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CE】The story of lions 全文(非洲草原狮子ABO )

全文都发了,一发完,已结束。

全员都是狮子!草原狮子au!

灵感是各种非洲草原狮群纪录片!不过好像写成了迪士尼style?掩面泪。

 

 

狮子中的ABO。鬃毛啥的自行脑补,爱有没有。

 

 

 


 

**

一只猎豹从平地爬上树干,它隔着巨大树冠上的嫩叶朝远望去,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正上演着吉诺莎草原里寻常的一幕——厮杀与侵吞。狮群易主,曾经的狮王躺在青黄色的草地上奄奄一息,踏在他身上的Alpha狮子还在吼叫着,对他终于得到的新狮群宣告着权威。他的亲信冲进狮群中,甩开了Omega狮子的攻击,将一岁的幼狮咬死。随着前任狮王吐出最后一口气,一切都混乱了。

更多的狮吼声,咆哮声,宽大的狮掌踏在干燥的草地上,震起尘土,把刚发芽的草挖出地面。四个月大的Pete躲在远处的灌木里,他看着他的兄弟被对方抓住,被爪子上尖利的指甲扎入背腹,倒在地上,被扬起的黄土掩盖,他看到施暴的Alpha狮子咬了下去……

他的舅舅叼住他的脖子,带他逃离了这里。

他的母亲为了保护其他的幼崽,还留在那片扬起的黄土里。

 

 


**

泽维尔狮群是吉诺莎草原北部的领主,这里不仅有充沛的降雨和开阔的视野,还有一条宽阔的,可供多个马群、鹿群喝水的河流。宽大的树冠下是他们的乘凉的地方,平坦的草地是他们的狩猎场,在那些偶有凸起的山岗上是狮王放哨的地方。

在这里长大的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

“Kaven在哪?”领头的那只小狮子突然问。

他的话让后面跟着的四只小狮子停了下来,睁着圆眼睛互相看。他们还太小了,并不适合独自行动,尤其是在草原边上的灌木丛里,他们回去后Raven会气急的,或许会让Emma妈妈跟着一起教训他们,但是他们总是要出去的,尤其是在领头的快一岁的Andrew提议时。

“哎呦!”后面传来撞击声,四个月大的Kaven终于找到了队伍,跑的太急,整只扑在了同伴身上。

“我看到Charles舅舅了!”他大喊。

所有小狮子都转过来,兴奋的看着他,“他在哪?”

“在上面!”

为了确认,领头的Andrew又转回去看了一眼小山岗,“他不在那!”他有些生气了。

“是这里,孩子们。”Charles在他们的头上说。Alpha狮子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们,所有的棕黄色的小不点抬起头,或茫然或疑惑或愤怒的眼神纷纷变成惊喜。

“Charles舅舅!!!”他们大喊着从灌木丛里蹿出来。

Charles只来得及向后退两步,那些小家伙就像子弹一样快,嗖的围在他面前,又一齐向他身上扑上来。

“进攻!进攻!”领头的Andrew喊着口号,“1号小分队猎捕行动开始!”

其他五只小家伙听话的扑在Charles身上,后者装出惊慌的样子,“你们要做什么?”

“抓住腿啦!”一个喊道。

“我在肚子下面,我要咬肚子!”说着还尝试着跳起来。

“嘿!肚子是安全区,小子!”Charles低头警告他,结果被另一只小家伙抓着鬃毛爬上了背,这小狮子紧紧扒着成年Alpha的脖子,感叹着:“哇,上面的空气真好。”

“尾巴在动,抓不到!”最小的Kaven还在努力着。

“抓屁股!”

“谁敢抓我屁股?”

“大腿,抓大腿。”

Charles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就摇晃着躺倒在地上,Kaven立刻跑过来咬住了他的耳朵。

“好吧好吧,你们都赢了。”在太阳下眯起眼睛的Alpha狮子说。

然后趴在他背上、肚子上、腿上、头上的小狮子们一起朝他大吼:“奖励!奖励!奖励在哪里!”

