,我承认,我在大都会参加会议时会住在这。”

克拉克露出了那种猜对谜题后的得意笑容。布鲁斯用“大都会的酒店服务太差了,这房子买了也不能浪费。”来打发贫穷的小记者。让后者瞬间意识到,他以后的房东就是他的男朋友了。

之后他们针对情侣间的财务关系争执了一刻钟,克拉克坚持要付房租,布鲁斯则认为你是我男朋友还要给我钱也太可笑了,而且你那点房租够我干什么的啊。于是争执瞬间从情侣财务关系上升到了贫富悬殊的恋人怎样在相处中相互尊重,最后由布鲁斯率先放弃和对方讲道理,单方面退出聊天,把对方接下来的道德讲座当成了背景音乐,顺便在送来的韦恩集团投资企划中找到了十五点失误,并拒绝签字。

“你再说下去,我就收你三倍房租。”布鲁斯在报告的错别字上画了个凶狠的叉。

克拉克闭嘴了。

所以,关于贫富悬殊的恋人们在物质交流上的平衡点,他们还得再摸索一阵。

好在他们的肉体交流很完美,每次见面都要做半个晚上,各种姿势,各种情趣,克拉克的好奇心让他对布鲁斯的任何提议都积极配合,但对不喜欢的也会在中途坚决叫停,即使布鲁斯已经硬的像石头一样,即使克拉克已经软的快掐出水来,“不!你和玩具只能有一个进来,这是原则,布鲁斯!我不是什么该死的布口袋。”克拉克固执起来就像他家养的牛。

好在这种中途叫停的次数很少,在他们熟悉了彼此的喜好之后,这种两个人硬着互相瞪眼,喘着粗气讨价还价的事情就没有了。

在其他方面,他们都处于耐心的相互接纳的阶段,鉴于布鲁斯已经对克拉克的家庭十分了解,所以邀请克拉克去布鲁斯家里小住也被提上了日程。但是出于某种未知原因,关于克拉克去哥谭韦恩庄园做客这件事,他们鲜少提起。布鲁斯曾问过他两次,不巧赶上了克拉克周末加班,或者临时出差采访,之后布鲁斯的工作也忙了起来,有时候两个人半个月分隔两地,只能靠短信和短暂的通话联系。去韦恩庄园的事情被搁置起来,两个人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克拉克知道自己的原因,对于布鲁斯不再邀请他也不免感到轻松。

出于本能,他不想去哥谭那个黑漆漆的城市。布鲁斯是他能想到的哥谭唯一的光,哥谭那样的罪恶城市不配拥有这个沉稳善良的男人,虽然他有时候会有点怪脾气,突然沉默不语,仗着自己年长经验多,爱用一些奇怪的道理给他洗脑,但克拉克仍旧能看到那与哥谭格格不入的,明亮的光芒。

如果可以,他希望布鲁斯能和他一起待在大都市。不过,好像现在就想结婚定居在哪个城市有点太早了,露易丝会嘲笑他的。

所以,当这个晴朗安宁的周六上午,在克拉克舒适的公寓卧室里,在这张布鲁斯买的高级双人床上,当他们两个纠缠着接吻,克拉克已经把衣服从身上脱下来,开始磨蹭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邀请他这周去哥谭过周末,他差点就从布鲁斯身上摔了下去。

他们僵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好一会儿,布鲁斯扶着他的腰,躺在床上耐心地看着他,那双狭长的眼睛像是要看穿他的犹豫,看穿他内心的情绪,那些纠缠着的抵触。

克拉克扶着他的胳膊,从对方身上下来。布鲁斯没有阻止他,所以晨间性爱可能失去吸引力了。

“我想让你见见他。”布鲁斯低声说。

 
评论(37)
热度(148)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