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蝙超 Shot an Arrow into the Air 第六章上

 前文见文末tag 那个奇怪的tag

第六章 上

 

***   ***

秋天的日出要比夏天晚一些。阳光一开始并不带温度,在黑色的夜幕中慢慢掺上灰调,接着深蓝、铁青,淡灰色的天空下,绿色的农作物被风吹的晃动着,有野猫从路边跳过栅栏,四处打探,钻进卡车轮胎下。

克拉克推开窗子,在过几个小时阳光会变成金黄色,他深呼吸,感受内心的异样情绪慢慢消退。

从复活后,他经常会感到一股奇异的感受,类似之前被氪石攻击时的无力感。他没有失去他的力量,但他时常被那种失控的恐慌掌握,每到夜晚,这种感觉如芒刺在背,让他心神不安。

或许这一切只是心理作用,因为到了白天他几乎就忘记了那种感觉。他看着将要升起的黄太阳,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他能听见远处的邻居在梦想里打着呼噜,兔子蹦跳着跑过田地,夜猫从卡车底下钻出来追赶它,再过半小时,勤快的理查德夫人就要起床开始整理店铺,凯文会抱怨着早饭没有培根……他熟悉的引擎声从远处传来,轮胎在乡间土路上和石块发出摩擦,越来越近,和之前半个月里的每一天一样,它在前往农场外的路口转弯,慢速开进农场,却在离房子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稳稳停下,。

黑色高档轿车没有开车灯,稳稳的伏在地上,车里的男人穿着黑色羊毛风衣,那风衣看起来挺括僵硬,但抱上去温暖柔软,神似他的主人。

克拉克想,他总再要给他们一次机会。那个坐在高档轿车里的富豪看起来很糟糕,像是他的灵魂被人拎着揍了三天三夜。超人对此无计可施,但是克拉克有能力为他做点什么——更别提这也是目前克拉克最渴望的做的事。

布鲁斯看到克拉克房间的窗户开着,正在休假的星球日报记者穿着一件肥大的白色背心,正在窗口打量着他的车。就在他启动车子准备离开时,他的手机响了。

“待在那,布鲁斯。”克拉克说,“我们谈谈?”

布鲁斯犹豫着,说“好。”

过了一会儿,手里拿着夹克的小记者出现在门口,他轻轻的合上门,害怕把屋子里的其他人吵醒。他还穿着宽松的棉质睡裤,一边朝他跑来,一边把夹克套在身上。

车门打开带进来一阵冷风,跳进来的人在座位上扭动着,扯了下夹克下摆,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

布鲁斯觉得自己还是先别说话。

克拉克好奇的打量车里的摆设,动了动腿,副驾驶的位置意外的很适合他的身形。

“我坐过这车。”克拉克的声音有点惊奇,但很笃定,他看着布鲁斯要笑不笑的表情,“别笑,我记得。你开车送我回公寓。”

“微型公寓。”布鲁斯说。

克拉克皱眉,不高兴的微仰起头,他不知道自己很习惯做这个表情,克拉克这样时多半是被冒犯了,超人如果露出这个表情,一般对方会被打个半死,“好吧,这表明你一定去过了。我记得我请你吃饭。”

“还记得什么?”布鲁斯关掉引擎,靠在车椅上问。

“我们去超市。”克拉克也学着他的姿势,舒服的靠在车椅靠背里,感受高档轿车的真皮座椅包住他的身体——好吧,勉强包住,他还是个头有点大。

“恩?”布鲁斯侧头看他,示意他继续说。

克拉克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确实记得,虽然当时的报纸和过期新闻提醒了他一些事,但他记得更多。

“买苹果。你把我挑的特价苹果都扔回了货架里,拖着我走去保鲜柜里买那种几十块一个的苹果。”

布鲁斯笑了一下。克拉克睁开眼睛,看到对方在逐渐放松身体,眼睛半阖。

“还有,你知道我们被偷拍了,但你没有告诉我。”克拉克指责道。

驾驶座的男人用发出含混的笑声,轻轻的回荡在车厢内,“最后我们买了特价苹果。”

“在我多次强调下。”克拉克补正。

“是,”布鲁斯睁开眼睛看着他,狭长的深色眼睛在晨光下让眼神深邃,“你逼着我吃了大都会最便宜的烂苹果。”

克拉克不太满意,但是现在气氛十分融洽,对方的注视让他飘荡的心下沉,稳稳的停在胸腔里,他现在很舒服,身体和灵魂都是,所以他不打算为大都会的苹果正名了,它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证明自己。

“身体还好吗?”布鲁斯问他。自他复活后,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布鲁斯已经问了克拉克无数遍这个问题。

还不算克拉克从其他人那里被问到的。

“既然你那么关心,为什么不自己看看?”克拉克挑衅道。

还沉浸在关怀情绪中的布鲁斯,人生中第一次被调情问蒙了,他眨眼,“什么?”

克拉克觉得自己还是很厉害的,感觉良好的继续说:“不然我脱给你看看?”

布鲁斯给了他一个“哦天啊!拜托!”的眼神,“你能正经点吗?”

“好。”克拉克坐起来,“布鲁斯,我还活着。你不高兴吗?”

“我当然很高兴。”

“哦,是吗?可为什么我觉得,如果我不回来,你会更高兴一点?”

布鲁斯头疼的厉害,夜巡时侧腰留下的淤青在隐隐作痛。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也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如果他对自己诚实的话,他会承认他很享受现在的克拉克对他的亲昵和喜爱,而他一再退让,不肯和对方说出事实的做法让他像是一个感情诈骗犯,不道德的霸占了别人恋人的头衔,还以命运为借口,冠冕堂皇的享受起来。

“玛莎说你回来以后,有些事情记不太清楚。”布鲁斯慢慢的说。

克拉克板着脸,对这个话题有些抗拒,“我记得我应该记得的。”

“不,你不记得。”

克拉克转回头看着他,“比如?”