Charles的耳朵被松开了,Kaven被他的同伙们巨大的声音吓了一跳。

还不等Charles说什么,小家伙们又开始提议:“我们可以去看鬣狗嘛?小鬣狗Tom上次偷走了我们的小鹿!”

“那明明是我们追到的!”

“是Kaven发现的她!”

“也是Kaven跟丢了她!”

Charles听懂了,“那你们当时在哪里?”

大家都沉默了,然后Andrew笃定的说:“总之鬣狗Tom欠我们一头猎物!”

“对!”

“打群架我们不怕!”

“鬣狗的数量可比你们多好多倍。”

“可是我们是太阳的化身!”

“谁说的?”

“Emma妈妈!”大家异口同声。

“我一会儿要和她聊聊。”

“哦~~Charles舅舅要和Emma妈妈聊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也跟着学会了这种“我们很懂”的强调,Charles真的决定要把他们和那些1岁多的崽子分开养了。

“我不会和Emma怎样的!”他还是忍不住强调,“我要的伴侣不是你们经常看到的那种。”

“我知道,我知道,Charles舅舅要一心一意!”

“要天长地久!”

“要百分百的爱和信任!”

“等下,是谁告诉你们的?”Charles打断他们。

“妈妈!”大家一起回答。

“还要火热的亲密和——”

Charles突然翻身把它们抖了下来,“嘘!”

“……额,然后是啥?”忘记了后半句的小狮子还在向同伴求助。

“你们每一个都给我趴好!”Charles警惕的望着灌木丛另一侧,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他们,“如果你们谁敢没我的允许就动一下、出一声,今天一口肉也别想吃。

“可我还不想吃肉。”Kaven惨惨的说,然后被同伴用嘘声告诉他保持安静。

声音先于那阵味道传过来。灌木丛里缓慢的脚步声和拖拽声让他提高了警惕,这里并不是泽维尔狮群的边界,但是鬣狗从不安稳,他们也从不喜欢光明正大的斗争。任何一只成年鬣狗都可以轻易咬死狮子的幼崽,他可以战胜他们却不能保证幼狮不成为对方的食物。这种劣势让他一时间没反映过来那股味道,熟悉却又陌生的信息素,还有那里面散发出的疲惫和无助。

“天……”

这头强壮的Alpha狮子用力抓住地面,鼻翼微张,他紧盯着声音和味道传来的地方。或许那里能够给他带来某样东西,某样他从成年后就一直渴望却求不得的东西。

 

 

 

 

**

疣猪并不是最佳的食物,它的皮厚肉老,和鲜嫩的鹿肉相比简直糟糕,但在连续四天没有进食的眼下,Erik没得挑剔。他的牙还深深的扎在猎物的脖颈里,拖拽它前行的每一步都格外费力。他只好把猎物扔在地上,厚实的猪皮上有点状的深色血迹和伤口,被咬破的喉咙已经不再向外流血。他下意识的把爪子按在猎物身上,隔着灌木丛寻找他的外甥,他胞妹的孩子,如今他也是他的幼崽。

他看到Pete还蹲在一开始他为他寻找的藏匿点里,他们隔着刚带着嫩绿新芽的灌木相望。Erik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刚才的奔跑还让他觉得乏力,他舔掉嘴上、鼻尖沾着的血,如果他让Pete快步跑过来会安全吗?他低头在猎物的伤口上撕开更大的口子,很难不在这样的时候撕下一块肉吃……他听见Pete在灌木丛里挪动的声音,他还听见——

Erik从猎物尸体里抬头,跳转身子,让自己能够正对着灌木丛里的敌人,“走开!“他对着里面的Alpha狮子低吼,想要让敌人以为他很强壮。

对方看起来没有攻击他的意思,他看起来很干净,鬃毛整齐干净在午后阳光下泛着蜜色的光泽,他的脸上和身上也没有伤疤。Erik听说过那种爱惜自己容貌的Alpha狮子,或许在暖和的北部草原,这种狮子非常常见。

“走开!”他再次朝对方咆哮,半个身体越过猎物尸体向前,变成朝对方前倾身体的样子。

那狮子向前几步,似乎是在观察他,又像是在评估什么。Erik已经不能藏住他的猎物,但他决不能让对方发现他的幼崽。狮子离他很近了,他朝对方喷气,“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他再次低吼。

Alpha狮子用头碰了碰Erik的前额,这轻浮的动作让后者跳起来,“滚开!”他真的愤怒了。

对方似乎也被自己的动作吓着了,他向后退了两步,目光在Erik的脸上、身上还有躺在地上的疣猪上移动,然后他的头向灌木丛另一侧偏转。Charles觉得自己的听见了其他动物的动静。

“你在看哪?我在这!”Erik大声咆哮,以免对方发现Pete的踪迹。

“抱歉。”Charles下意识的说。

“你是应该抱歉!”Erik还是第一次在别人的领地这么理直气壮。

“呃,好吧。”Charles的鼻尖还萦绕着对方的味道,这让他觉得心虚,“我是Charles,顺便说一句。”

“Charles,滚开!”显然这只英俊的Omega狮子没有心情和他寒暄,或许他很饿,他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

“和我睡觉吧。”

“啥?!”

“我说了什么?哦,不,不是。

“你这个自大的混蛋!”

“不,我是说你可以在我的领地里休息。”

“疯子才会在这里休息!把你的爪子从我的食物上拿开!“Erik用力把对方撞开。

“哦,”Charles被撞的向后退了一步,“你力气蛮大的耶,”他说着还用爪子扒了扒一旁的灌木,然后领会到对方的愤怒之后,又急忙说:“不,我的意思是你很厉害,很好。但你需要休息,你看起来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不用别人提醒,Charles也发现自己越说越糟了。

好在Erik的心思不完全在这上面。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还有一旁躲着的幼崽,一头只知道胡言乱语的Alpha狮子要比一头凶狠的Alpha狮子可爱多了,更何况,听说这种类型的Alpha狮子并不懂得打仗。如果他是这片领地的狮王,那么一切就容易多了。

“听着,混蛋。”Erik恶狠狠的开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这是我的猎物,也只能由我吃掉。你必须允许我在这片领地狩猎——”

“我当然允许你在这片领地狩猎!”轻浮Alpha像是个昏君。

“直到我满意并自愿离开为止。”

“直到你满意并自愿离开为止。等等,你还要离开吗?”Alpha狮子的表情像是梦幻泡泡破灭了。

Erik用一声怒吼回答了他。

“好吧。”Charles觉得自己的鬃毛大概被他吼乱了,他不肯转头离开,保持着愚蠢的姿势慢慢向后退,“那我怎么称呼你?你知道……我说了我叫Charles。”

“Erik。”英俊的Omega狮子又把头埋在了猎物里,再抬起头时,他的鼻子被血染成红色,鼻子周围的毛发也泛着红粉色。

“你真可爱。”Charles忍不住嘟囔,然后在对方的怒火没有喷发之前跑掉了。

Erik听着他的脚步声一点点走远,然后是更多的细碎的声音,伴着幼狮吵闹的喊叫声渐渐消失在灌木丛另一侧的草丛里。亲自照看幼崽的狮王?Erik从来都没听过,他打赌这个Charles只是一个喽啰,真正狮王的近亲之类的。他呼唤Pete过来进食,为对方扯开疣猪的胸膛,让小家伙能更容易的吃肉。这整个过程中,他都在为自己和Pete的安全感到担忧。

但是不管怎样,雨季很快就要来了。到时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而不必担心失去食物。

 

 

  

 

**

成群的鬣狗扑在死去的斑马身上,从已被撕开的伤口上扯下血肉,它们的动作迅速、轻盈,带着点神经质的凶狠。

Raven一边走远,一边不甘心的回头看。

“走吧。”Moira催促她。

“那是属于我们的!”Raven对着Emma低吼。

走在前面的Moira回头瞥她一眼:“别输不起,你也没少抢他们的猎物。”

“我给他们机会公平斗争,一对一!”Raven挺起胸脯,“我一口咬死一只。”