“我们并不是恋爱关系。”布鲁斯说完,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在克拉克冷笑着开车门时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回来,“你必须听我说完!”

“我为什么!”克拉克把胳膊拽回来。

“我当时在追求你,你多次拒绝了我,我也并没有多爱你。”布鲁斯对他忏悔,“至少在当时,我没有发现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和意义。我的心思都花在了……其他事情上,我做错了事,几乎无法挽回的错误。我伤害了你,无法逆转的——”

克拉克气鼓鼓的,“你出轨了吗?”

“我……什么?”布鲁斯不敢相信的抬起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出事后没有两个月,你就和丽萨去酒会!这个女人一直出现在你身边,将近4个月!”克拉克最近补充的八卦知识在脑海中旋转,“接着是一个叫保罗的男人,3个月!然后,哈,布鲁斯·韦恩的男人女人们,非常精彩,缇娜告诉我哥谭的八卦报纸都是靠拿你当素材才撑下来的。”

布鲁斯叹了口气,克拉克的脑子是被辐射了吗?

年长男人一概默认的态度激怒了克拉克。

“我感谢你在我出事以后,对我家人的照顾。玛莎很喜欢你,喜欢的大概恨不得让你也叫她妈妈,但是肯特家的人不需要感情施舍。而且,”克拉克气急了,“我也没有绝望到要和别人分享男友的地步!你猜怎么着?小镇男孩或许在哥谭不受欢迎,在大都会,我被好多人追呢!”

现在,克拉克也听出了自己的话有多狗急跳墙,他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会绝望到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自己之前一直在拒绝他,那为什么现在他只想靠近他?这说不通,只能证明布鲁斯想以此为借口将他推远,或许这样他就可以重回市场,自由的和那些男男女女耳鬓厮磨了。

布鲁斯等了一会儿,说:“玛莎想让我叫她妈妈?”

“你听话听重点可以吗!”克拉克刚平复的心情又被刺激到了。

于是,他们两个就这样鸡同鸭讲地维持了半小时的对话,无论布鲁斯怎么解释,克拉克都坚信他在说谎。说到最后,坚持听对方说完话,不打断别人话头这种基本礼仪已经没有了。他们两个都坐了起来,转过身对着对方,同时说着自己想说的,而且声音越来越高,情绪越来越激动。布鲁斯说“我都说了我们不是恋人!不要再拿这个标签贴在自己身上!”克拉克说“你不能为了你现在的感情自由,就利用我失忆来骗我!”

年长的富豪咬着牙,“你明不明白,我如果这样做了,就是无耻的利用你记忆偏差来满足自己!我不是贼,也不是诈骗犯!”

年轻的记者气的发抖,“我不需要去和露易丝证实这些!我或许不太记得过去的每一件事,但是我喜欢谁,我自己心里有数!”

车里突然安静了。

一直不停说话的两个人突然住了嘴,气喘吁吁地盯着对方,一个比一个凶狠。按照惯例,永远是年轻的那个先沉不住气,他在心里想着“死就死吧”,然后扑了上去。

布鲁斯的牙被撞到,他向后仰,以合适的角度稳稳撑住了克拉克的身体,让他放心的扑的更近点。刚开始接吻都有点别扭,尤其是小记者本来也不是那么熟练,好在布鲁斯在大脑短暂空白了两秒后,找回了他高超的接吻技能。来势汹汹的克拉克节节败退,但越挫越勇,他干脆跪在副驾驶座上朝布鲁斯压去,用舌头缠着对方的,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布鲁斯身上。密闭的车厢无限放大两人的气喘声和呻吟,像是一张情色织就的网。就在布鲁斯的手滑到他的腰上,克拉克已经忍不住想要撕开对方的衬衣时,手指敲击车前盖的声音让一切停止。

凝着雾气的车窗挡住了他们,但里面的人在干什么还是能猜到的。

玛莎又敲了两下,“克拉克,你要把布鲁斯压死了!都进屋来!在我死之前,肯特家的名声还得再维持两年!”玛莎说完就往回走,嘴上还忍不住挂着笑,现在的年轻人啊……

布鲁斯的鼻尖贴着克拉克的鼻尖磨蹭,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好笑!”克拉克的耳朵都红了,他颤颤地从驾驶座爬回去,被布鲁斯拉着又偷了几个吻。

“走吧。”布鲁斯系好衣服扣子,帮对方把T恤和夹克抻平。

克拉克的脸更红了,他看起来想把自己蜷成个球,“我、我得再等会……”

布鲁斯瞥了眼年轻人棉质睡裤掩盖不住的某处,克拉克的眼睛眯起来,“这是正常现象!”

“好的,没错……”布鲁斯抿住嘴,觉得自己再笑下去会变成一个傻子,“我先回去,向玛莎证明你成功维持了肯特家的形象。”

“好……”克拉克郁闷的捂住脸,“谢谢你,布鲁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哦,你不可能没自己做过。”布鲁斯说完就下车了。

克拉克用了五秒钟,成功破译对方的调戏,刚恢复的耳朵又开始泛红。他又生气又觉得悲惨,因为这句话对他现在的情况完全没有帮助,还助长了某个精神抖擞的地方。等到他回去,他要把对方按在床上,他要舔遍……

天啊,克拉克!想想宇宙和平,不然你今天都下不去车了!

TBC

注:超人线也会慢慢甜起来的,大家放心233

 
评论(40)
热度(150)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