Moira翻了个白眼,心里打算着下次要和Emma换搭档狩猎,Darwin(omega)虽然死板,但至少不会抱怨。

Raven还没说完,已经进入了不需要同伴搭话的自说自话阶段,她瞪着远方的树冠,又想起困扰泽维尔狮群百年生计的难题,语气难免怨毒:“那群斑秃的狗杂种不过是仗着自己能生。”

“喔喔喔,女士。”Moira给了她一个很怕的表情,“我想Charles不会想和你聊这个的。”显然,之前的某些经验给了她清楚的认识。

“他必须要聊。作为泽维尔狮群的第一Omega——”

“——没狮子承认——”Moira不抱希望的反驳。

“——我必须要和狮王谈一谈——”Raven说着跑进狮群栖息地,奔着泽维尔山岗跑去。

“要一字不漏的转述给我。”Moira说:“顺便祝你好运,希望你这次不会被咬坏耳朵。”

能咬坏胞妹耳朵的暴君Charles还沉浸在前几日的浪漫邂逅中,在他的回忆里,对方是个散发粉红气息的独立Omega,能够一下子就撕开疣猪的胸腔,还和他交换了名字。或许下一次见面就可以邀请他加入狮群了,Charles在山岗上抻懒腰,结果被一个非常重的生物砸在了腰上。

“说你会和Emma交配!”Raven按着Charles的肩膀,咬着他的耳朵吼。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Raven。”Charles象征性地撑起地面,又被愤怒的胞妹压回地面。

“说你要放弃那个愚蠢的想法!不然我就让汉克造反,把咱家变成麦考伊狮群!”

在山岗下小憩的汉克打了个喷嚏。

“技术上讲,麦考伊是我们妈妈的狮群。所以……也没什么不对。”Charles觉得自己身上的Raven又沉了很多,“不过,我找到我心爱的Omega了。你不用再操心了。”

“如果你不生,我就离家出走!带着我所有的幼崽一起走——等下,你说啥?”才听清楚的Raven惊讶的松开了Charles耳朵,“你找到了?”她嗖的从狮王身上跳下来,“在哪里在哪里?”

“哇——”无数只小狮子的惊叹声从远处的草丛传来,凭借地势和良好的听力被Raven听得清楚。

“你就是这样照看他们的?让Andrew带着他们到处跑?”她的视线锁定在声音发出的地方。

“这也不远啊。”Charles还保持着被胞妹欺压的姿势,四肢趴地,仰望胞妹的眼神难免带着畏缩和委屈。

Raven正打算发难,就看到幼崽们不远处有一只Omega狮子飞速奔袭,以Raven看来很快的速度(作为泽维尔狮群第一Omega,她不常夸狮子),朝着幼崽们藏身的草丛飞奔。

Charles从山岗上跳起来,盯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怎么敢!”Raven低吼。

一眨眼,Omega狮子已经到了草丛里,他锋利的爪子向前扑去,头也压低在草丛里。

“不……”

Charles拦住准备冲下山岗的Raven,“等下。”

Omega仰起头,一只鬣狗被他甩出草丛,他的吼叫声让周围的狮子都侧起耳朵。

“那是谁?他救了孩子们?”Raven看着那只陌生的狮子在草丛中晃动着,将幼崽们挡在身后。

她没等到答案,回过头,山岗上已经没有了Charles的身影。

 

 

  

**

Erik觉得他需要和Pete进行一次深度谈话,就是能把他说到痛哭,说到抖着小身板把自己埋土里藏起来那种深度谈话。

简单的示威显然不能让鬣狗示弱,他疲于保护自己的幼崽和另外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杂毛小子。为什么Pete就不能学别的小狮子那样交一些想象中的朋友?那样他至少不用一次保护那么多崽子。

“咬他!咬他!砸死他!还我们小鹿!”还是群特别吵的崽子。

“别管闲事!”一只个头大一点的鬣狗警告他,“这是我和泽维尔家的事。”

鬼管你泽维尔是谁。

“想都别想!”Erik龇牙回应道,“我饿了太久,没准会考虑拿你的肉塞牙缝。”Erik说着探出身,前爪扎进偷袭幼崽的鬣狗肉里,被抓住的鬣狗嚎叫着咬他的腿,这些卑鄙的敌人扯住他的后腿,疼痛让他感到无比的威胁,而恐惧是力量的源泉。

鬣狗的血总有种酸味,他前爪下被咬开喉咙的鬣狗低声呜咽着,另外一只被他甩进草丛里跑远。

“真是难吃,”Erik说着,将还有口气的鬣狗喉咙咬断,鲜血呲在绿色的草叶上,将灰棕色的草根染深。

随着敌人不断的嚎叫声,聚过来的鬣狗越来越多,Erik不断催促Pete后退,现在只能期望那群泽维尔毛孩儿的爸妈过来帮忙了。他在厮打中舔了舔前爪的伤口,觉得北方的狮子果然是不靠谱。

 

 

快五个月大的Kaven自认为身负重任,肩上承担着他其他兄弟和新朋友“流浪者”Pete的性命,必须要立刻搬到救兵。藏在草丛里快跑,他对自己说,安全,隐蔽,迅速,求助!

他眼前高高的草变成了低低的草坪。

“Charles舅舅!”他不顾后脖颈叼在Charles嘴里,伸着前爪想要拥抱Charles的鼻子。

“其他人还在那儿?”

“恩!舅妈在保护我们!”Kaven露出最天真可爱的表情。

“说什么都没用,在这等你妈过来揍你吧。”

被预言挨揍的Kaven对着舅舅的背影垂下耳朵,很快就被亲妈叼起来拎回家。

 

 

Charles好像是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出现的,如果一定要有什么预兆的话,大概远处树冠上飞起的鸟和跑散的松鼠们能代表一二,他送给鬣狗群的见面礼是一口咬住领头鬣狗的脖子。

那群聚在一起的矮小敌人立刻四散开,最远的已经跑到Erik看不见的地方。

“Charles。”从散开的鬣狗里走出一只大个的,像是他们的头。

“Shaw。”Charles把死去的鬣狗扔在地上,咆哮着扑了上去。

个头高大,动作凶狠,这是Alpha狮子的特点。相对应的,他们笨拙,力气有余,灵巧不足。Charles的个头在Alpha中不占优势,他却要比所有的Alpha都灵活,鬣狗在他的攻击下开始处于劣势。

Erik将Pete护在身后,看到其他的幼崽们跑向奔袭而来的Omega狮子们,他知道这是要逃的时候了。

被他抓伤的鬣狗带着新来的同伴们拦住他的去路。他将一只按在地上,又有另一只跳出来,就像跳蚤一样无法摆脱。

Pete传来惨叫声,他甩开禁锢,向身后跑去,发现Charles将咬伤Pete的鬣狗咬死,甩向一边。他的脸和鬃毛上挂着血和尘土,眼睛里杀意四射。

“这就是你对我那么凶的原因吗?”他说出的话还是那么委屈,“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他用爪子按倒一只鬣狗,像是在发泄他的抱怨,“我很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你的。”

Pete在Charles身边呆呆的望着Erik。

Erik只能说出“哈?”

“小心!”Charles咆哮着将他撞开,迎面对上鬣狗头领带领的小分队,这是鬣狗大家族的精英队伍,他们善于合作,长于围攻,Charles健壮的身躯几乎立刻被鬣狗笼罩了,狮王的咆哮让大地颤抖,泽维尔狮群的狮子们听到号召,立刻冲了过来,就连Erik都被吼声震慑,情不自禁的加入围攻队伍。

鬣狗的攻击变得绝望,他们的同伴在减少,他们的牙齿血红,眼睛冒着凶光,Erik很久没有和狮子并肩作战,热血在他的四肢滚动,喷溅在他脸上的鲜血让他觉得兴奋。

“看看你脸脏的。”Charles还能趁乱蹭到他面前帮他舔毛。

Erik和狮王厮打起来,在种族间对抗中格外显眼。

“你们俩能不能有点正经!”Moira真的忍不住了。

“抱歉。”Charles从地上爬起来。

“你谁!”Erik不爽的怼回去。

“你又谁!”除了Charles以外的其他狮子一起说。

Erik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正巧Charles向前一步,给众人造成了Erik被Charles挡在身后的错觉。

“他叫做Erik,是我的爱人。”

“哇——”所有的泽维尔狮子都停下动作,抬起染血的脸对着Erik发出泽维尔幼崽式的惊叹,“Charles的爱人!”

Erik克制住冲动,没有去问鬣狗泽维尔狮子是不是疯了。

鬣狗显然不喜欢被忽视,尤其是Shaw。

Charles解决掉Shaw面前的几员大将,后者终于扑了出来。作为首领,Shaw要比其他鬣狗大上很多,和Charles正面对抗依然吃力的很。他的前腿被Charles咬断,倒在了地上,他身后的鬣狗们迅速后退。

“杀了我。”Shaw在地上嘶声说。

Erik立刻上前,被Charles不动声色的挡住了。

“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威胁,我放过你。”泽维尔狮王抬起头高声说:“我无意与你们为敌,除非你们威胁泽维尔家族的生命。”

狮王身后,Erik和Raven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他们俩遥遥相望,眼中充满着同样的对Charles的不屑。

Raven终于在泽维尔狮群里找到了中二同伴,回程的时候贴着Erik聊的火热。

“公平决斗他们怎么可能赢!”Erik咆哮,“我们是强者,理应吃他们的猎物!”

有那么一秒钟,Raven快要留下激动的热泪,然后就被Charles咬着脖子吓跑了。

“嘿。”Charles跟Erik说话时的声音总是软软的。好在这会儿Erik也不是那么讨厌他了,也回了声“嘿”,没有刻意拉开彼此的距离。

Charles贫瘠的求偶经验让他沉默了一会儿,Erik很享受属于他们两只的安静。

Erik决定说点什么,“这些草都被翻出来了。”

Charles更尴尬了,“我跑过去的时候有点着急。”

Erik头一扭,没说话。

Charles给自己打气,“在这你再也不会担心食物和安全了。我会保护你和Pete。我保证。”

Erik嗯了一声。

“留下来?”Charles睁着圆眼睛看着他。

Erik放慢了脚步。Charles侧身看向落后的他,心里无尽的失落,身上伤口传来的痛楚也越发明显,或许他注定是孤独的,最后被麦考伊赶出族群,饿死在沼泽旁,连乌鸦都不愿吃他的肉……他侧腰的抓伤传来细痒酥麻的感觉,他看过去,是Erik的舌头在捣鬼。

被发现的Omega狮子有点慌张,虚张声势的糊弄他,“说是可以愈合伤口。”

而Charles的耳膜已经被热血冲击的听不见其他声音。

跟在Raven身边的Pete忍不住回头寻找落在后面的Erik,远远的只看到一个很大的棕黄色的影子,闪动着。他还没看清楚,就被Raven叼住放到前面去。

“你不会想看的,你还太小。”他被这样教导。

“我不小,我五个月了!”

Raven发出很像Erik的耻笑声,“算啦,你是Erik的幼崽,以后就叫我Raven妈妈,我给你吃肉。”

Pete哼了一声。不看就不看,他总可以去问Andrew,Andrew什么都知道。况且肉有什么好吃的,他好久都没喝奶了,他要喝奶!

雨季过后,Erik真的有奶让他喝了,只不过满周岁的Pete只想着和Kaven争夺谁是幼崽群的老大,无心再往Erik身边靠了。

再说,根据Pete的经验,总是跟在Erik身边是会被Charles吼的。

这一年,泽维尔狮群战胜了侵犯领土的鬣狗家族,找到了狮王中意的王后,终于丢掉了狮王能看不能生的帽子,成为了北方草原堂堂正正的强大狮群。瑞雯见到鬣狗时不再讽刺对方斑秃了,因为她和艾瑞克可以直接冲过去咬死这群斑秃。查尔斯对此意见很大,但是管他呢,他还有一窝新崽子要看呢。

 

 


—完—

 

2017写文复建,go! 

 


 
评论(38)
热度(230)
  1. 李郁文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转载了此文字
停更!
谨慎关注!
不拆可逆!
© 黑发的理想国海岛 | Powered by LOFTER